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破城

作者猫爵士 全文字数 4574字
狄青看军心可用,很是欣慰,不过并没有立刻下令开始攻城,而是让将士们先休整用餐,养足精神之后再行攻城。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反正绵阳城就在眼前,也跑不了,自然没有必要急在一时。 大军休整了半天之后,将士们精神恢复,又接二连三的向狄青请战。 狄青只是让大军继续休息,并没有答应他们立刻出战。 士气可用,但是还没有蓄积到顶点。战场之上,士气极为重要,往往是此消彼长。 官军士兵不断攀升,而城中的守军时间拖的越久,士气就会更加低落。待到明日里大炮一轰,守军士气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崩溃,破城的难度就好降到最低了。 狄青乃是先贤祠请出来的千古名将,对于这些战场上的技巧时机已经把握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自然不会手忙脚乱。 天下大势已定,张献忠就算再蹦也没有大用了。 狄青这种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时候,城中的孙可望却是心中没底,惊慌迷乱。 若是官军立刻攻城,他还能趁着守军士气没有跌落到谷底,拼死一战,或许还能有一丝机会。 可是官军却好整以暇,让他的打算一下子落了空,无计可施之下愁绪练练,只是铁青着脸闷不做声。 下面的士兵当中已经是流言四起,人心惶惶,很多人已经开始动摇,想要开小差了。 若非孙可望用凌厉手段斩杀了几十个意图明显的,说不定此时已经出现了成规模的逃跑事件。 孙可望带着一队亲兵在兵营各种巡逻,那些窃窃私语的士兵看到他过来之后都立刻闭嘴不言,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 但是孙可望从那些士兵的眼中看到的不光是有畏惧,而且还有怨恨。 这种感觉让孙可望很不舒服。若是少数人敢这样,他之间下令看了就是。但是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太多了,他若是全杀了,这城池也根本不用守了,直接逃跑就是了。 他心中很清楚,这些士兵都在恨他断了他们求生的道路。 “若是再有人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定斩不饶。陛下已经派了援军赶过来,只要我们扛过明日一天,援军就会到达。到时候援军一到,官军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孙可望一边走,一边让身后的亲兵们在各营之中喊道,试图用此话来稳定军心。 至于能起到多少作用,谁也心中没有底。 这一晚上,孙可望都没有睡踏实,一直担心夜间会有士兵生乱。天亮的时候困得疲累不堪,才堪堪睡了一会。 可是他感觉自己刚打了个盹,就被亲兵叫醒,说是官军摆开架势要攻城了。 孙可望急忙用凉水洗把脸,急匆匆的带着人赶到了北城楼上,向下看去。 只见城下的官军大营营门大开,一队队身穿灰色军装的士兵排着整齐肃穆的队列络绎不绝的从营中开出来,在城下开始列阵。 中间是一个个步兵方阵,两翼骑兵护卫。只看队列,横平竖直,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过去士兵都在一条线上。 光是这一点,天下能做到的军队都不多。能做到这一点都已经可以算的有一半的强军气质了。 当然,这个阵势中规中矩,虽然威武不凡,但是也并没有太稀奇之处。 最吸引孙可望目光的便是那列在后阵的数百门火炮了。那些火炮看起来虽然没有红衣大炮那么望而生畏,但是在数量上却已经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了。 数百门大炮黑洞洞的炮口斜斜指向天空,炮兵们正在按照军队的指令开始调整炮口的角度,以保证射击更加的精准。 人数过万无边无际,官军的大阵在城下铺开,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只是目光所及之处全部都是灰色的人影。 但是这数万数十万的人马却是寂静肃穆,除了战马偶尔发出的嘶鸣声,也就是炮兵军官下达的调整角度的声音了。 反观绵阳城头,守军士兵一个个面带惧色,看着城下官军的大阵,感受着那种无边无际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很多人早已经是心惊胆战,面面相觑之下,窃窃私语之声又不断响起。 孙可望心中也是沉重无比,但是他此刻也做不了什么了,只是下令凝神戒备,拼死抵抗,等待援军之类的套话。 别说士兵们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会有援军到来。在官军如此猛烈的炮火之下,就算真有援军来了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只能给官军主将的功劳簿上再加上一笔而已。 城下的官军阵列之中转出一骑来,策马缓缓来到城下一箭之地外,手中举着一个灰色铁皮卷起的喇叭,开始对城头上喊话:“城上的守军听着,此处是大明摄政王殿下麾下西南战区元帅狄青狄元帅所部大军,奉摄政王殿下旨意剿灭流寇张献忠与其一干死忠逆党。尔等若是为张贼所迫,那就速速放下武器投降,狄青元帅可饶尔等一死。若是冥顽不灵,我军大炮一响,你们便只有死路一条。给尔等一炷香时间考虑,一炷香后若是无人投降,我军就要开始攻城了。到时候炮火连天,便是玉石俱焚,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那喊话的骑士又喊了一遍之后才转身转回本阵之中。 那骑士本来嗓门就大,再用这铁皮喇叭一喊,声音更是清晰,城头上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很多守军士兵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议论起来,显然已经有人开始动摇了。 孙可望伸手扯过一张弓,抽出一支箭向那喊话的骑士猛然射出。 只是在那支箭将要射中那个喊话骑士的时候,从官军镇中也飞出一支箭将孙可望的箭击落在地,断成两截。 城头上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孙可望脸色铁青,还想再射的时候,那骑士已经转入本阵之中了。 双方的将领都很清楚阵前公开劝降是攻心之计,并不是真的寄希望于这些守军士兵立刻就能投降、只不过是用这种方式进一步打击手中的士气,瓦解守军的意志,让破城更加容易起来。 官军竟然真的在城下点起了一炷香,那柱香虽然很小,但是城上城下几万双眼睛都在看着那柱香慢慢燃烧起来。
对于城头的守军来说,香燃尽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末日到来了。 对于城下官军来说,香燃尽的时候就是他们建功立业的命令下达了。 空气凝固起来,城上城下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但是每个人的心中却都是心颤澎湃,心绪不宁,只不过代表的心情却都不一样。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孙可望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举起手中长刀,运气力气,对着城下高声叫道:“江川自己就是乱臣贼子,挟天子以令诸侯,有什么脸面以朝廷的名义攻打我大西国的城池?官军无能,从前屡屡败于我大西军手下,今日改头换面也改变不了你们无能的事实。要想攻下绵阳,那就试试你们牙口好,还是我们大西军的爷们骨头硬!” 他身后的亲兵们举起刀纵声大呼,声援主帅。 “孙可望倒是有点急智,只可惜他这点小伎俩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殿下有句话我一直身为赞同。殿下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毫无用处。咱们如今拥有绝对的实力,孙可望这一招也只是聊以**罢了。” 狄青在中军大阵中的云车上看着这一切,淡然摇头笑道。 的确,孙可望的这番话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除了他的亲兵和大西军的老兵之外,那些从官军之中俘虏过来的,或上从当地强行征来的士兵一个个都魂不守舍,眼睛只是盯着那根不断燃烧越老越少的香,握着武器的手都变得有些发白了。 那柱香终于燃到了尽头,小红点慢慢的歪了下来,成了一堆灰烬。 “香已燃尽。”一个负责看守的官军军官举起手中的旗子大声的叫了起来。 城头上守军脸色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很多人的身体都开始发抖起来。 “那就开始吧,这些家伙肯定都等急了.”狄青轻声笑了起来,吩咐道。 传令官很快用旗语下达了进攻开始的命令。 命令一层层的传下去,炮兵师的师长下达了射击准备的命令。 每一行负责观测校准的军官将手中的红色小旗子高高举起,嘴里咬紧了用来传达命令的哨子,目光仅仅盯着指挥台的位置。 “六轮齐射,放!”炮兵师长断然下令。 军官们手中的小旗子猛然落下,尖锐的哨音也同时响起。 “轰轰轰!”两百多门大炮陆续响起,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白烟阵阵,数百枚炮弹呼啸着发出尖利的声音划过天空,重重的向着绵阳城头砸了下去。 大部分炮弹准确的落在了绵阳城头,顿时乱石飞溅,碎片横扫,守军士兵如同割草一般的被扫到在地上生死不知。 侥幸没死的士兵开始尖叫着四处乱窜,互相碰撞,城头上开始乱成一片。 有些机灵的士兵趴在地上,试图躲过炮弹碎片的横扫。但是却因为身子紧贴地面,而被炮弹落地巨大的爆炸给震动的口吐鲜血,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了。 孙可望虽然在大西军中算是一员骁将了,但是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恐怕的炮击。 在炮弹划过天空向城头飞来的时候,他甚至都忘了躲闪,呆呆地看着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越来越近。 若不是身后的亲兵统领一把将他拉下来然后死死的护在身下,这位绵阳主将说不定在第一轮炮击之中就被干掉了。 守军士兵们虽然之前心中已经对大炮的恐怖威力惊惧不已,但是当炮弹真的降临到头上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想象的恐怖远远不够。 每一颗炮弹都像是地狱派来的使者一样,落地,爆炸,碎片横扫,然后带走一堆人命。 人命如草芥,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城头上是人间地狱,修罗世界。但是城下的官军却看得是振奋不已,心潮澎湃。 尤其是那些后来组建的国民警卫队的士兵更是惊愕不已,然后又是暗自庆幸。 他们惊愕的是官军的火炮如此可怕,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成为官军的敌人,否则就会跟城头上的那些守军一样身处地狱了。 两百多门大炮按照阵列轮流发射,整整半个小时的炮击,白色的烟雾几乎笼罩了炮兵阵地,炮声不停,炮兵们也不能停下。 炮兵们甚至脱掉上衣,光着膀子搬运炮弹。 在此刻,他们是战场上的御神者。火炮就是他们手中的神,战争之神。 六轮炮击过后,城头上一片死寂。 “步兵攻城!” 不等战场上硝烟彻底散尽,狄青下达了步兵攻城的最后命令。 这次攻城的主力是那些新组建的国民警卫队的士兵,他们以团为单位端着手中的枪,背上插着大刀,呼啸着向着城头奔去。 冲在最前面的却是抬着云梯的云梯兵,以及抬着一块块长木板的工程兵。 工程兵冲在最前面,将长木板搭在护城河对岸。云梯兵飞也似的沿着长木板飞驰而过,将云梯靠在了城墙上。云梯顶端的钩子紧紧的勾住了城墙的垛口。 紧随其后的国民警卫队的步兵们呐喊着顺着云梯奋力向上攀爬。 绵阳城宽阔的城墙上挂满了云梯,云梯上爬满了快速向上的士兵。 城头上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击。 第一个官军士兵冲上了城头,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无数的官军士兵冲上了城头。 经过最开始的沉默之后,城头上传来了欢呼声。 守军彻底溃散了。在六轮猛烈的炮击之后,城头上除了满地的断臂残肢和尸体鲜血意外,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从城头向着城里看去,到处都是惊慌失措四处奔逃的人群。 这场攻城战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跟之前每一次攻城战基本相似。只是几轮猛烈的炮击就让敌人彻底丧失了抵抗的勇气。 这个结果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却让那些第一次担任主攻任务的国民警卫队的士兵们不太满意,因为他们没有合适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勇武,证明他们也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城已下,只剩残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