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好色赋(完)

重笙 0 作者心渔 全文字数 2349字
一直以来,十三都有一个不大好说出口的担忧。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按照女儿像爹儿像娘这种说法,他隐隐觉着自己两个儿子在挑媳妇这件事上,很可能要犯以貌取人的毛病,一言以蔽之:好色。 证据么,就是文笙当初似乎对钟天政那个小白脸颇有好感,要换一个丑八怪那么心狠手辣,文笙早把对方连根拔起了,钟小白脸作了一回又一回,文笙那个手下留情啊,现在想起来,他心里还酸溜溜的呢。 文笙后来会对十三爷另眼相看,还不是因为自己在赤月村刮了胡子,她看自己长得不赖么? 要不她怎么那么喜欢戳自己的酒窝? 虽说儿媳妇漂亮些没什么不好,最起码将来孙子辈也跟着受益,可十三更希望儿子能像他这样,找的媳妇不但才貌双全,最重要的是脾气相投,能同甘共苦,那才不枉来人世走一遭。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直等到大闺女成了亲,两个儿子也有了心仪的对象,没等十三松一口气,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他才十六岁的小女儿陆呈枫看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白脸。 陆呈枫和对方是在游园会上认识的。 说起游园会,就要说说这二十多年大程的变化和乐师学院的发展。 二十年间没有战事,只这一点就够李承运稳坐皇帝宝座永载史册的了,更何况他减赋税轻徭役,整顿建昭帝的旧臣不手软。军中有纪南棠坐镇,江海上贸易十分繁荣,加上老天作美。这些年各处风调雨顺,年轻的大程已经渐现盛世之貌。 至于乐师学院,幸好当初建的时候李承运御笔一圈,给划了这么大的地盘,现在看看真有先见之明,学生一年多过一年,甚至有远渡重洋慕名而来的。 每年七月。乐师学院都会举行声势浩大的游园会。 举国乐师齐聚一堂,以乐会友。 从懂事起,陆呈枫差不多每年都会到游园会去玩耍凑热闹。有时候是跟着哥哥姐姐,有时候是叔叔伯伯亦或几个师兄带着她,今年她自觉长大了,二师兄林念北一时没看住。她换了身打扮。脚底抹油溜走了。 陆呈枫不爱看斗乐,游园会开始好几天了,她知道哪里最好玩。 学院西南靠近青泥山的角落有群人在和着乐声喝酒唱歌,喝到酣畅时大家载歌载舞的,认识的不认识的,谁去加入都可以。 陆呈枫很喜欢这种热闹,一个人跑了去,躲在花树丛中。伸长了脖子探头控脑地张望。 她瞧见不远处一个年轻人拿着酒樽被人拉下场。 他穿了件玄色外裳,腰间金带一束。衣领袖口绣着大朵的祥云,头戴金冠,衬得长发乌黑,双眉飞扬入鬓,眼睛熠熠生辉,大约是喝了不少酒,离席的脚步还有点踉跄,挥臂转身间衣袖飞舞,道不尽得潇洒飘逸。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他笑得可真好看,神采飞扬的,那一瞬间陆呈枫几乎不能呼吸,就觉着阳光只洒在这个人身上,他连头发丝都在闪着光。 陆呈枫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 “二师兄,二师兄!你快来,那个人你看到了么,你快去欺负他呀。”
啊?林念北莫名道:“我为什么要欺负他,这小子惹你了?” 要知道,林念北长大之后虽然不再是受气包了,脾气却是所有师兄弟里头最好的一个,除了那讨厌的谭吉宝,在学院里面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没有呀,你欺负他,我就可以出面抱打不平,然后和他认识了。” 林念北吓了一跳,小师妹这想法……好生古怪。 “不行啊。不是二师兄不帮你,无事生非,持强凌弱,要叫师父知道了,非罚我不可,师兄受罚不要紧,就怕师父向来明察秋毫,连小师妹你也一起罚。” “那,那可怎么办?”叫他一说,陆呈枫也有些担心了。 果然能制住小师妹的只有师父,林念北摸了摸下巴,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可以去找杨叔叔帮忙,杨叔叔有的是办法,他的话万一师父知道了,也不会生气。” 陆呈枫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杨叔叔和沙妮朵婶婶刚添了小宝宝,我娘不好意思骂他。” 再说杨叔叔最喜欢陪她胡闹了,对她言听计从的,陆呈枫从小到大闯的祸都少不了他的影子。 就这样,陆呈枫在杨兰逸的“帮助”下认识了那个年轻人。 这么大的事,林念北不敢瞒着师父,很快十三和文笙两口子就知道了。 文笙笑了笑没当一回事,十三却担心得不行,施展轻功悄悄跟着女儿去见了下人,顿时就有了不好的联想。 小白脸,坏心眼,敢骗他陆某人的宝贝女儿,简直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十三磨爪子抓狂,暗地里给那“小白脸”设置了九九八十一难。 却不想陆呈枫是个胳膊肘向外拐的。 她虽然从小胆大喜欢胡闹,天分却好,既跟着文笙练琴,也随十三练武,还都学得有模有样。 “小白脸”是个乐师,擅长的乐器也是古琴,学的是妙音八法,年纪轻轻,竟有五重之境。 十三越要棒打鸳鸯,两个年轻人感情越好,没多久竟登堂入室,陆呈枫把人带回家了。 “我们家的孩子是不参与朝政的。” “小白脸”肃然而立,恭敬道:“院长您请放心,晚辈对此有所耳闻,既来求娶,日后定会遵照陆将军跟您定下的规矩。” 陆呈枫趴在文笙耳朵上撒娇:“娘啊,您快叫爹爹答应了吧,我想跟他出海去。” 十三和文笙最终同意了这门婚事,不但是因为女儿的话,更因为……能骗过文笙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十三好生失落:“你们娘俩,都是一样一样的,遇见长得俊的,就变得特别好说话。” 文笙闻言“噗”地一声笑,主动抱了抱他:“你呀,脑袋里整天都想的啥,莫不是希望女儿嫁不出去?”她停了停,若有所思:“你有没有发觉他像一个人?” 早发现了,像姓钟的小白脸。十三酸溜溜地想。 文笙神情变得有些怅然,继续道:“有些像瑶华师兄呢。” “……什么瑶华锦华,枫儿要嫁人了,咱们努努力再生一个吧。”(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