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林屹牌位(2)

作者天雨寒 全文字数 2290字
林屹看着上官明弘。 林屹知道这位“兄长”现在心里对自己也充满怨气了。林屹也明白,不光凤连城和上官明弘,现在朝廷满朝文武都对他充满怨怒。 这也正是林屹困惑之处。 既然朝中上下都认为是他杀李天狼引来西域犯境的大祸,又都对他充满怨念,那为何迟迟不问他的罪。难道留着他对付北府吗? 问题是,朝廷百官和皇上又不知秦定方暗中勾结西域。所以谈不上利用他对付北府。只有凤连城利用他而已。 凤连城能压住文武百官对他的不满吗? 朝廷不问他罪,其中一定有隐情。 林屹觉得他现在如置身各种暗流之中,这些暗流诡异不明,稍有不慎他就会粉身碎骨。 他得处处小心谨慎。 林屹对上官明弘道:“上官兄,李天狼已经杀了。我也难让他再活过来。现在说这些已无用。上官兄,现在是什么情况?” 林屹走到地图前。 上官明弘手指地图。 “西域大军分两处而进。这边是敌军元帅巨荣率领的主力军,这一边是敌将霸藏和陵王李朝率领的十六万大军。现在他们目标很明确,巨荣攻野鹿城,霸藏攻凤翔城。这两地只要有一处失守,另外一地也岌岌可危了。如果两城尽失,他们便能合兵一处长驱直入了。我退到凤翔后,连夜将凤翔两千守军,还有几百衙役编入军队。又从百姓中临时招募了两千人。但是加起来,只有一万四五千人。而敌人……”说到这里上官明弘一脸无奈道:“敌人却有十六万虎狼之师!尤其李朝那些部下,更是让我兵将吃尽苦头。我几员大将都被他们杀了。我现在几乎无将可用……” 林屹道:“朝廷援兵什么到?” 上官明弘道:“现在国家多事之秋。南方还有战事。朝中兵力已是捉襟见肘了。现在西域大军破关而入皇上也急了。他急令抽调各地州府守军。本来各地守军就不多了,这样一来,如果这边顶不住,其他州府到时候将无兵防御。也是险招。不过现在也别无他法了。我算了一下,到时候应该能集结十七八万人马。但是这需要时间啊……” 说到这里上官明弘坐在椅上。 他显得很颓丧。 他似对胜利已失去信心了。 上官明弘道:“敌军破关,我本想派人通知你。后来知道凤连城派赵蓠亲自通知你了。赵蓠必定会传凤连城的话,怎么说的?” 林屹道:“凤连城说这祸是我引来的,他让我全力助你守凤翔戴罪立功。” “全力守凤翔……”上官明弘说着发出一阵悲笑。“林兄,你知道凤连城打的什么主意吗?” 林屹道:“请上官兄指教。” 上官明弘道:“他是要置你我于死地啊!他命我至少坚守一月等待援军,如果失守,砍我的脑袋。但是他又以抗击西域主力为由不给我增一兵一卒。现在他又把你招来,凤连城断定我们根本守不住!他是借刀杀人啊。而以我们现在力量,真守不住。我们又不能弃城而去,那更是诛九族的大罪。就算死,也得与城共存亡。所以,横竖都是死路一条。凤连城这一招真毒也真妙。我俩暗中合计等时间成熟杀他,呵呵,没想到,他早给我们挖好了坟墓……”
林屹听上官明弘这么一说,才恍然明白凤连城险恶用意。 林屹也不得佩服,凤连城这一招,高明之极。 林屹道:“真守不住吗?” 上官明弘沉重摇摇头 “真守不住。最多守十天。这也是你将北府灭了,不然连一天也守不住……”上官明弘说到这里站起来,他拍拍林屹的肩。“我食君之禄,我不能走。但是你能。要么你走吧。省得我们兄弟俩都葬身在这里。你走后,寻一处地方隐姓埋名吧……” 林屹当然不是苟且偷生的人,他更不想让敌军得逞。 他也拍拍上官明弘的肩道:“我不走!”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焦急声音。 “将军,急报!” “进来!” 门被推开,一名将官进来单膝跪在上官明弘面前道:“禀将军,探子报霸藏的大军已到苍阳山。他们开始清除被我们阻塞的山道。预计最迟后日清晨就能到凤翔城下了。” 上官明弘道:“赶紧让百姓们抓紧时间逃离凤翔域。再命苏将军带一千人,将城外方圆十里的房屋都烧了。不能敌军留一间居住。再将每一口井都投毒!” “是!” 那名将军起身而去。 上官明弘又对林屹道:“林兄,后日清晨,霸藏和李朝就率军杀到城下了。我得赶紧再去部署。我让田英给你们安排住处,你们也连日赶路劳累了,先歇息。” 为了方便林屹行事,上官明弘还给了林屹一块令牌。 林屹可以凭此牌去城中任何地方。 还有调动两千兵将权力。 田英将林屹他们将住处安排好,又命人给他们做了饭吃。 现在凤翔城危在旦夕,林屹哪有睡意。 林屹让苏锦儿先睡,他一个人在院中兀立良久。 林屹不断喃喃自语。 “一个月,一个月……怎么才能守一个月……” 直到半夜,林屹回房。 他拿了只碗走到案前,然后用短刀将自己腕上一条血管划破。鲜红的血流一股股流到碗中。 此刻,林屹心中热血澎湃。 他提笔蘸着自己的血,一连写了十八份血信。 写好后,林屹将太史玉郎和马佩玲叫来。 林屹将那些血信交给二人道:“现在形势严峻之极,连我都没想到……还有,最迟后日,西域大军就杀到城下了。我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不惜一代代价守城了。这里一共有十八封信。你们带些兄弟,两人一组,将这些信都送到收信人手中!尤其这两份信,你们二人亲自去送……” 临末,林屹用凝重语气道:“关系国家存亡,关系百姓生死!绝不能出任何差错!人在信在,人亡信亡!” 太史玉郎和马佩玲齐声道:“是!” 太史玉郎和马佩玲连挑选了人连夜出城而去。 二人去后,林屹又来到城头。 此刻,明月照城。 明月下,一排排将士执锐肃穆伫立城头。 兵器寒光在火把中流溢。 夜风将城上旗帜吹的猎猎作响。 一派萧杀氛围。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