第六五九章 枉情魔天界

仙御九霄 659 作者舒巴坦钠 全文字数 3338字
人们周围的景象迅速变化,那些闪亮的阵法图案均已消失不见,而似乎每个人,都被孤立入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枉情魔天界,又是枉情魔天界! 万朋对此虽然预有准备,可是这枉情魔天界发动如此之快,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本想在此之前联系一下离阳,可是现在,离阳已经无法联系到。 枉情魔天界,到目前为止,万朋遇到的三个黑暗之神神力传承中,最为可怕的一个。它的可怕,并不是在于威力,而在于发动得无声无息。 离阳和人神那里,同样也是如此。离阳是第二次进入枉情魔天界之中,本来还想要对这个法诀的发动过程进行一番观察,却不曾想到,和上次一样,不知不觉,所以现在心中还是颇感意外。 而人神,似乎是对枉情魔天界的发动已经经历过多次,所以面上显得很平静。 离阳在枉情魔天界的灰雾之中,慢慢地转了一周。这里静得出奇,根本也见不到万朋的影子。他深吸了一口气,叫道,“万朋。” 没有人应声。但是,他却听到,从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些若隐若现的奇怪的声音。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放慢呼吸,慢慢地向那个方向走去。 灰雾对视力的阻隔变得越来越轻,有两个人影慢慢显现。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侧面对着离阳,看起来似乎很熟悉。 万朋和林雪霏。 听到离阳过来的声音,两人分开一点距离,看着离阳。但是始终,两个人没有改变相拥的状态。 离阳眼睛慢慢眯起,道,“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枉情魔天界的幻象。” 万朋却是微微一笑,“不,这是真的。来到现在的赤霄,就是来到了霏霏的天下。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坐拥女王更让人有成就感了。而且,霏霏答应我,过一段时间,就会把灵云秘简交给我。” 离阳没有立即回应,而是转向林雪霏,似乎在求证。 林雪霏面上微微一红,“他为什么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这样寂寞了这么多年,终于又遇上一个能让我很满意的人。他帮我除去了一直纠缠我的司徒伯阳,恰恰又能得我欢心。” 离阳心中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这种低等的幻术,就不用来刺激我了。我不管你们是幻象,还是林雪霏所化,这样的骗局,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万朋却是微微一笑,“不,这不是骗局。你刚刚从枉情魔天界之中清醒过来,怎么会是骗局?这是我打造的阵法空间罢了,这样就能确保我们的安全。你看。” 说罢,灰雾之中阵法条条亮起,其中很多局部,确实是万朋常用的阵法构成。 不过,离阳依然没有明显的愤怒。 林雪霏道,“果然不愧是战神,定性了得。不过,我觉得你还是面对现实的比较好。你和人神,现在都是我和万朋在一起的碍障,为了除去你们两个,我们两个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现在,只要你们两个都死了,这赤霄,便会是我和万朋的天下。” 离阳道,“不管是真是假,那前提是你要先能杀了我。” 林雪霏笑道,“你觉得,我杀不了你?没错,也许,单打独斗,光明正大地拿到台面上来,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别忘了,还有我的小心肝万朋。你现在的身体有什么弱点,万朋都已经告诉我了。” 离阳一愣。自己自从复活之后,身体的几处经脉穴位确实并不畅通,他也和万朋交流过。这一点,严格来说,林雪霏不应该知道。 林雪霏似乎是察觉了离阳的表情变化,道,“你复活后至今,厥阴心包经、少阳三焦经均不够畅,却未曾找到具体原因,虽然经过谢婷的调理,却又未得明显收效;而在手太阳小肠经,前谷、支正、天宗、天窗、天容、听宫六穴淤滞,亦成为你修为全部恢复和提升的大障。这些,是否有错?” 这些情况,除了万朋与谢婷,没有其他人知道。而谢婷,一直都在火雷空间中,除非是林雪霏进入空间,擒住她,才可能知道这个情况。但是,依谢婷的性格,死也不会说出这些东西。 难道说,真的是万朋?可是,万朋会是这种人?还是说,万朋已经在刚刚,遭到了什么不测? 离阳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向万朋。万朋此时的神态悠然自得,并没有半分的歉意,相反还有些得意。 内心波动的这一瞬间,离阳只觉得厥阴心包经、少阳三焦经一阵焦灼之感,继而手太阳小肠经前谷、支正、天宗、天窗、天容、听宫六穴剧烈一痛,体内灵力完全不受控制,轰然向体外冲出。
他张口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离阳那边发生的一切,万朋并不知情。但是类似的,他这边也出现了一些情况。 他看到了林雪霏。虽然知道是在枉情魔天界之中,这个林雪霏是真是伪,他却无法判断。 关键是,林雪霏手中拿着一枚秘简。 灵云秘简! 见到灵云秘简,万朋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林雪霏像是知道万朋肯定会有这样的表现,道,“怎么,找了这么久,现在见到它,是不是觉得非常激动?” 万朋强作镇定,深吸一口气,“你想怎么样?” 林雪霏道,“怎么样?不想怎么样。你可知道,当初我的前数代传承者与黑暗之神相爱,却又不得不先封印他的神力传承,后来又封印他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那是一种揪心的疼痛,一种无法释放的,永远背负的心痛!传承这么多代,每每从睡梦中醒来,我依然会感觉到无尽的痛苦和悔恨!为什么,当时我的前数代传承者就不能坚持他们的坚持呢?” 万朋道,“黑暗之神行事不端,不为正义所容。你的前数代传承者,做的才是正确的事。” 林雪霏苦笑道,“正确与否,反正已经做了。但是这种心痛,永远无法磨灭。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这种感觉!” 万朋道,“你现在收手,其实还来得及。即使你一时得手,正义也会消灭你。” 林雪霏显得有些歇斯底里,“那是以后的事,心后再说。而你,万朋,我说了,我本不想伤你。但是,你却一再逼我。好,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内心是什么感觉!你这么多年来,为了一枚灵云秘简,而走遍了几个霄,现在,你看见它了,你觉得见到希望了,至少心理有些安慰了?不,我要让你彻底失去希望!” 说罢,林雪霏手中灵力一动,灵云秘简应声破碎成无数碎片。这些碎片,居然在空中排出了灵云山的形状,然后慢慢坠到地上。 灵云秘简! 不! 万朋一时之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正想上前时,却觉得从自己体内,灵力灵识、真阳天火和雷煞,同一时间失去了控制,直接向身外涌来。 更是再强的**,也禁不住如此强烈的冲击!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林雪霏消失不见,只剩下浓厚的灰雾。万朋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中计了。 这又是枉情魔天界的变化! 在这一瞬间,万朋想通了。枉情魔天界,必然是与情相关的。刚刚自己便是被林雪霏利用了自己对灵云秘简的感情。 万朋也能想到,在离阳以及人神那边,必然也会如此。枉情魔天界利用人们自己的感情来制造幻象,从而掌握人们的弱点,并且造成损伤。 如果离阳现在告诉他发生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万朋就可以告诉他,那些弱点,实际上是离阳自己思想里的反映。所有这些反映,都被枉情魔天界加工成了带情节的幻象。 正是因为如此,万朋自己才能看见灵云秘简。正是因为自己一直害怕灵云秘简被毁,他才见到了灵云秘简被毁。 但是,万朋现在却无法告诉离阳这些了。体内的四种力量瞬间爆破出来,他已经不是像离阳那样口吐鲜血,而是身上千疮百孔,血流如注。 带着遗憾和不甘的表情,万朋慢慢倒下。 枉情魔天界的灰雾慢慢散去。林雪霏此时站在原来的位置,面色显得很是平静。万朋,离阳,还有人神的传承者,全都倒在地上。人神的传承者伤势最轻,可能是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多次枉情魔天界的伤害,多少会有更多的戒备。 万朋的伤势最重,体内的血流成了一个血泊。真阳天火和雷煞从他体内出来之后,并没有散去,而是在他身侧闪动。 林雪霏慢慢走上前,看着万朋。“你确实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人,也是一个绝对留不得的人。如果留你在世上,怕是我倒会不得安宁。你体内有这种连我都无法驾驭的稀世之物,只可惜,你没有把它们发挥到极致的机会了。” 说罢,她右手举起,手中一柄尖刺样的刃器显现。定了定神,这把刀的刀尖,直接向万朋的头上刺去。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