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红衣女子

证道三千界 116 作者悲风伤月 全文字数 2339字
愁云惨淡,无星无月,迷蒙夜色下,一群人行走在空旷寂寥的街道上。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这群人带着鬼脸面具,穿着黑色衣服,露在外面的皮肤异常惨白,丝毫血色也无,他们慢慢的走着,没有传出半点脚步声,宛若幽灵鬼魂一般。 一边走着,一边还往外面洒着死人用的白色纸钱,纸钱上的鬼脸图纹各式各样,喜怒哀乐,不一而足。 而在这群人的中间,还另有四人抬着一架像是迎亲用的红色轿子,衬得四周环境愈发阴森诡异。 夜风拂过大红锦缎织就的布帘,高高掀起,顿时便见得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坐于娇中。 女子穿着一袭血红色的流仙裙,上面绣着繁密的金丝花纹,纤腰细细,不堪一握,青丝如瀑,光可鉴人,容貌亦是妖艳惑人到了极点。 烈的像火,艳的像血的红唇微微上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嗓声如银铃般勾魂摄魄,腔调却诡谲莫名,令人心底发寒。 此时此刻,红衣女子怀中正抱着一个五弦琵琶,盈润如玉的手指轻轻拨弹着。 村子里,一个个人影打开房门,自街巷里走出,动作僵硬的宛若提线木偶,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好似丢了魂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跟在了红轿后面,不知觉的长着嘴,发出鬼哭狼嚎之音。 少顷,红衣女子素手垂落,停止了弹琵琶的动作,隔着帘布,轻声问道:“这一次,拢共有多少人?” 沉寂了片刻,一道静如死水般的嗓音自外面传了回来:“回大人的话,拢共二十三人。” 红衣女子煞是好看的黛眉微微一蹙,轻叹道:“这么少么?” “阿娇妹子这一叹气,真是叫为兄听得心都快要揪起来了,可是尊者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吗?” 轻佻浪荡的声音骤然响起,悠悠传来。 红衣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冷色,淡淡的说了一个“停”字,整个队伍顿时犹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停了下来。 掀开帘布,红衣女子抱着琵琶,自娇中走了下来,目光向着前方一颗大树望去。 只见前方大树顶上立着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身材极高,颇有一种挺拔卓越的意味儿,但那没有一丝血色的惨白脸庞,阴冷深沉的眼神却是让这意味儿大大折扣! 红衣女子目光一凝,抚唇娇笑道:“这大半夜的拦人去路,奴家还当是谁呢?想不到是闻人大哥你呀?” 复姓闻人,名秋泽的中年男子深情道:“除了你家闻人大哥,还有谁会这么尽心尽责,守在阿娇妹子的身边,当这不要钱的护花使者呢。” 语气一顿,闻人秋泽又瞥了一眼红轿后面的人,继续开口。 “附近的村子早就听说红衣女鬼勾魂摄魄的事儿,已经吓得逃散了大半,只剩下这些血气衰败的孤寡老弱,阿娇妹子,不是为兄说你,像这些普通人,不知要多少才能凑齐一快血元灵石的需求量,远不如猎杀那些血气纯厚的江湖中人来得快。” “不过也是,你才入‘百鬼’不久,有些门道不太清楚,也是理所当然的。”
红衣女子眼帘微垂,语气微冷道:“闻人大哥若是来说风凉话,寻奴家开心的,恐怕是走错了地方吧。” 摇了摇头,闻人秋泽轻叹道:“你真是错怪为兄了,为兄又岂是来说风凉话的?只是不忍见你受罚而已,毕竟血焚密咒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红衣女子娇躯一颤,轻咬着殷红的唇瓣,沉默了一会儿,柔声道:“闻人大哥既然不是来寻奴家开心的,难道是来帮助奴家的不成?” 闻人秋泽微微一怔,抿了抿唇,意味深长的说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 话尤未已,一只展翅足足有脸盆大小,双目猩红的异种蝙蝠从远处飞了过来,落于闻人秋泽的肩上。 闻人秋泽止住了口,食指点在蝙蝠的脑袋上,半晌后,收回了手,唇角一翘。 “瞧,我的小宝贝们又找到了两个血气旺盛的猎物呢。” ...... 残破不堪的义庄中,苏玉楼盘膝而坐,指尖捻着一张白色纸钱,纸钱上鬼脸狰狞,怒目圆睁,好似充斥着万顷江水也洗刷不去的怨毒,仇恨。 “冥钱铺路,百鬼夜行?” 关于这个鬼脸纸钱,小和尚已经与他说过了来历出处,据传是“百鬼”组织的特殊标识。 “百鬼”组织是近几年来,益州,荆州一带新崛起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共约百人,实力从先天到大宗师不等,至于武功路数,皆是以诡秘莫测著称。 “百鬼”组织的人,通常有一个“昼伏夜出”的古怪习性,且喜以鬼脸纸钱开路,每逢朝阳初升,他们便好似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无踪。 江湖上素有传闻,说“百鬼”组织的人是阴曹地府里的恶鬼,每逢天明,便又会回到阴间里去。 苏玉楼自是不信这荒诞不羁之言。 眼下这个村子不大,红衣女子,闻人秋泽两人距离义庄也不算远,故而他们两人的谈话,苏玉楼是听的清清楚楚。 哗哗哗...... 顶上传来了密集而又嘈杂的响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义庄团团围住了一般,透过半开的门窗,隐隐可以瞧见无数红光快速闪过。 蝙蝠! 而且不是普通的蝙蝠,每一只蝙蝠皆有脸盆般大小,正是这个鬼玩意儿发现了苏玉楼二人的存在。 “里面的二位,是你们自己出来呢?还是让我请你们出来呢?” 阴冷肃杀的声音蓦然响起,在虚空中回荡开来。 小和尚轻叹道:“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僧这运气,真是够倒霉催的。” 苏玉楼扔掉鬼脸纸钱,他向来不以侠士自居,等闲情况下,也不会自找麻烦,大家若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便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既然对方想来寻他的晦气,他也不会畏怯逃避。 修行,修心,修为越往上走,越是注重心灵境界,遇事不思进而思退,还走那门子江湖?趁早丢刀弃剑,回家搬弄锄头好了。 提起纯钧,苏玉楼长身而起。 “小师傅,走吧,咱们出去会一会这些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