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香火护神

阳神 9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4633字
“你怎么魂都跑出来啦…….” 就在洪易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回归不了身体,即将魂飞魄散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个浑身素白的小女孩突然跑了进来,一把把自己抱住,推向了自己的身体。 随后,洪易只感觉到了浑身一轻松,猛的坐了起来。眼前却没有什么身穿素白的小女孩,而是一只小白狐狸,石头桌子上放着一果盆,果盆里面几样小吃,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小白狐狸的眼睛对望着自己,一眨一眨。 “刚才是你救了我?” 洪易对着小白狐问。 “唧唧,唧唧。” 小白狐狸点点头。 洪易知道自己刚才神魂脱体,回归不了身体,危险到极点。幸亏这个小白狐狸的魂把自己推了一把。那个浑身素白的小女孩就是小白狐狸出壳的魂。 “难怪世间如苦海,肉身是渡世的宝筏,人的神魂脱体,就等于是赤身**跳进海里,一下就完了。” 洪易总算知道了神魂出壳的危险。 “唧唧,唧唧,唧唧……。”小白狐狸欢快的围绕着洪易转圈,同时用爪子指着地上的茶点小吃。 “这是什么?” 洪易发现盘子里面的干果很奇怪,是一种比豆子大的果实,果实外面包了一层红色的外膜。而另外一个是大果实块,被烤得焦糊,拨开外壳,里面金黄,散发出香甜的味道,令人食欲大增。 洪易却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两样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小白狐狸又唧唧叫,好像是回答洪易的问题,但是两者言语不通,洪易看得莫名其妙。 小白狐狸叫了一会儿,似乎是知道解释不通,吧嗒吧嗒跑了出去,叼了一根长长的香进来,点上火插在地上,不一会,洪易周围便香烟缭绕。 “唧唧,唧唧。” 小白狐狸用前爪点了点自己头上,在地上蹲坐着。同时指了指洪易,要他学自己。 “你的意思是再要我神魂出壳?咱们交流?可是。”洪易刚才可是试到了神魂离壳的危险,有点犹豫。 “唧唧,唧唧。”小白狐狸又用爪子指了指地上燃烧的香火,意思有香火不怕。 “好吧。”洪易坐好,闭上眼睛,施展着《宝塔观想法》,突然一跳。 轰! 他又看见了自己的身体,神魂出壳。 “你以前修炼过么?怎么这么快就可以神魂出窍?” 洪易听到了一个声音。 同时,他看到了小白狐狸的头顶上虚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全身素白,衣袂飘飘,眉目如工笔刻画,精致之中透出灵性。 “我叫洪易,你叫什么名字?”洪易看见四周缭绕的香烟,只觉得浑身好像是泡在温泉之中,完全没有第一次神魂出壳的寒冷。 “我们纯狐都姓涂山,我叫涂山桑,你叫我小桑吧。原来你叫洪易,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易哥哥好了。”小桑一片天真浪漫,“我的身体还没有学会说人话,只能和你神魂交流。这是檀香,能保护神魂,却是不怕风把魂儿吹散,庙宇里面供奉的香,都是这种呢。” “难怪神都喜欢香火……。”洪易笑道,“小易哥哥……你刚才叫我小易哥哥?” 洪易眼神之中闪烁出惊喜,从来没有叫他这么亲切的称呼,小桑虽然是只狐狸,但神魂出壳,和人没有什么两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能出窍呢?你刚才修炼的是宝塔观想法么?我修炼这门方法的时候,足足修炼了一个月,才能把出窍呢。”小桑摆弄着自己的头。 “这门方法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就是取一个蹬高之后跳跃的念头,登山跳悬崖的人,跳下去的时候,还没有到地面就已经死了,就是魂已经出体了。修炼这种观想法,也就假象自己从高处跳下,神魂就脱壳了。” 洪易思考着,“我刚刚看了道经里面记载的‘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夺舍,雷劫,阳神。这道家的神魂修炼之法,道理简单,但是难以入手,幸亏我是读书人,能静得下心来,一般人心猿意马,怎么能定得神下来?定不下神,就别谈出壳了,果然是大道至简,这仙术的修炼比武学的修炼简单多了。” “小桑,这是什么吃的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是狐狸吃的么?”洪易指着地上的那两样东西。 “这是大禅寺的和尚从海外带过来的种子,红衣的那种叫落花生,又叫做花生,那个烤得又香又软的叫做番薯。大禅寺被烧了之后,我们就把一些种子带过来了,自己在山里面播种呢,这两样东西,又好种,产得又多,还很好吃。”小桑咯咯笑着。 “花生,番薯?”洪易看了看,伸手去捻,却捻了个空。 “咯咯,咯咯,小易哥哥,你怎么这么笨,魂儿是拿不起东西来的,人也看不见呢,除非到了驱物的境界,才能拿起东西来了,不过小易哥哥你这么快就可以修炼到出壳,驱物应该很快的,果然,人是万物之灵,修炼起来比我们狐狸快多了呢。” “小菲,小殊,你们快过来呀,小易哥哥居然能神魂出壳和我们说话呢。”小桑突然叫嚷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又进来了两只小白狐,看见石室之中点着檀香,都发出了唧唧的声音,身体匍匐卷缩在地上不动了,同时洪易又看见了两个依旧身穿素白的小女孩。 “真的哦,这下可好玩儿了。天天呆在山里面,可闷死我们了,可惜元妃姐姐说外面不能去,去了人会杀我们的。” “上次元妃姐姐也带了几个书生来,说要教我们读书说话,写字,但是才看见我们就晕死了过去。” “真搞不懂,我们狐狸有什么好怕的,那些人一边要杀我们,一边却害怕我们。真奇怪啊。” “小易哥哥,你叫小易哥哥么?有个人真好,咱们以后可以一起玩。我老早就想出山,找人玩了。”
两个小女孩七嘴八舌的说话,围绕洪易叽叽喳喳个不停,让洪易感觉到了小女孩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却不像“武温候”府邸之中的丫鬟,就算是年纪小,但个个精明,都想削尖了脑袋向上钻营。 “世人都说狐狸狡诈,却不知道人的机变狡诈胜过狐狸一万倍。”洪易感叹。 “对了,你们三个修炼什么地步了?” “我和小桑都才修炼到出壳,小殊厉害一点,可以夜游远行呢,但是还没有到日游远行的程度。不能离身体太远呢。元妃姐姐说,如果我们没有练到驱物的阴神境界,就不能用飞针飞剑,那都不能出去呢。不然山外那些人,血魄旺盛的,我们就迷惑不了,很容易被害呢。”小菲摇摇头。 “飞剑飞针?”洪易疑惑道。 “是啊,练到驱物的境界后,可以驱动剑和针刺杀,还可以驱动石头打人。就可以保护自己了。”小桑道。 “那没有练到驱物的境界,你们有什么自保的能力?”洪易问道。 “在神魂没有练到驱物之前,我们只能迷惑别人自保。但是碰到身体强壮,意志坚定的明白人,迷惑他们就有点困难呢,像易哥哥你这种明白人,我们就一点迷惑不到。上次进山打猎的一群人,其中就有几个身体特别强壮的,我的魂儿老远就看到,他们血气旺盛得好像火烧一样,都不敢靠近。还好我们躲藏了起来,没有被他们找到。” 三个女孩子里面,小殊似乎成熟一点。说话也条理清楚。 “嗯?妖魅要迷惑人,首先要人的内心不正,或者身体虚弱,血气不旺。”洪易想起了草堂笔记之中记载的一些东西。 妖魅迷惑人,一是要人的内心不正,疑神疑鬼,神魂就会虚弱。二是身体虚弱,血气不旺的。也可以乘虚而入,如将死之人,总是能看到妖魔鬼怪。 这个道理,洪易倒也懂。 “难怪说神鬼之道,不凳大雅之堂,却原来有这么多的禁忌。”洪易听见这些谈话,又对修炼神魂的仙道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 “修炼神魂的仙道限制太多,难以入手,而且危险性太大,难怪在世间并不流行,而武学之道却是大盛。” 原来修炼神魂,第一是要静心,定神,驱除一切的杂念,然后才能通过观想法出壳。首先静心,定神,驱除一切杂念,这样的条件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就算能做到,出壳了,也好像是不会水性的人离船跳入了大海,立刻遭受灭顶之灾。 洪易估计,很多修炼者,在修炼的时候,都会在出窍之后魂飞魄散。 而且就算出窍,仍旧没有什么自我保护的能力,要直到驱物之后,才逐渐有自我保护的能力,这却比武功拳脚相差多了。拳脚练上一两个月,就能轻易的击倒一两个人。 “难怪道经之中,记载观想法的时候,却并没有说要点燃一株檀香,原来蕴藏恶毒的意思,是要修炼的人去死。” 洪易又揣摩出了道经里面记载的一些修炼方法的弊端,甚至是故意的恶毒。 道经是大乾王朝收集天下典籍编著的,大乾王朝并不想人修炼仙术,那样会破坏王朝的统治。 “这样一来,武经里面也可能有很多故意的不提醒。不过我想,武经和道经应该有两个版本,皇家书库里面是一个版本,而流传到民间的又是一个版本。而且,大乾朝的皇帝恐怕觉得这仍旧不妥,于是下令**。” 洪易读书不是死读书,而是要揣摩著书人的思想,甚至平生经历,更有甚至,要搞清楚成书的时间,考察著书人著书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出在什么样的状态,心态如何,这样才能把一本书彻底的读通,心灵和著作人交流。 现在他略微一思考,就明白了,大乾王朝的武经,道经两部书虽然博大精深,但其中也有很多不妥的地方,甚至是引诱人死掉的地方。 “难怪,武经里面最高境界只到武圣,却是没有人仙!” 想通了问题,洪易心中一片清明。 “小桑,小殊,小菲,你们纯狐族,都是按照这道经上面的修炼么?”洪易突然问。 “是啊,开始的时候是这样,不过有几个长老走火入魔死了,后来白先生过来了一次,说这部道经有问题,于是给涂老指点了。”小殊回答着。 “白先生?白先生是什么人?” 洪易这是第一次听见的白先生。 “白先生叫做白子岳,很有名气呢,是天下八大妖仙之一。” “天下八大妖仙是什么?”洪易问。 “就是除了人类之外,最杰出的八个厉害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就是上次偷听白先生和元妃姐姐谈话偶尔听到的。”小殊又摇了摇头。 “咦,香要烧完了,小易哥哥还是归壳吧,要不然会受不了的。等神魂强大了,小易哥哥还可以和我们出去玩呢,以后小易哥哥,你还可以到城镇里面去,给我们买些东西回来玩好不好啊,我可是好想去城镇里面买东西呢。” 三狐一人神魂归窍了。 洪易睁开眼睛,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有三只小白狐看着他,眼睛一眨一眨,刚才的三个小女孩的谈话仿佛是做了一场梦。 “唧唧,唧唧。” 三只小白狐又叫了起来,把石桌上的干果捧起来,送到洪易的面前。 洪易捏开一粒花生米,果然满口脆香。剥开番薯,也是满嘴香甜,从来没有吃到这样的好东西。 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茶水,洪易看着三个跳来跳去的小狐狸,想起了神魂出窍的时候,三个喊自己小易哥哥的女孩,心中涌起一股的暖意。 这样的暖意,在人情冷暖似刀剑冰霜一般的侯府之中,是感觉不到的。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