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巧舌如簧说诸葛

杂家宗师 255 作者胖一点 全文字数 2815字
马府东厢房 马晋和诸葛逸相对而坐,老头一脸严肃的盯着马晋,想要听听这位年纪轻轻的马御史,到底有何高见。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见气氛有点凝重,马晋先给诸葛逸倒了杯茶水,毕恭毕敬的将茶杯放到老头右手旁。 马晋主动敬茶,多少冲淡了一些紧张的气氛,马晋见气氛和缓下来,才缓缓坐下。 马晋并未上来和诸葛逸说话,反而笑呵呵的一直看着旁边正在查验医书的丁池。 诸葛逸搞不明白马晋这是到底卖的什么药,刚要开口询问,马晋突然转头对诸葛逸问了一句,看似有些不相干的话。 “老爷子,丁兄今年年岁几何了。” 诸葛逸没跟上马晋这指东打西的思路,一下子被问懵了,愣愣的回了一句。 “三十一。” “很好。” 马晋很满意老头的配合,愉悦地眯起了眼,又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丁兄还没成家的吧。” “……嗯。” 诸葛逸闷闷应道,老头好像有点知道马晋要说什么了,脸色有点不好看。 …… “您看看,您看看,老爷子,不是晚辈说您。 这丁兄已是三十而立的年纪,搁乡下都快当爷爷了,如今却还没有娶妻成家,虽是我们都知道您是要磨练丁兄的医术,但也不能枉顾人伦呐。 孔圣人还曾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呢,您也不能光领着丁兄满天下的云游四海,而不考虑给丁家留个血脉啊。” 马晋脸上顿时充满了痛心疾首,对着诸葛逸一通埋怨。 诸葛逸被马晋这一通抢白,张开嘴想要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得呐呐无言。 脸上青红交错,看着不远处的丁池,眼中闪过羞愧内疚。 …… 马晋一直在关注着老头的神色变化,见状连忙趁热打铁。 “老爷子,其实这丁兄还好说,虽然年纪大点,但凭借他这一身好医术和您老的名头,找个好亲事,并不算什么难题。 但祈姑娘这就不好办了,眼下祈姑娘二九年华、正值芳龄,风华正茂,明**人,那自然没什么问题。 但您老可别忘了,这小姑娘就好比是这四月春时的娇艳鲜花,那可是丝毫不敢耽搁的,如今不给祈姑娘寻摸个好人家,等过上几年,成了老姑娘。 说句您不爱听的,给人做小妾,都得看人家愿不愿意……” 话没说完,一杯水冲马晋兜头泼过来,祝虎连忙闪身挡在马晋面前,但还是残留不少溅到马晋身上。 啧,到底这小娘们还不傻,泼的是温水…… 马晋拨开挡在身前的祝虎,随手掸了掸衣服上的水滴,看都不看美目圆睁瞪着自己的俏医娘,继续给诸葛老头添油加火。 …… 马晋看着低头沉思的诸葛逸,接着和老头“推心置腹”。 “老爷子,晚辈这里有几句掏心窝子的心里话,您听听是不是这个理。” “说。” 诸葛逸抬起了头,脸色平常,只是声音带着些许嘶哑。 一旁丁池和祈千鹤面露担忧的看着诸葛逸,刚想要说什么,被诸葛逸拦住了。 马晋也被老头的模样,弄的有些得慌,悄悄冲祝虎使了个眼色,祝虎心领神会,脚下微微挪动,挡住了马晋的大半个空档。 人身安全得到保证,马晋心情略安,旋即满脸真诚的看着诸葛逸。 “老爷子,您的事迹晚辈也有几分了解,一生未曾娶亲,无子无女一辈子,后来收养了四个孤儿做徒弟,传授衣钵,对丁兄他们来说,您老是亦师亦父。 老爷子前两位高徒,晚辈无缘,未曾得见,但老爷子和丁兄、祈姑娘的平日相处,晚辈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瞧得出来,你们师徒情谊极深。”
马晋评书技巧可不是白练的,几句话说的真情实意,起码现在,诸葛司徒都被马晋的话感染了。 想起了以前师徒生活的点点滴滴,诸葛逸更是想起了逝去的大徒弟和二徒弟,双目含泪。 …… 此时此刻,气氛正是热烈,如果不趁热打铁,马晋就是脑子进水了,还他妈是海水…… “之前晚辈和您聊过,您带着徒弟们云游天下,奔波四方,一是为了增长见闻,二是为救治普天下的百姓,您每到一处,都会义诊,穷苦百姓,分文不收。 说真的,抛开别的不谈,您的大仁大义,着实让晚辈佩服,这也是您屡次三番戏耍晚辈,晚辈也不生气的原因,因为您老是个心地善良的长者。” 这句话算是马晋真正的心里话,绝对得肺腑之言。 如果不是真正敬佩这个面恶心善的老头,马晋就是脾气再好,也不会任由一个老头欺负。 还有那个俏医娘祈千鹤,别看马晋天天逗弄人家,其实心里对这小姑娘挺有好感的,听丁池说,他这个小师妹,擅长女科(妇科),经常帮女人生产。 古代女人生产很难,相当于生死关前走一圈,顺产还好说,但万一难产,随时就可能一尸两命。 丁池说,光是从这小姑娘手里救回来的婴儿,就有七八个之多。 单从这一点,马晋就当祈千鹤的那些恶作剧,是小女孩耍性子,晒然一笑,并没放在心上…… …… 马晋这话一出,诸葛逸脸上浮现出笑意,那是被人认可的欣慰和愉悦,但老头也听出马晋这话应该还有下文,静静聆听。 果然,马晋前边那些话不是专门捧老头的,而是在做铺垫。 “老爷子,从一个医者来说,济世仁心,您当之无愧,但从一个师父乃至是父亲来说,您是不合格的。 是,您救了很多人,别的不说,这次兖州瘟疫,没有您老在,恐怕最少几千人为此丧命。 但是,老爷子,您也得为您这两个徒弟想想,居无定所、风餐露宿,这是他们想要的吗? 丁兄难道不想老婆儿子热炕头,每日回家,有人奉上热水热饭,不用再操劳奔波。 祈姑娘也不可能没幻想过,以后自己的夫婿是什么模样,夫妻二人会生几个儿女,一家人和和美美。 而不是现在,前去治瘟,都有纨绔恶少上门强掳。 老爷子,这么想想,也许您自己是不是有点自私了……” 诸葛逸被马晋问的哑口无言,满面羞愧,而祈千鹤不忍师父心里难受,娇声坚定道。 “师父,你不要听这厮胡说,千鹤今生不嫁,就陪着您。” 旁边的丁池闻言,刚想站出来附和,就被马晋一声大吼给怼了回去,眼看胜利将至,马晋又岂会让它溜走。 “你们两个闭嘴,现在不是你们表孝心时候, 老爷子今年已经年近古稀,就算养生有术,身体也走了下坡路,你们以为是孝顺,其实是害了老爷子。” 二人被马晋骂的抬不起头,呐呐败退。 …… “好了。” 一声苍老嘶哑的声音止住了马晋对丁、祈二人的狂喷,诸葛逸看向马晋眼神满是复杂。 “后生可畏啊……” 老头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也不理两个徒弟,留下一句话,背着手走出门外。 “今天老夫乏了,大人有什么事,明日再议吧……” “耶!” 马晋兴奋的以拳击掌,事情成了,老头这意思明显松动了。 啧啧,咱老马这口活,依旧犀利啊…… …… ps:世界杯揭幕战了,看球~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