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二章 黑暗之狱

仙御九霄 662 作者舒巴坦钠 全文字数 3297字
火雷空间。 经过万朋生命之光的照射和谢婷的调理,离阳与葛飞两人的伤势,正在快速恢复。离阳对于万朋得到生命之神的传承一事,还是有诸多的不理解,而万朋本人,那时候也在重伤之中,说不出一个大概。 但是,两个人却能得出同样一个结论:对于生命之神的传承,万朋所得到的,并不完整。他得到了生命之光这个最重要的法诀,但是应该传承的生命之神的有关记忆,包括正常传承者应该得到的九霄的相关基础知识,并没有出现在万朋的脑中。 事情显得有些蹊跷,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万朋得到生命之神的传承,只有利而无害。 与葛飞,万朋也有了更多的交流时间。只不过,葛飞传承人神的时间,只在赤霄大战之前,更远更久的记忆,他也没有得到。在对付黑暗之神这件事情上,万朋,离阳,葛飞三个主力人员,都没有特别有价值的信息。 估计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天色将明的时候。万朋和离阳葛飞离开火雷空间,出现在九天云端。 天空中星光闪烁,并无异象。如果不是亲历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宁静详和的感觉。 “我们在这里等吧。”万朋说罢,自己先坐下,闭上眼睛,冥思打坐。离阳和葛飞也坐下来,开始调息体内的伤。 大概一个时辰过去。万朋睁开眼睛,天空之中依然星光闪烁,原本早该出现的黎明曙光,根本没有半点迹象。 三人慢慢站起来,环视了一周。无尽的黑夜笼罩着赤霄,没有尽头。 “黑暗之狱发动了。”葛飞道,“黑暗之神的黑暗之狱,一旦发动之后,便不会再有黎明。果然和传说之中一样。” 万朋心中有很深的不解,“黑暗之神发动黑暗之狱的目的是什么?仅是充实自己的修为么?” 葛飞摇头。“没有记载。现在,记忆之神的传承者早就死了,如果他在,说不定还能找到些有益的信息。” “我们在哪里能找到黑暗之神?”离阳沉默了许久,这时候才发话。从某种意义上说,黑暗之神的确切落脚点,是他们最需要关注线索。 人神道,“我只听林雪霏自言自语过,什么黑暗之狱,痛苦深渊。似乎,当年封印黑暗之神的地方,便是痛苦深渊。” 万朋听完不语。痛苦深渊,名字好记,真要是想把它找出来,绝对不是三两天的事。何况,现在赤霄已经没有了白天,黑夜之中,黑暗之神是否布下了什么陷阱,他不知道。 慢慢地吐了一口气,万朋把目光移到南方的天空。那里的星星正亮,可是现在却无法给人以美感。 但是很快,万朋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里的星空上去。他喃喃道,“不对,好像有些不对。” 离阳和葛飞这时候都在思考,听万朋这样说,知道万朋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齐声问道,“什么不对了?” 万朋道,“星象不对。赤霄星象,南天方,六星联珠,直指中天。而现在,天气如此之好,万里无云,但是六星联珠却不见了。” 经万朋这么一说,葛飞也抬起头,仔细看着南方的天空。不多时,他点头道,“没错,不单是六星联珠不见了,其他的星座排布,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葛飞是土生土长的赤霄人,对于星象排布,自然比万朋和离阳熟悉得多。万朋这时候的注意力已经从南方移开,而是转向其他方位。不多时,他走开一段距离,在地上画出一个阵**廓,然后取出一片空白的玉简置入其中。 阵法纹路上的光芒亮起,万朋在将整个天空之中的星象拓印进去。由于泛围很大,同时星光的亮度也不一,这个过程用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在这期间,万朋始终在守着他的阵法,而葛飞和离阳,则是在察看不同部位的天空星象。 拓印完之后,万朋收起玉简,“我觉得,星象的变化,一定是有什么规律或者原因的。日出日落,这本是天地之间的规律,黑暗之神的传承者,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打破这种规律。所以,我现在怀疑,这个星空,实际上是黑暗之神的某种阵法。” “阵法?”离阳知道万朋对于阵法有特殊的直觉,“你找到突破点了?” 万朋摇摇头,“没有。不过我在想,这黑暗之狱,是否就是黑暗之神的第四个神力传承。他的前三个神力传承,都是与空间有关的,而这黑暗之狱,同样也是划出了一个黑暗的空间范围。”
葛飞道,“不,不是。黑暗之狱,与你的生命之光一样,只是黑暗之神的一个固有能力。” 万朋深吸了一口气,“那,如果我用生命之光,来冲击黑暗之狱呢?” 葛飞面露惊色,连连摇头,“不可,绝对不可。生命之光,是生命之神用于治疗的主要手段,虽然也具备一定的战斗作用,可是本质上不是战斗的法诀。而黑暗之狱,则是黑暗之神的战斗手段,二者有本质的区别。关键之处在于,我们现在无法确定黑暗之神的位置,黑暗之神可能也无法确定我们的位置。如果使用生命之光冲击,就等于把我们暴露在黑暗之神的眼皮底下。而我们三个,身上都有伤。” 万朋理解葛飞所说的这些。他又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我们先研究一下这个星象变化再说。”之后,他将原始的玉简复制出两份,分别给了离阳和葛飞,回到火雷空间之中。 五个时辰之后。 万朋在自己的屋里,上下左右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光幕。整个天空的星象图已经被他使用各种方法拆解过,而这一次,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在星象图和光幕之间又来回穿梭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他慢慢呼出一口气,右手一抬,打了个响指,同时灵力注入光幕上零零散散的阵法之中。 瞬间,光幕所及的地方,一片漆黑。从外观看去,与外面的黑暗之狱没有什么区别。 成功! 万朋精神一振,将所有光幕收起,顺手一招,将玉简收回纳戒,直奔离阳的住处而去。 在离阳的住处,同样也有类似的情况。只不过,离阳研究的内容要与万朋少得多,整个场面看上去也没有那么混乱和复杂。他的光幕排列显得井井有条,离阳的演算也是如闲庭信步一般。 见万朋到来,离阳直接中止了自己的研究。他看着万朋有点儿衣衫不整的样子,心中便已经知道万朋已经有所发现。“你发现什么了?” 万朋将自己那些光幕呼拉一下排布到离阳的房间,弄得离阳有些不知所措。万朋指着星象图道,“星象图就是阵法。只不过,这个阵法与我们平时的思路不同,是以星的亮度来分级的。” 万朋使用亮度过滤的方式,对星象图中的星星进行了筛选。整个天空之中的星象图,共分为五层,亮度越高的星星越少,亮度越低的星星越多。而这五层之间,每一层都是一套阵法体系,同时五套阵法体系之间又相互联系,最终形成了不见天日的黑暗之狱。 离阳听完万朋的解释,道,“那你的意思是,了解了阵法的主要形成原理和大体纹路,我们现在就可以破除黑暗之狱,让赤霄重回光明?” 万朋摇头。“这套阵法系统太过于复杂,超出了我的理解和控制能力。但是,我却发现了另外一点。整个阵法系统,只能从一个点输入灵力。” “痛苦深渊?”离阳很快想到了这一点。 万朋道,“没错,我也正在考虑是不是就是痛苦深渊。虽然说,黑暗之神的传承者应该已经完全解除了封印,但是这星象灵力输入点指向痛苦深渊,说明他应该还没有离开那里。我也将星象图与赤霄大陆地图进行了对比定位,这个位置,可能是在这里。” 万朋指向赤霄大陆最南端的一个地方,用手划了一个光圈。离阳脸上这时却有了明显的不解,“一座山?” 万朋道,“没错,居然是一座山。但是,这也许并不为奇。想想阿瑞建的噬魂之塔,同样也是一座山。至于这山是什么,我们就要请葛飞来帮忙了。” 离阳点头同意。万朋将所有光幕收起,与离阳一同向葛飞住处走去。葛飞对于阵法的研究,远远不如万朋和离阳两人,所以他现在更多的是关注星象的变化。在他面前,铺着好几张光幕,上面详细地记录着目前星象与原来星象的区别。 万朋将他的发现告诉葛飞,葛飞同样也是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对于万朋圈出的那座山,葛飞倒是知道名字。 天涯顶。 天涯顶是那个位置上的一座孤山。由于靠近霄海,同时周围的环境比较恶劣,一直少有人来往。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三个人这时都有种直觉,那里确实可能就是痛苦深渊。 “我们去看看。”万朋看了看另外两人,眼中的坚毅之光再起。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