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节 席间谈

小明星演义 190 作者二楼的元素 全文字数 3977字
新车新驾,张英夏也不敢开快的。 奈何,车子太出名了。名车上路,自然引起关注无数。不光是路上,哪怕是进到了鹫尾花社区里。 坐在车里的夫妻俩,就见到好几个同样住在这个社区的圈内人,见到这辆车后,也是纷纷停下脚步,品头论足一番。 看见这些见惯了许多豪车的艺人们,都开始围观一辆车了。 夫妻两个才知道,这车到底有多牛叉。 开到地下车库后,下了车的莫媛媛埋怨道: “早知道就不开这车回来了!被人当猴子看的。” “之前可是你说的,开这车回来的!”张英夏无奈道:“再说了,人家未必看的是咱们,看的是车!” 莫媛媛不满道:“我哪知道,这车那么引人注目啊!” 这时候,停车场里,一个男人喊道:“那边是张英夏吗?” 张英夏一愣,看着对面男子,有点面熟。 男子疾步走过来后,见到张英夏疑惑的脸色不以为意,自顾介绍道:“我是安桐啊!我也住在这个社区的,以前咱们一起参加过《星厨秀》。” “哦……”张英夏发出一副‘想起来’的语调。 “想起来啦?”安桐喜道:“老早就想跟你打招呼的,可是又担心你不高兴。趁着你买了新车,这才过来祝贺一下的!” “客气客气!”张英夏两口子都是一副笑脸。 安桐放佛也就是专门过来打招呼一样:“那行,不打搅你们夫妻了。我还得买菜去的!” “走好!” 看着安桐驾车离开后。 张英夏脸上僵着笑容问自己老婆:“这人谁啊?” 莫媛媛同样咧着嘴保持笑容:“你问我我问谁?明天到电视台,帮你查查资料!” “行,赶紧上去吧!” “那这车!”莫媛媛迟疑了一下。 “行了,这车,谁敢偷啊!不说这里的一堆监控,”张英夏学着那个黑色男子的语气:“这车哪怕不上牌,上路违规被罚了。人家警察都不担心没有车主认的。每辆车都是单独编号备案,随便一查,都知道是谁的车!” “老公你懂得真多!”莫媛媛赞叹道。 “厉害吧?”炫耀成功的张英夏一脸得意。 “那得晚上才知道!” “……” = 晃悠间,又是一年末了。由于今年张英夏,都没正经的发专辑,而且发个单曲,时间还晚的。十二月十五号的海山榜音乐颁奖典礼。也就是去打了一个酱油。 十二月二十五日,尘缘年会。作为尘缘的合作方之一,他张英夏自然有权参加年会。 只不过,去年的时候,张英夏忙着头昏脑胀的。尘缘的年会,也就没搭理。 今年不同,不管怎么说,他的工作室已经打开了局面。加上现在他的成绩喜人。 何况,李部长那边还打电话来,极力的强调:“今年,绝对不能缺席了!” 同样的别一阁,同样楼层,同样的宴会厅。张英夏却没有开着那辆新车过来的,自己是来参加的,不是抢风头的。 但是张英夏看着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不是在演员的圈子内。甚至不在属于后期的音乐制作方面,而是到了导演,编剧那个圈子。 就在第一排的左侧一个桌子上。 不光是他,莫媛媛也是到了这个圈子里。这里是属于小桌,但是却一点不挤。就是跟陈君,孙志友这俩货,隔着老远的。 好在周围的桌子,都是张英夏认识的人。 “黄导演你好,王政导演你好,朱戎导演好。丁朋编剧你好。” “小张,我们这里几个,可喝不了酒,到时候,那边的孩子们过来敬酒的时候,就看你了。”同桌黄克尹导演笑呵呵的说道。 “没错!”朱戎也帮腔道。 张英夏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以前的时候,尘缘内部的演员们,都会来敬酒。不说拉关系这种高难度的活儿,起码也是混个脸熟。 张英夏刚想应下的时候,却看见一个人,也在跟尘缘的部分高层打着招呼。 居然是那位形炫模特公司的钱鹏。 “那位是?”张英夏忍不住到旁边的一桌问道。 朱戎顺着张英夏的手指望过去:“哦,那个啊,形炫模特公司的钱老板。咱们尘缘的新进关系户来着。反正现在尘缘的都市剧里,好多模特出现的场景,都是他那个公司的模特的。人,倒是不错。” “……”听完朱戎的介绍,张英夏顿时有种‘之前有没有把话说的太绝’的庆幸念头。想了想,貌似自己也就是正常的拒绝语术,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话。 反正娱乐圈里,明面上,话都不要说太绝就是了。 “怎么?你们认识?” “没有,就是……” 没等张英夏说,钱鹏就已经走到这边:“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张英夏赶紧换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前老板,这世界真小啊!” “哈哈哈哈!”两个人一阵干笑过后,同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英夏无奈的发现,钱鹏居然是跟自己一桌的。 “老公,这位是?”莫媛媛贴着男人的耳朵小声问道。 “回去再说!”张英夏以同样的方式回答。
隔了一年,陈总的讲话依旧是那么慷慨激昂。而尘缘的艺人部这边,也多了很多的人,新人也有,但是更多的估计是北世经那边过来的人。 嗯,倒是没什么人出来捣乱了。 几个高层说完话之后,陈总就带着副总,李部长几位,开始逐一的跟第一排每一桌敬酒的。 很快就到了张英夏这一桌。 “小张,恭喜你啊!”陈原满脸笑容的说道。 “陈总客气了!”张英夏跟陈原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待陈总给其他一众属下以及艺人敬酒之后,场面倒是一下热闹起来。 张英夏看了看他旁边那桌,显然,黄克尹导演之前的话就是开玩笑了,到他们那桌子敬酒的艺人,基本都是一句:“您随意,我干了!” 豪迈地一塌糊涂。 看得张英夏一脸佩服。 当初张英夏参加的那次年会,可没有今天这么规矩的。不过那次也是例外。没有公司高层镇场子,基本就是放羊了,哪有今天这样的来往互动啊! 张英夏跟张坤他们几个碰了几杯后,刚回到自己的位置。 “张先生,我们碰一个?”钱鹏突然举杯说道。 “钱老板……” “唉,不嫌弃的话,喊我钱先生就行,钱老板什么的,不敢当。”钱鹏笑道:“要是不嫌弃,喊我一声钱胖子,也行!” “钱先生客气了!”张英夏自然不会喊什么‘钱胖子’,人家都说了,那是熟人才有的称呼。 他跟人家可不熟。 相比张英夏那种淡淡的客气。 钱鹏一点不以为意,他对于上次在张英夏工作室的失利,并没有多灰心。 二十年的经商,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困难的事情,往往很简单。 但是简单的事情,往往很难办到。 就像资本积累,四个字,有谁愿意勤恳的去做事,三年五年的积累? 很多人宁愿去买彩票,也不愿做事。 同样,上一次直接找上门,他不过就是一试。 能打通关系,自然最好,不能,也无所谓。 = 两人碰了一杯后,都是酒水碰了一下嘴唇,然后就放下了。 钱鹏要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开端。 “张先生愿不愿意听听我的故事?”钱鹏放下酒杯说道。 这人家都自己开口,拒绝也不太好,张英夏微微一笑,点头:“愿闻其详!” “我小时候很笨,被老师骂过笨蛋。但是老师从来不骂蠢材。不过那时候,哪里懂笨跟蠢的意思啊,都是被骂,然后我会很生气。” 钱鹏说道:“但是进了社会后,我发现,笨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蠢材。笨蛋不丢人,丢人的是不肯学!” 张英夏对于这话,倒是很赞同的。 一个人很笨,但是他知道自己很笨,愿意向别人求助,让自己不那么笨,那他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相反,一个人不那么笨,但自视甚高,谁都看不起,犯着错误还以为自己很聪明,那他就是一个蠢人。 笨人有一天可能会变成一个聪明人,但是蠢人永远没有变聪明的一天。 见到张英夏赞同,钱鹏也高兴地说道:“没错,我十八岁开始工作,那时候,很多人都说我没天分,做不了销售的。因为不会交际应酬,不懂的暗示回扣,除了傻呵呵的扫楼扫街道,满世界发名片,什么都不懂!” 说到这里,钱鹏停顿了一下。 张英夏没做声,因为钱鹏还会继续说的。 果然,钱鹏喝了点水后,接着说道:“好几个聪明的,都做起了私单,发了财。或许是老话说的对,人做了得意的事情,总要向人炫耀,不然心里都不舒服的。结果,这些聪明人,却被另一波聪明人给揭发了。” 张英夏同样赞同,因为他想到的也是一个“他能告诉谁”的小故事。说的就是不能分享的时候,憋坏的心情。 “不但如此,做私单的坏处就是,一旦出问题,乙方找上门来的时候,那就是自己背锅的。有个人还自己进了班房。” “人生变化无常啊!”张英夏笑着。 “没错!”钱鹏也笑道:“熬了几年,我发现,客人都喜欢做聪明人,这个时候,我就做个笨人就好,结果,这样生意反而多了。” “钱先生这话透彻啊!” “过奖过奖”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的,不自然间,居然把一瓶红酒给消灭的差不多了。 热闹了两个小时,这年会也就差不多了。 跟众多熟人人招呼完毕之后,走到个没人的地方,张英夏赶紧问自己老婆:“刚才我没答应什么吧?” “没有!”莫媛媛看着自己男人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怎么,才喝了那么点,就醉了?” “好险好险!”张英夏庆幸道。 “怎么,还怕人家吃了你不成?” “那倒不是,就是怕自己一时心软,答应什么,那才后悔莫及的。” 张英夏摇摇头,心里暗想:以前看了那么多鸡汤,也见识过安利保险,还以为自己抗性挺强,结果…… 自己鼓励自己,那是鸡汤。 但是被别人灌鸡汤的时候,就要小心是不是迷魂汤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