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神仙也穿越?

猪八戒异界游 1 作者疯子的人生 全文字数 5801字
净月帝国位处苍茫大陆的最东边,以人美、景秀而闻名于世。 不过净月帝国最为人所知的是坐落与帝国南端的梦幻神山!整个苍茫大陆上盛传着这样一句话“净月迷途在神山,得过且过赛神仙!” 意思并不像字面上那么简单,主要是说净月帝国的梦幻神山是做迷山,人一进去很容易迷失在里面,而后面一句则很难理解,有人说如果能机缘成功翻过神山,便能成为一名举世无双的强者,甚至堪比神仙。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只有神仙才能过得去,或者说,只要你能成功翻过这座山,那么你就已经有了成神或者仙的资本。 也因此吸引了无数的人、妖、魔三族大能前去挑战,试图翻越此山,几百万年来迷失在这里的大能数不胜数,没有人能说清楚进去了多少人,但出来的人却总能让人清楚的记得。 “圣剑无双,百花飞雪”说的便是四位从里面成功走出来的人,剑圣李霸天、无双玉女姬灵夜,百花公主古月静以及有着漫天飞雪之称的朱沉。 也因此造就了苍茫大陆上人界四大霸主门派的诞生。 最早成功走出梦幻神山的剑圣李霸天,在创立圣剑门后一百年不知所踪,但其传下的剑法冠绝天下。 无双玉女姬灵夜在李霸天消失后八百年,成功走出梦幻神山,同样创立无双阁,其传下无枪法决足以和圣剑门一搏高下! 百花公主传言乃是无双阁的传人,不过时间已过几万年,无从考证。 百花宫极为擅长于各种植物打交道,据说修为高深者能借助周围所有植物的生命力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距离现在最近的便是雪宗,却也成立近七万年了。 雪宗以轻身术和幻术闻名天下,传言当年创始人朱沉,能瞬间变化千万道身影,仿佛天地间洒落的雪花能遮云盖日。 但令人费解的是仅有的四个从里面走出来的绝世强者,都在创派八百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里面的情景。 因此也更加体现了梦幻神山的神秘。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几百万人消失在山脉之中,人们也渐渐的感觉到了恐惧,毕竟相比那微乎其微的成功率,人们最注重的却是不算短暂的生命! 而这座传言能成神的梦幻神山变成了一座无人敢进的死亡之山、恐怖之地。 当然至今仍不缺乏自持实力的强者时刻关注着此山。 总之,不管怎么说,梦幻神山,一直是一个谜,一个一直保存了几千万年甚至更久的谜。 ------------------------------------ 雪宗,由朱沉创立至今已传至三十代,平均每代宗主的掌管几千余年,并不是说每位宗主的寿命长达几千岁,相反苍茫大陆的普通人寿命只有两百年左右。 当然,修行之人的寿命确实可以改变的,根据苍茫大陆修行的阶级划分通络、借灵、固元、脱俗、出尘、化劫、悟道、渡劫、飞升。 对九个阶段来说只要修为每提升一个层次,那么寿命便会增加,而修炼到最高层次的强者能够白日飞升,余天同寿,。 可惜,能够在妖魔横行,精怪淋漓,正邪混乱的苍茫大陆安安稳稳的生活或者修炼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能成功的走出梦幻神山一样遥不可及却又有少许希望。 苍茫历9527年5月8日 今天,是雪宗创立七百年来第三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雪宗的上任宗主朱剑天一年前死于魔界万魔窟三十六窟主的合击之下,不得不在今日举行宗主的选举仪式,而前来观仪的各门各派的高手们更是多不胜数。 当年跟随前宗族前去的二十一位宗中高手几乎全部临难,仅一人生还。 不过这并还不能撼动雪宗在三宗之中的领袖地位,而三宗剩余擅长各种术法的玄天宗和擅长镇妖困魔的密宗两宗一直都是以雪宗马首是瞻。 朱惊,便是这位幸运者或者说是比死还惨的倒霉蛋。相信如果让朱惊自己选择的话,他定然不会选择像现在这样活着。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他了。 同样,如果让纵横天地,吃尽天下美味的净坛使者猪八戒来选择的话,他同样也不愿意这种生活。原因同上。 可惜猪八戒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记忆,包括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当然最基本的东西他还记得,比如他叫猪八戒。 而那些个好色、贪财、怕事等等的性格,确实没有改变的。 而朱惊所仅存的记忆就是一些人名关系之类以及一套几乎是印在脑海中的最基本的修行法决,和一些基本常识。 不过遗憾的是,老猪试着按着功法试了试,一点效果都没有,体内空空如也,一点所谓的修为灵力也没有,而且按照朱惊残存的记忆,他这种一点灵力没有的人被叫做凡人或者常人,也有人称之为废物。 幸好猪八戒的性格够开朗,神经够强悍,虽然大脑中一点信息都没有,但是失去了记忆并不代表变成了白痴,八戒依然贯彻着“有觉不睡,对不起社会”的思想,在第一次睁开眼晴看了看身下那柔软的被褥之后,愣神了五分钟,仍然没能想明白自己身处何地,为何而来之时,便猛然倒下,面带憨笑的沉沉睡去。 和猪八戒的悠闲美梦完全不同。 此刻,偌大的雪峰山上无数的人流涌动,不时的远处划过一道美丽的溜光,带着强烈的破空风声降落到山脚下的雪宗宗门口,然后恭敬的行礼起步,在接引弟子的还礼中,踏进来。 ------------------- 白云,蓝天,云层之上,雾气涌动,经过阳光的照射,如同汇聚而起的仙灵之气,闪烁着点点晶莹。 此时,远处两个身材高挑,一身白色纱衣,周身被朦胧的白光微微笼罩着的身影出现在这美丽的雾海之上。 “还有一会就到雪宗了,灵儿,你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万不可做出让师傅危难的事情来,知道了吗?”一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貌美女人轻声的对身边带着面纱的少女说道,脸上却带着些许愧疚。 少女听到对方的话,隐藏在面色后面的一双秀目微微的皱了皱,樱唇微启,清脆而甜美的声音仿佛天外仙曲“灵儿知道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年长的女人伸手抚摸着少女的乌黑垂肩的秀发,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出声劝慰道“灵儿,师傅知道,这么做的确难为你了,可是师傅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算我拿出我们无双阁的整座藏宝阁也换不来雪宗的谅解,而你是唯一能让我们和雪宗的关系得以缓解的人”说到这里,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泛着淡淡白光的面纱下隐藏着的脸庞,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为了天下苍生,我们无双阁必须和三宗搞好关系,不然。。。。哎!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 “师傅!灵儿懂!”甜美的声音充满了忧郁,只是垂的更低的头颅,和那微微涌动的肩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哎!好了师傅不说了。走前面就是雪宗了,我们下去吧!” 说着,踏空而来的两人,陡然加速,闪出一道灿烂的白光消失在云层之上。 ----------------------- “二师弟!二师弟!”睡梦中,八戒仿佛听到某种极为恐怖的的声音,猛然惊出一身冷汗,双手猛然护住一双耳朵,翻身坐起,脱口而出“大师兄!俺老猪错了,那个九转紫金丹藏在俺的。。。” 入眼的是一张美到令人发指的脸,细嫩的皮肤仿佛婴儿般,秀美的五官如同经过无数次的测量过得排列,微露在外的粉白秀颈传来淡淡的清香。 八戒,不,也许此时应该叫朱惊,习惯性的皱了皱鼻子,嘴角处控制不住的流下长长地白色液体,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停住了,一双原本有些睡意朦胧的眼睛登时变得铮亮!瞪得比牛头那家伙的还大。
“二师弟!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修炼,对不对!哼哼!”虽然朱惊的表情让朱雪很奇怪,被对方的眼神一扫,坚固无比的心境竟然生出一瞬间的动荡。 “对了,二师弟!你刚才说什么九转紫金丹,那是什么东西”朱雪美丽而充满灵秀的脸蛋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八戒问道。 “美!太美了!仙女姐姐,可曾婚嫁?”八戒感觉自己的心砰然作响,对朱雪的言语丝毫没有入耳。 朱雪自小在雪宗长大,至今未出过宗门一步,何时见过如此情形,顿时小脸通红,猛然一脚踹在八戒那抬起的脑袋上,双手掐腰,指着八戒娇喝道“你个猪精,本姑娘今日看你神魂离窍,魂不在体,才对你和气了点,你竟敢欺负雪儿,看我不打断你的猪腿!”说着作势要打。 “仙女姐姐恕罪!恕罪!”猪八戒近乎本能的双掌并拢,连连作揖求饶。脸上那道深刻见骨,如同恶蛆盘横的伤疤纠结在一起,当真十分恶心。 不过从小一起长大,形同兄妹的朱雪到没觉得怎样,反而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怜惜之情,原本色岔声厉的表情也消失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微红的双眼,滴滴可见的晶莹之物盈蕴其中。 猛然张开怀抱,紧紧的抱住八戒那算得上瘦弱的身体,盈盈地哭泣起来。 香气满怀一直是八戒做梦才能出现的情景,此时突然美梦成真,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谁让怀中的娇柔那甘甜的声音带着能刺穿心肺的痛苦和伤心哪。 老猪自己不得不承认是个无能之辈,想色却没有勇气去色。 伸手拍了拍怀中女孩的秀肩,声音也不在调侃,“雪儿!莫哭,若有悲伤之事,且说来,俺老猪若能办到,定不多言半句” “二师兄,雪儿好想爹爹,真的好想好想!”朱雪哭泣的声音更大了,对八戒的称呼也改正过来,抱着八戒的手更紧了。声音中带着哽咽,却也掩盖不住那种飘然入扉的清脆香甜。 老猪没有办法,只能任其抱着,却也无心思体会那涌入心肺的清香,更没有听出朱雪已经改口叫自己的称谓,只是心中竟也涌现令自己都感到一些差异的悲痛之情。 过了片刻,朱雪仿佛按捺下了自己的情绪,慢慢的松开八戒,站了起来,只是依然双眼含泪的看着八戒说道“二师兄,你不用想法逗雪儿开心的,雪儿也能像师兄一样坚强!” 话一出口,八戒就明白了,原来这妮子竟然将自己的那出自真心的调侃当做安慰,不过也是难怪,谁又能想到,朱惊已经不是原来的朱惊了那。 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憨憨的傻笑起来。 朱雪看到老猪的傻样,顿时心中一轻,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忽然间脸色一变,急声说道“二师兄,快跟我来,无双阁的人竟然还有脸来我们雪宗,今日定不能让她们出了这大雪山!”说着在八戒诧异而遗憾的表情中,拉着他就往外走去。 ------------------------------- 雪宗大殿,坐落在缠绵百万里的大雪山最大的山峰飘雪峰顶。原本如尖锥一般的形状仿佛被人一剑削平,平整而光滑的形成一片几千平方的巨型广场,此时广场之上站满了无数前来观礼的各门各派的修行者,有的是身材硕壮有力,有的是看上去很是柔弱,但精神饱满,气势逼人,不过无一例外,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朦胧的气韵,显然这些都是达到通络境界的强者。 跟在朱雪后面的八戒,面带憨笑的体会着手中传来的那股温柔,窜行在人群之中,向大殿方向跑去。 就在八戒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嗖!”的一声一个全身白衣的俊美青年,出现在朱雪身前。 冷冷的表情,不待朱雪开口,便冲她身后的八戒,说道“朱兄!今日可愿于我一战!” “滚开!白哉!别以为你们万剑归宗有多厉害,我们雪宗可不怕你,只是今日没时间和你纠缠。我们快去,不然让她们跑了”说着朱雪不在理会一脸平静的白哉,拉着朱惊就要起步。 “哼!朱兄,你的傲骨哪去了,上次我白哉承认输你一招,今日前来除了奉掌门之命前来观礼之外,就是想和你再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你不会拒绝了吧!” 白哉,何许人也,在朱雪一口道破他的身份之后,偌大的飘雪峰广场之上,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然,也许朱雪的美貌也是原因之一。 白哉,圣剑门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传闻已达到固元后期,而且其万剑归宗功法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曾一人一剑闯入妖界,而且在半月后竟然安全归来,足见其强大。要知道就算某些成名已久的修行者,也没有闯入妖界的勇气和实力。 可是就是如此高强的实力,听其口气竟然曾经败在那个刀疤脸的手下。 “白哉?你是何人为何挡我去路,俺老猪何时与你打过,莫要欺人!”八戒很害怕,因为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让自己感到力不从心,完全和自己不再一个层次上。 在老猪自己看来,眼前这个小白脸说他败在自己手下,完全是想用话拿住自己,好给他一个动手的借口。老猪何许人也,向来信奉“打得过,就往死里打!打不过,就往死里跑!”就在老猪还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的时候。 朱雪突然开口说道“二师兄,二年前他的确败在你的手下,我还在一边看着的,你忘记了?”说完,还天真的看着八戒那张已经有些泛红的脸。 “哦?真是这样?”饶是老猪一脸猪皮也是有些尴尬,使劲给朱雪挤着眼色的问道。 “嗯!”朱雪仿佛没能理会八戒的苦心,仍然点头道。 “呃!!这个,你,你叫什么来着”老猪见计不能施,便装模作样的向前两步,指着一脸傲气的白哉问道。 “朱兄,不用再多说废话了,今日白哉定要与你一战!以雪前耻!”白哉一脸平静,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另其动容。 “哦?白哉是吧,既然你已经败在我的手下,就是我的手下败将,我这么说你不反对吧?”老猪闪烁着目光,顾左右而言他。 话音一落,不待白哉回答,接着说道“那,既然如此,我从来不和手下败将过招的,不信你问雪儿,是不是啊雪儿”说着,转向身后的朱雪,挤眉弄眼的说道,还猛然趴在朱雪耳边小声道“我们还有急事你忘了?快点头!” “啊?哦,是!是!二师兄是这么说过”也许八戒在朱雪耳边低语如此暧昧的动作让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的朱雪一阵失态,俏脸上如同红色的霞光,而恍然大悟的表情,加上一边说话一边使劲点着的脑袋,让所有围观的人脸上露出一阵的笑声。 笑声溅起,让本就脸红的朱雪更加尴尬。 相对于朱雪的表现,八戒就沉稳的多了,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昂声道“你听到了,我有自己的规矩,我也没办法!”,可惜老猪忘记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一件事,能出现在三宗之首的雪宗主峰飘雪峰上的人,那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强者,那耳边低语,当然不可能瞒过他们。 “若是朱兄当真有要事在身,白哉也不好强求,不知朱兄可否定下时日,也算不枉在下空喜一场”白哉平静的说道,似乎对八戒的小聪明模样视若未见。 只是微露疑惑的目光,似乎已经发现了对方的不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