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打拼——六个黑道人物的血泪江湖 166 作者sky浪翻云 全文字数 3861字
八十一 我曾经听过一句话,叫做:”慈不掌兵,义不管财。” 时间太久远了,已经忘了是在哪里听过的,听谁说的。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所以我牢牢的记住了它,并将它奉为信条。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一个很有义气的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一点:我是一个大方的人!尤其是在朋友面前。 不幸的是,我这个人非常喜欢交朋友,各种各样的朋友。更不幸的是,我发现大部分的朋友好像对于钱都是很感兴趣的。 所以,为了交朋友,我的钱一般是管不住的。 如果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自己的钱自己用,除了饱一顿饥一顿之外,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关系。 但可惜我是一个流子,而且还是一个混的不错的流子,我的下面甚至还有着一些跟着我讨口饭吃的兄弟在。 那么,他们做事了,我就要帮他们发工资;他们饿了,我就要帮他们买饭;他们被抓了,我就要帮他们出保证金;他们受伤了,我就要帮他们治病;他们跑路了,我就要帮他们出安身费。 但是,这样一来就麻烦了。 因为依我的性格,我们赚的那些钱在交朋友的时候就花的差不多了,还哪里的钱来做这些事? 庆幸的是,我不行,但是有个人行,而且非常行!钱给了他不但不会少,有些时候好像还会生儿子一样的,越来越多。 更庆幸的是,我还非常的相信这个人,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的相信这个人。既然有了这么一个人,我又何必再辛辛苦苦的去管这些事。 所以理所当然的,我就把管钱的事交给了这个人。 这个人叫做小二爷。 我们刚开始只是看场的时候,说老实话,是没有什么钱的。给了小弟们工资,自己吃喝玩乐之后,我是从来没有看到存过一分钱在哪里的。 后来,我们赶走了小兵儿,开始放高利贷,钱就多些了,也存了一些,但是也只算是过得去,不算很多。 再后来,我们开始和樊主任合作,钱就真的好像开始多了起来。多了之后怎么办呢? 大部分的钱,我们都只是过下手,马上就又作为本金放了出去。再一部分,是供各种开销的钱,会放在几张固定的存折里面。 还有的一部分,一开始,我们也是存银行。但是马上我们通过一位朋到了一点,超过一定数额的存款是不能经常往银行里面存的,这样对于我们这个职业的人来说实在是过于危险。 那么,小二爷又向别人学会了另外的一点——买黄金,一块块货真价实,纯度足够的足赤黄金。 我知道,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说“买黄金??!!这是国家明文禁止的,市面上也绝对不许买卖的东西,你胡钦一定在吹牛!” 至于国家禁止,我想这点没有疑问。但是请大家记住,这个故事里面出现过的事好像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没有不是禁止的,禁止的多了,管得了那么多? 在哪里卖的,怎么卖的,这是绝对不会写出来的,但是也有句老话说得好——“鱼有鱼路,虾有虾路。” 流子自然也有流子的路。 全中国,打流的人不只我一个,买黄金更加不止我一个。大家不妨找个身边还混得不错,有几个闲钱的流子去问问,看看此事到底是否属实。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两点: 第一,我不管钱!而且钱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兄弟的。所以,虽然我是老大,并不是我一个人说用就用。 第二,我们手上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现钱,钱都在流通,谁也不会放把钱在床上面睡觉。 而告诉大家这两点的意思,就是因为我和三哥的第一次正面的矛盾就是因为钱。 日期:2009-01-2320:46:29 八十二 我相信看本文的人里面一定有公司老板,或者单位要员之类有钱有势的朋友在。 我更相信这些朋友曾经也一定遇到过一种麻烦。 当你有钱或者有权之后,是不是有些过去很要好,而且绝对不能扫他面子的朋友或者亲人,向你们提出过让你们感到很为难的要求。 比如,找你借一大笔超出你接受范围的钱,或者要你办一件能力之外,很不好办的事。 他们并不会考虑你有钱,但是,你有没有对于钱的掌控权?也不会考虑你有权,但是,这件事在不在你方便解决的范围之类? 他们只会觉得你发财了,你当官了,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你不帮就是不义道,就是翻脸不认人。六亲不认。 如果你遇到过的话,我想你就会明白我当时的纠结和气愤。 事情是这样的: 先天晚上我听刘姨妈说三哥有十来天没有回家了,最近好像很忙,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是知道情况的,但是我没有告诉刘姨妈。不过,我决定第二天去三哥的厂里看看他,也好久没有聚下了,和他好好聊聊天。 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却就接到了三哥的电话,三哥主动要我过去他那里一趟,一起吃个晚饭,他也想找我谈点事。 反正我原本也是准备今天去,所以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傍晚的时候,我推掉了一个朋友的邀请,给小二爷他们说了一声,就自己开车去了三哥厂里。 到了之后,三哥还没有回来,但是三哥早就交代老毛在厂里等着我了。我刚下车,老毛就迎了上来,把我接到了三哥办公室。 闲来无事,拿起了三哥桌上的一本《寻秦记》看了起来,虽然看过几遍的书,打发时间还是很不错的。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正看的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听到了外面车子开过来的声音。走出去一看,三哥那张崭新的别克停在了门口,他正从车上下来。 三哥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拎着个小包,对着我一笑: “来了啊!哈哈,等急了吧,我刚从岩场那边回来。” 我也对着三哥一笑,看着他走了过来。 三哥的样子很憔悴,头发还是像平时一样的打理的不错,但是两只眼睛眼袋很大,眼圈发黑,脸上的皮肤松松的,没有光彩,一笑起来,很深的令纹。 三哥边向里面走边很自然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 “小钦,老子累死了,来。先进去喝杯茶。” 进屋之后,三哥倒了一大杯白开水,“咕嘟咕嘟”几口就喝了下去,长长的出了口气,打了个嗝,看着我说: “你饿哒吧?我也饿哒,还是十一点多吃的饭。” “我还好。你饿哒,那我们现在就先去吃饭吧。” “你等哈,我们今天不出去了。就在这里吃算了,省事些,我开始在车上就给佘老板打了电话,点了三斤鱼,等下我们两兄弟好生喝点。我要老毛去端过来就是的。要不要的?” “我无所谓,你搞了半天也累哒,你想在哪里吃就在哪里吃。” “那好,我去要老毛搞。” 很快老毛就和佘老板那里的一个伙计一起给我们把几个菜和一瓶酒鬼酒送了过来。老毛把酒菜摆好之后,准备出去,我看着老毛说: “老毛,要不,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点吧,一个人还省的再麻烦。” “不哒不哒,你们兄弟好生吃好生吃,我而今也还不饿,等下我自己饿了再说。” 老毛边说边快步向外走,我还准备留一下,但是一看三哥也没有说话,我也就不在发言了。 菜很对胃口,我们三哥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也非常的好。吃到一半的时候,我问三哥: “三哥,你而今好像老了一些啊。这些天累到了吧,你岩场的事还没有搞好啊?这个岩场,你一买,钱还没有怎么赚,就出事了,是不是风水不好,你请个人看下沙。” 三哥岩场一个月前出了事,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没有想过会是这么麻烦的事。 三哥听我这么一问,放下了筷子,从桌上拿出了一根芙蓉王,自己点上了,重重的吸了一口,叹了一口气,告诉了我一个很为棘手的事情。 日期:2009-01-2321:03:42 八十三 三哥私自找福建老板签合同,从老鼠手里抢走了岩场之后,本来生意一直都还是不错的,联系了很多的基建工地供货。 但是一个月前左右的时间,三哥岩场出了一件大事。 开采岩石一般都是在山上,选一个山体之后,用炸药炸开。本来,他们岩场开采一直都很顺利,工人也都是福建老板留下来的那批老工人,整个操作流程什么的都是很熟悉的。 但是那天下午的时候,工人们刚吃过中饭,休息了一下,就继续开工。在已经开了一上午的山体上打了洞,放了炸药,并且点着了雷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炸药却没有炸,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晓得该怎么办,于是有一个叫方四民的四五十岁的工人自告奋勇的上去看情况。 也许是命该如此,方四民走到离放炸药的地方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大家听到“轰”的一声,炸药爆炸了,漫天烟尘,无数的大小石头四处落下。 等一切平静,烟尘散去之后,人们对着那边一望,没有看到人。大家都知道出了大事,一边大叫着一边对着那边跑了过去。 有人说,当时的方四民已经死了;也有人说,当时方四民还没有死,鼻子还是在往里面吸气,但是没有出气而已。 但是三哥接到电话,和明哥开车市里赶过来的时候,方四民已经死绝了气,身体都僵硬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