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虎魔炼骨拳

阳神 3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4109字
崩!崩!崩! 三声弓弦暴响,撕裂空气,箭似流星,直接命中了二百步之外的箭靶红心。 同时,铁箭更是射穿了箭靶红心,从另外一头露出了来。显示出了射箭人强大的力量和精确的眼力敏捷。 “雪娇妹妹,你居然能拉得一百二十斤的强弓练珠发射,超过一百二十斤了,在‘武经’之中可是称为虎力,这等的箭法,力量,就算是军队之中的那些武官都没有这等本事。看来你的武功,已经到了练膜壮骨的地步,可以称得上武师了。不过你一个女孩子,整天骑射拳棒,可是有点不雅观。” 一块足足有五百步方圆的练武场之中,一个大约二十岁,身穿纯一色雪白的劲装,头上系着红头巾的女子开弓,射箭,收势,连续三箭,把弓拉成满月,气定神闲。 她身上的衣服很少,但在寒风,冻得结实的土地上丝毫不见任何寒冷。 她就是洪雪娇,侯府之中二房的女儿。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这个少年身体修长,如鹤立,眼如星辰。 “我大乾王朝以武开国,定鼎天下,虽然现在开国六十年,民间文风鼎盛,武风渐渐衰落,但是皇上还是极其重视武艺的,要不然怎么春秋两季都要去田猎。难道真是为了好玩?怕是接田猎演武。叫那些王公贵族,宗室不要忘记了武事。” 洪雪娇再试了试弓弦,轻易拉成满月: “这口‘白牛弓’虽然是上等弓,弓力有一百四五十斤左右,但却远远比不上我父亲的那口‘落星弓’了。” “当然,温武侯爷的那口落星弓是精钢做弓身,弦身是巨蟒筋经过上千次的胶汤浸泡了十年才做成的,足足有九石的力量,能射千步距离,只有武功拳法到了‘练髓如霜,练血汞浆’肉身成圣境界,才拉成满月连射。拳法到了武圣境界的人,天下恐怕聊聊无几吧。” 锦衣少年笑了笑;“不过你也知道,现在我大乾王朝民间文风鼎盛,士大夫把持朝政。就算是以温武侯爷的武力,年轻的时候,也受过宰相士大夫李严的训斥,最后愤然弃武从文,考中了探花,现在才能位极人臣。要不然,也只能在家里,像我父亲一样做个安稳的理国公而已。” 在温武侯府之中,没有敢提侯爷洪玄机年轻的事情,而这个锦衣少年却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显然身份非同一般。 这个锦衣华服的少年,正是“理国公”府之中的嫡长子,景雨行。 大乾王朝爵位,公,侯,伯。国公的爵位在侯之上。不过爵位归爵位,朝廷的官位归朝廷的官位,“武温侯”洪玄机因为科举金榜中探花,入主朝政,影响力和理国公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话不能这样说,你家已经爵位浓重,再上一步,就是异姓王了,再参与朝政,恐怕皇室都不会放心吧。”洪雪娇笑了笑。 “可不能乱说话。”听见这个话,景雨行脸色微变,眼神四面瞬间掠扫,似乎是怕人听到。 “好了,不说了。”洪雪娇笑了笑:“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说我整日骑射,摆弄拳棒,作为女孩子家不雅观,你知道,六十年我们大乾王朝灭掉大周王朝进玉京的时候,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王公小姐们的下场是什么?糟蹋的被糟蹋,杀的被杀,勉强活着的,被抓到军营……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咱们大乾现在虽然是天朝上邦,但东有草原的云蒙帝国,西有沙漠的火罗王朝,南方海上也有诸多岛屿帝国,北方也有元突王朝,二十年前,云蒙帝国的铁骑直达玉京城外。虽然被击退,但也险之又险。至于那些文官士大夫,朝廷只不过是要他们安抚天下人心,前代宰相李严虽然权倾天下,但是死后爵位也没有封,子孙后代也没有蒙恩荫的。” “好了好了,你不说了,却又说了这么多,雪娇你是女中豪杰,让我们须眉男子惭愧。”景雨行笑着,“不过我今天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洪雪娇问道。 景雨行拍拍了手,立刻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手长过膝,步履沉稳有洞穿力,眼神看似黯淡无光,其实锐利深藏,显然是一位高手。 中年人走了,解下身后一个包袱,景雨行从包袱里面取出了一本书。 本的封皮上写着《虎魔炼骨拳》。 “虎魔炼骨拳?”洪雪娇一看,眼神里面发出了惊喜的光:“这是中州大禅寺的武学秘本,二十年前大禅寺被我朝剿灭之后,无数的武学秘本散落四方。这里面可都是拳法绝学啊。” “对,正是大禅寺的《虎魔炼骨拳》。”景雨行笑道。 “这是天下之中,炼骨最为详细的一本典籍啊,一共两百零六手,锻炼周身两百零六块骨头。天下武学,只有这本书的炼骨最为详细。其余的炼骨武学,都没有两百零六手之多。” 洪雪娇的武功,也练到了家。一翻看,眼神之中更加的惊喜了。 人的一身,两百零六块骨头,其它的武学,都不能一一锻炼到,只有大禅寺的《虎魔炼骨拳》,全部都可以炼到。 这本书,是万金难买的。 “这是我和成亲王去皇家图书的松鹤山房翻看到的秘本,悄悄的抄来了。可不要给别人看着。”景雨行背起手,“中州大禅寺,武学圣地,禅宗祖庭,可惜和前朝遗老们勾结谋反,被我朝大军剿灭,听说那座寺庙壮观宏伟,高手如云,现在烟消云散了。听说侯爷都参加过那次围剿大禅寺的兵事吧。听说那次围剿,惨烈到了极点,朝廷多位大将战死,方仙道,正一道,太上道道教的高手参与围剿也死了不少。”
“嗯。”洪雪娇兴奋的翻着书,“这虎魔练骨的拳势是活动骨节,坚硬骨头,练骨如钢,是最天下上乘的炼骨拳势。” “天下武学,多种多样,但都无外乎于练肉,练筋,练皮膜,练骨,练脏,练髓,换血,一步步循序渐进,脱胎换骨,到达肉身成圣的武圣之境界。雪娇小姐能开百斤牛筋弓练珠射箭,已经把筋肉皮膜都练到家了,接下来是练骨坚硬,洞穿力强,这虎魔炼骨拳法正用得着,不过我听说武温侯是天下少有的大宗师之一,虽然弃武从文二十年,但功夫肯定会越来越深厚。真是令人敬仰。” 就在这时,旁边的那个中年人说话了。 “云叔。”景雨行抬了抬手。 中年人立刻笑笑,退了下去,不再说话了。 “嗯?这人很不简单,理国公府邸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了。”洪雪娇心中暗道。 “小姐….”就在洪雪娇心中思考的时候,那个婢女小宁匆匆忙忙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字?”洪雪娇看着手上的诗词。 “好字!草书奔蛇走虺。好诗,好一个此心元自不由人,定住心猿能安神,锁住意马能立命,如果人的心能由自己,那是神仙中人了。诗有仙气,字更是精神,骨骼嶙峋,力透纸背。这是什么人写的?” 景雨行看着白纸上一笔字,忍不住眼神一亮,赞叹道。 “这是我的一个弟弟,不过出生不怎么好,赵夫人不怎么待见他,去年考了秀才。”洪雪娇把诗词交给了景雨行,自己依旧翻看着那本虎魔练骨拳谱。 “小宁,你把我私房取出十个银饼子来给洪易,他要准备科考了,以那点月例银子,恐怕不够花费的。” “小姐,你给他钱干什么。让赵夫人知道了,只怕不好吧。”小宁憋住嘴角,一脸不情愿。 “你悄悄的去不就行了?”洪雪娇摆摆手。 “好吧。”小宁转身就要走。 “等等。” “景公子,您有什么吩咐么?”看见是景雨行说话了,小宁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云叔,你快马去我家,把我的松竹轩雪纸拿一百张过来,还有那方紫砚,纯狐毛笔,麝香墨都取来。”景雨行道。 “嗯。”叫云叔的中年人对景雨行的命令没有丝毫的疑问,应声之后,几步拉开,快速到了练武场之外,骑上一匹漆黑如龙的怒马,狂卷而去。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这个云叔就回来了,马背上是拿着笔墨纸砚。 “把这个给他送去。对了,你那个弟弟叫什么名字?”景雨行扬扬手示意。 “他叫洪易。”洪雪娇看着景雨行,突然笑了:“传闻中小国公礼贤下士,急公好义,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这几方文房四宝,都是名贵东西,最少都值数百两,相当于玉京城中等人家的家产了。” “小事而已。”景雨行笑了笑。 ………………………………………………………………………. 侯府西北的小院子里,洪易依旧在读着书,就在这时,小宁和几个丫鬟手里拿着笔墨纸砚走了进来,边放在桌子上道:“洪易你好运气,今天小姐和小理国公在一起,小理国公欣赏你的诗才,特地命我送你笔墨纸砚,都是价值百金罕见的宝贝儿呢。另外,小姐叫我给十个银饼子给你。” “嗯?送我笔墨纸砚?” 洪易抬起头来,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回去告诉小理国公,无功不受禄。至于雪娇的十个银饼子你也拿回去,要给银子的话,最少一百个银饼子,我那句诗,一字十金还是值的。” “哼!”小宁听见洪易的话后,脸色微微发青,立刻把东西收拾好,转身就走,等走了出去,隐隐约约传来话:“真是不识抬举!” “他还真把自己当少爷啦。” “又酸又臭的书生罢了。等还成年一些,赵夫人迟早要收拾他的。” 洪易听见了这几个人的议论,心中冷笑,长长吐了口气:“这侯府之中越来越呆不下去,算了,科考之前,不和这些小女人一般见识。还是去西山秋月寺住上一阵子,也好为母亲守坟。” 练武场上。 “无功不受禄?雪娇,你那个弟弟风骨倒是很硬朗啊。”景雨行见洪易并没有收东西,却并不是在意,只是微微一笑,突然转换了话题。 “对了,等过些天,可能就要下大雪了,成亲王的世子,还有永春郡主我们几个交往得不错的要到西山去猎狐,听说最近西山闹狐,有一只白狐都钻进城里来,跑到皇宫的御花园中,都把元妃娘娘吓了一跳,后来喊了大内高手来追捕都没有追捕到,最后把玉京观方仙道的道士叫了进去,那白狐才再没有出现了。” “到西山猎狐?我当然要去了。” 洪雪娇笑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