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赤金钱币

阳神 4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4413字
“松竹轩出的雪纸?这可是经过数十道手续制作出来的,一百张最少都要二十两银子,相当于我半年的月例。紫石砚台也是上等品,石质细腻润滑,有一股温意,冬天磨墨都不会结冰。麝香墨,是上等的松烟掺杂了金箔,麝香,捶打成的,书写起来,流畅无比,字体精神,带有提神的清香。笔也是好笔,纯狐毛。这一套文房四宝,最少都要数百两。这小理国公景雨行出手还真大方,听说这人礼贤下士,急公好义,也经常救济穷困的读书人,在玉京城中名声很好。不过我看其志不小…….” 洪易背着一个包袱,徒步前往玉京城外西山的道路上。 他准备要科考了,懒得在侯府之中受气,干脆到西山住一阵子,也可以为母亲守坟。 洪易母亲的坟就在西山,孤零零的一座,他母亲的身份,死了之后是进不了洪家的宗庙祠堂的。 西山是玉京城外的一座大山,方圆近乎百里,虽然算不上雄伟,但也丛林茂密,地形复杂,山头极多,有流泉飞瀑,也有乱石山林。 山中多狐灌豺狼野兽,每年冬天,都有会一些王公贵族进山猎游。 一边行路,洪易一边想着昨天小理国公景雨行叫人赠送自己的文房四宝,心中揣摩。 天擦黑的时候,洪易到了西山脚下,给母亲的坟墓打扫了一遍之后,上了香,再在山脚下不远处一座小小的寺庙中寄居了下来。 这座叫做秋月寺的寺庙是一座破败的佛寺,庙里面就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和尚看守,洪易每年都会在这里住一会儿,一是给母亲守坟,二是图个清净。 给了老和尚几串香火钱,吃过一碗蘑菇素面之后,便住在了偏殿安歇下来,点上灯,烧上炭火,准备夜读。 北风呼啸,吹得四面的墙壁咔嚓咔嚓作响。 寺庙偏殿的院子里面,蓬蒿满地,枯草被风卷起,一片的凄凉。 “这座寺庙一年比一年破败了啊。不过大乾王朝不重佛寺,好修建道观。这也难怪。”洪易看着这样凄凉破败的寺庙,虽然心中感慨,却感觉比侯府之中要清爽得多,心里舒畅。 “母亲,如果您有在天之灵,保佑我一科得中,为您正名分。” 眼神盯着菜子油豆大的灯花,洪易默默的祈祷着。 砰! 灯花爆出了一个花儿。 呜呜呜!呜呜呜! 远处的深山之中,传来了几声凄厉的嚎叫,似狼似狐,夹杂在夜风之中,又似是夜枭。 深山,古寺,北风,狼狐笑,这一切,都是令人恐怖的场景。 但是洪易心中倒是没有什么恐惧,一是他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二是熟读狐鬼笔记,里面的读书人都只要内心刚正,无所畏惧,鬼魅阴灵都近不了身。 裹紧了衣服,洪易打开房门,走到了院子里面。 “嗯?那是什么?” 洪易一到院子里面,就发现了远处大约几里外的山谷之中,有数点拳头大小的绿火上下漂浮着,十分诡异。 “这种鬼火是人体骸骨之中散发出来的,乱坟岗经常见到,倒也不算什么灵异。”面对上下漂浮的鬼火,洪易笑了笑,自言自语。 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从远处的深山中传了出来,一团黑影在鬼火之中飞起,转眼上了天空,令人联想到老妖夜出,吸食人心。一般的人如果看到这样的场景,已经毛骨悚然了。 不过洪易听声音,倒是知道,这是山中的夜鸮。 突然间,他倒是来了几分诗性,朗声念道:“百年老鸮成木魅,笑声碧火巢中起。” “少年,你年纪不大,却是个雅人。笑声碧火巢中起……” 突然之间,一个清脆甜润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洪易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急忙转身,就看见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灯下,站立了一个身穿粉红色仕女装,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少女,年龄在十**岁上下,艳丽不可方物,看上去有一种令人喘息不过气来的美。 灯下美人,是一副绝美的景象。 但是洪易却根本没有欣赏美人的心思。想一想,深山古寺,突然无缘无故冒出一个女人来,不是鬼就是妖。 “你是鬼还是妖?” 洪易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镇定住心神。 “哦,你怎么知道我是鬼还是妖呢?”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笑盈盈的看着洪易。 “很简单,你的衣服淡薄,深山寒冷,正常人根本不能忍受。第二,这方圆十里都没有什么人家,你一个单身女子,怎么会深夜出现在古寺?”洪易说着,脚下突然感觉有点酸麻。 “不错,我是鬼。”女子突然变了颜色,语气冷冰冰的,脸上铁青,好像是随时都要扑过来吃人一样。 “我今生自觉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来古寺读书也是为母亲守坟,你来找我干什么,如果你是个风流女鬼,想找书生一夜风流,那我告诉你,你找错人了。我洪易自幼读书,虽然远远算不上正直聪明,但道理节操还是守得住的。你赶快出去。” 洪易弹了弹自己的手指头,鼓起眼神,狠狠的看了过去。 “我可没有那些道士驱神御鬼的道法,手上也没有力量,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碰到鬼了,只能凭借自己气盛……不能示弱,一示弱,对方就侵害过来了。念头要刚正坚定。” 洪易狠狠瞪灯下女人的时候,心中给自己打气,坚定信念。 对付妖鬼,洪易坚信首先要气盛。 “嘻嘻,嘻嘻。少年,你真有趣。”
突然,女子嘻嘻一声笑了出来,招了招手:“我刚才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我并不是鬼,鬼在灯下是没有影子的,你过来,应该感觉得到我身上的气血,有这样的鬼么?如果有气血的鬼,那也就不叫鬼了,而是道家中的阳神天仙了。” “哦?” 洪易听见这个女子的话,抬头望了望灯下的倩影,果然,灯火下这个女子有影子。 迟疑了一下,洪易还是迈步走进了屋子里面。 果然,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子说话之间,带有香气的吐息,是个活生生的人。 “嗯,你不是妖鬼一类。妖鬼都是无形的念头所化,就算功力深厚,能显化出来,也不过是冷冰冰的一团,不会有血肉之躯的感觉。你不是妖鬼,却也不是普通人,那肯定是隐居深山的剑仙侠客一流了?” 洪易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哦?你好像对妖鬼之类的很了解,读书人不说怪力乱神,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女子看着洪易的眼睛里面有了一丝疑惑。 “那只不过是读死书的人,我辈读书人,存大义,明**,知妖鬼,达神明。这才是格物。”知道了对方不是妖鬼一类,洪易的心思镇定,转而灵活了起来。 “嘻嘻,我今天来西山,是来看亲戚,却想不到遇到了你这样一个有趣的少年。”红衣女子自言自语:“读书人,嗯,不错不错。正好,我那些亲戚之中也有小孩子要读书,想雇请你当老师给他们讲课,不知道你去不去,酬金一月十两赤金。” “一月十两赤金?”洪易大吃一惊。大乾王朝金和银是一对十五,十两赤金就是一个月一百五十两银子,算得上是巨额了。 洪易在侯府之中,一个月只有四两银子的月例。别看只有区区四两,但是一俩银子兑换铜钱是一千文,而一文铜钱可以买一个大烧饼。一两银子足够一家三口的小户人家生活一个月。 像景雨行就因为一首诗一下送给洪易价值数百两的文房四宝,就连洪雪娇这种侯门的富贵女都惊讶。 “你不相信么?我可以预付定金。”女子笑了笑,手晃了晃,在桌上一抹。 叮咚,叮咚,一排闪闪发光的小金饼子摆在桌子上。 洪易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大乾王朝制造的金钱,和小饼子一样,民间又叫做“金饼”,官方叫做“金币”。一两一枚。 “这金的成色。不是一般的金子。只有皇宫里面才有这样的钱。”洪易看了这金钱之后,心中一愣,原来这个金币的颜色是赤色的。 七成金是青色,八成金是黄色,九成金是紫色,而十成金才是赤颜色。 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意思就是说,十足赤颜色的金子,世界上根本没有。 不过炼丹的道士们却能够烧出来,这种赤颜色的金子,又叫做“药金”,是道士练铅烧汞,练金丹的一味药材。 这种赤金,又印成了钱币,只有皇宫才有。 一般是皇帝,皇后赏给文武大臣,或者是后宫嫔妃的。 “这个女人看似神秘,其实心思却欠缺了一些细腻,轻易的就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皇宫里面的人,宫女又不像宫女,深夜来西山干什么?”洪易心中疑问一闪过后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要请教书先生居然出十两金子一个月,可见学生也并不是那么简单教的。你把钱收起来,还是找个时间去看看吧。” 虽然很想要这笔钱,但今天的事情太怪了,洪易不得不小心:“不贪女色,不贪钱财,什么妖鬼都奈何不了我。” “那是肯定的,走吧,现在找个教书先生可真难啊,难得碰到你这个明白的读书人,虽然年龄小了一点,不过不怕鬼,不怕妖,倒是难得,就是你了。”女子自言自语的道,站起身来。 “现在就走?”洪易眼神瞪了一下。 “当然。”女子又是嘻嘻一笑,“离这里还有大约六十里,不过以你的脚力天亮都走不到,还是我带你吧。” “男女授受不清,再说这么晚了,你明天白天再过来吧。”洪易当然竭力推辞,晚上深山古庙的,突然跟随一个神秘的女人出去,肯定是祸非福。 “天亮我就要回去了,什么男女授受不清,又没有人看见。”女子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宇之间有了一丝不容解释的威严,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洪易的手臂,整个人一跃,直接到了寺庙的院子外面。 这一跃,好像缩地成寸一样,直接就是普通人二十步的距离,洪易只感觉到腾云驾雾一般。 “缩地术?” “什么缩地术?这只不过是‘纵猿提身’的步法而已。” 耳边穿来呼呼的风声,还有女子的声音,洪易只看到一株株大树远去,而自己好像是一只风筝在被人放飞,耳朵嘴巴里面全部都是风,眼睛都睁不开。 “这个女人比马还跑得快。”洪易索性闭上眼睛。 大约两三柱香的时间,洪易突然感觉到骤然一停,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山谷,山谷中央,隐约有火光。 “那是什么!” 洪易看到了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 山谷中间燃烧了一堆大篝火,篝火的旁边,围坐着几十只雪白皮毛的狐狸。 这些狐狸,半蹲半坐,好像是人一样,尤其是它们,一个个捧着书本,发出稀奇古怪的声音,好像是在诵读,就好像是私塾里面读书的小孩子一样。 一群狐狸,像人一样读书!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