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凶险的猎狐

阳神 10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4337字
这几天,洪易住在西山深处的这座山谷之中,**数万册的典籍,大有忘却人世间一切烦劳的心思。 山谷石室之中的典籍藏书,比任何一个富贵豪门家的藏书都要丰富,除了皇宫的书库,几乎没有比得上的。可怜洪易读书了十多年,借书抄书着读,哪里能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一满屋子的书任凭他读。 “这大禅寺的书库,是不是被你们搬空了?这么多书,你们是怎么**来的?” 读了三天的书,总算给一小半书籍一一分类,乘着闲暇休息的功夫,洪易又把自己的神魂出壳,和三只小白狐聊天。 三只小白狐小桑,小殊,小菲和洪易聊天聊得很开心,每天都哥哥长长,哥哥短的叫嚷着。亲昵得比亲兄妹还要亲。狐狸的单纯天真,让洪易心中深深的感受着。 “大禅寺的书多着呢,我们只是带了一小半出来,不过我也是听我爸妈说的,不过他们在从中州迁居来的路上,被人抓走了。” 小殊提起自己的父母,很是伤心。 “中州到玉京,千里迢迢,一窝狐狸迁居来,路途上遇到的危险,却不是一点半点,尤其是小桑,小殊,小菲他们是纯白狐。身上的毛没有一点杂色,这样的狐狸,就算是皮毛,都价值百金。” 洪易心中当然清楚。 纯白的狐狸毛皮,在市场上价值非常之高。 “天赐狐狸华贵的皮毛,却没有赐给它们保护自己的手段,哎,不过还好,小桑,小殊,小菲它们总算有点自保的手段,不像我,手无缚鸡之力。是得修炼武学了。神魂要出壳,要修炼到驱物的地步,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道经之中的记载,根基不深的修道之士,或者没有高深锻炼神魂的方法,尽其一生,也修炼不到驱物的境界。” 这三天来,洪易熟读典籍,倒也明白了不少读书人“**之外”存而不论的鬼神之事。 修炼神的十个层次,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夺舍,雷劫,阳神。洪易也大概知道了一些端倪。 他现在已经能定神,出壳,却只是修炼功夫的初步,甚至连登堂入室都不算。 神魂出壳之后,下一步就是远离身体出去游荡。 就好像是离开了船只下水的人,逐渐熟悉水性。 夜游也有诸多的限制,如开始只能在漆黑无风的夜里,一步一步神魂强大之后,才能逐渐在月光夜风里面游荡。 夜里游荡之后,就是日游。 不过白日游荡可比夜游危险了很多。 日光暴烈,一般的神魂经受不起日光的洗礼。可谓是见光死。 白天出壳游荡,就等于是在大风大浪来临之时,离船下海游泳。 这也是光天化日之下,一般没有鬼怪阴魂出现的原因。 当神魂能在白天游荡,不怕日光的时候,那就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 当强大到能日游的地步之后,神魂进一步壮大,就能驱动物体。到了这样的地步,修炼之人就能够驱剑刺杀,如弓弩射击。凭此可以自保。 在这之前,修炼的人要自保,还是得靠拳脚。 并且身体越强,神魂也能出壳更久,像洪易自己这种身体,神魂出壳久了,身体就会逐渐虚弱。如果出壳一天两天,身体也就渴死饿死了,不死也得大病一场。 洪易读了三天的道经,也就对修仙之术了解到了驱物的程度。至于后来的显形,附体,夺舍,雷劫,阳神道经之中都没有记载。 不过里面记载的,有很多修仙的人,一辈子都练不到神魂驱物的地步。 “《武经》里面有几样初步的运动筋肉之法,我还是找时间练习一下。能把身体练强壮了,神魂出壳都可以出得久一些。” 洪易下定决心,要开始练武了。大乾王朝以武立国,以文治国,文能做官,武能封爵。这对要为母亲争得名分的洪易都是不可缺少的。 况且,修仙修武,都是息息相关的。洪易读了三天道经,倒是知道,神魂出壳之前的那些手诀动作,也都不是没有用的,却是锻炼肉身,呼吸法的一些复杂东西。也是用来锻炼身体用的。 在侯府之中,他是没有机会练武。现在这里,总算是空出了机会来。 虽然说,练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洪易并不是要学高深的武功,而是想把自己的身体练习得强壮一些,一步一步慢慢来。 洪易知道自己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 “考科举,得功名,立战功,封爵位。这些都是一步一步要进行的事情。总之,先得使自己身体强壮起来,改变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 ……………………………. 大乾王朝六十年的第一场大雪终于洋洋洒洒的降临了。 雪非常之大,铺天盖地撒鹅毛,扯棉絮,一团团,一饼饼。 玉京城的西山更是刮起了“白毛风”,天气寒冷的吓人。 不过这样的天气,深山老林幽谷之中却特有一种安静的味道。最适合读书写字,**学问。 外面寒冷,滴水成冰,但是幽谷狐狸居住的石室之中却是暖洋洋的。 因为燃了几个大铜盆的炭火。 石室的门口也挂了棉帘子挡住寒风。 整个石室两旁有几个拳头大的小口,好像是人工开凿。开凿得很巧妙,正好让光线射进来,又能透气,却并不透风。 洪易正坐在石室前面研究揣摩《武经》。
另外一侧,小殊,小桑,小菲三只小白狐正在围绕着一个大陶罐子收拾着,陶罐子里面散发出一股鸡的香味。 是在炖鸡。 鸡是上好的山鸡,在山里面吃松子果实的,炖出来的香味儿带着松子的清香。 这是狐狸们趁着下雪的关头,在山里面逮到的野鸡。说是给洪易加餐。 石室里面储藏了粮食,油盐柴米,酱醋等调料也一应俱全。倒是不怕大雪封山。 在山谷之中住了几天,洪易倒是知道,这群狐狸彻底脱离了茹毛饮血的禽兽生活,不但读书习字,还学人话,学人种植,做饭,吃油盐,睡山洞里面铺好的床铺,并且每天都打扫卫生,洗澡,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石室另外一头有几个小一点的房间,房间里面,一些狐狸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睡觉,一副懒散的样子。 虽然一窝狐狸,但是却没有一点腥骚味道,并不会影响洪易看书阅读。 涂老这只老狐虽然在石室里面,但却一动不动,显然是神魂出壳游荡去了。 这样的大雪天,这只修行颇为精深的老狐狸正要出去巡游,一是防备猎人乘雪来捕猎,二是锻炼神魂的力量。 这只老狐已经修炼到了日游的地步。 “要练武很难啊,这么多的禁忌。没有教师指点,自己摸索,很容易出叉子。” 洪易看着看着,合上了《武经》心里涌起一阵的失落。 这几天的读书揣摩,他已经粗略的明白了一些武学的道理。 修炼武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在饮食方面,就有很多的讲究。这样不算,人一身的结构,复杂精巧,稍微不注意,就会出岔。第一步炼肉,武经之中就记载了大至有上百种手法,数十种武学,也并不知道谁优谁劣,练了之后会不会畸形。 而且洪易也明白,大乾王朝编著的《武经》,里面也只怕有很多不实在的地方。 想来想去,洪易并不好乱练。 “看来这武学一道,真难以入手。难怪我大乾王朝的科举取消了弓马射艺。一般人,哪里有机会练习?还是等元妃姑娘出现,再找她问个详细,读书人不耻下问。” 这群狐狸是不会武功的,武术是针对人体的修炼,它们狐身,也修炼不来。 西山。 大雪纷乱之中,一群骑马,带着猎犬,背弓,身穿华贵皮装披风的人进山了。 这群人显然是极其有地位和钱财的王公贵族。 这从他们骑乘的马儿就看得出来。 这些马里面,最小的都有一丈多长,八尺高,在风雪之中喷着强烈的白气,眼睛对着风雪也睁开,没有一点儿畏惧和寒冷。强健有力的马身,修长的四蹄,浑身没有一点杂色,油光得发亮的毛,都显示出了这些马并不是普通的种类。 如果是大乾王朝善于养马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马都是域外火罗国的“火云马”,因为全身暗红,奔跑起来仿佛火云,因此而得名。 这种马不吃草料,顿顿都要用鸡蛋拌着黄豆饲养,而且讲究极多,在大乾王朝之中,这样的马每匹都要配备三到四个马夫,日夜照料。根本不是普通人养得起的。 但是这种马奔跑起来,也极其迅猛,忍耐力极强,载人日行千里,更兼之通人灵性,遇到主人不离不弃。是富豪王公,侯,伯家族不惜花费数千金都要得到的好东西。 进山的一群人,骑马的是两男两女,另外还有几个身穿单薄,但在寒冷之中却丝毫不惧的人跟在马后面,这些人眼神冷傲,行走如风,跟在马后面丝毫不落下。 很显然,这些人都是王公府邸豢养的护卫高手。 “郡主,前天听宫里传来消息。元妃娘娘不知道为什么被册封了皇贵妃。” 这四个人之中,其中有一个少年,正是“小理国公”景雨行。 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是洪雪娇。 而另外一对男女,更是显得尊贵雍容。男女都披着纯白狐皮大披风,雪落到了披风上面,轻轻一抖,都自动的滚落下去,好像是不沾水的荷叶皮子。 这个女人,是玉京城之中荣亲王的郡主,皇帝赐的封号永春。永春郡主。 而那个男人,身材极高,鼻梁高挺,鹰眼,虽然没有景雨行那样有风度,浑身上下却有一种慑人的气质。 这是成亲王的世子杨桐。 “听宫里太监传出来的消息,是皇上偶尔问众妃子,说是天下什么东西最大,众妃子都没有满意的答案,结果元妃说道理最大,令皇上龙心大悦,就加封为皇贵妃了。” 永春郡主回答着景雨行的问题。 汪,汪,汪....... 就在这时,前面奔跑的十多只猎犬猛烈叫了起来,同时,这些猎犬在叫汪之间,全身弓了起来,毛竖得笔直好像豪猪。 这些猎犬个个都有小牛犊子大小,牙齿锋利,神态凶猛,似乎狮子一般。 这是“獒犬”,三四头獒犬可以撕裂一头猛虎! 现在四对男女出来打猎,足足带了十多只獒犬,显示出了对猎物志在必得的心思。 “发现了纯狐窝了?” 成亲王世子杨桐身手朝马上一扬,一柄长弓就取在了手中。 “纯狐有灵性,搞不好还有些手段。不过这次仍旧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这群獒犬,却是有看穿鬼怪的能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