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南天痕

猪八戒异界游 183 作者疯子的人生 全文字数 3434字
现在的段依依完全被魔性控制,无法压制心中的杀念,本体的意识已经完全沉寂。此时看到八戒出现在身前,自然认不出他,于是出手便打。 两股白黑交融已经换成灰色的光芒直冲八戒前胸袭来,此时的八戒显然心中早有准备,脸上毫无吃惊之色,猛的一抬手,一股金色的光芒闪现而出,几乎是在瞬间便出现在身前。 “碰!”段依依双手便爪狠狠的击了在金光之上,发出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一股金灿灿的光芒猛的爆发出来,仿佛威严的佛像端坐于空,天地瞬间变得一片金色,空中弥漫着安静祥和的气息。 段依依脸上狰狞的表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全身因为入魔而变得*的灵力也似乎沉静了下来,慢慢的向体内退去。 甚至就连隔着百米之外的那些围观的人类修者,也个个脸上都露出一丝安详,若有若无的笑意浮现,心中一片安静,刚才因为厮杀而产生戾气也随之消散。 雪儿惊讶的看着八戒头顶上空那盘旋而动的金钹,一股股庄严神圣的佛气不断的散发出来,冲刷着无形的戾气,芳心中也变得平静下来,慢慢的闭上眼睛,沉浸在这难得的安详之中。 八戒却是一副庄严,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捏着兰花,一副悟透佛理的高僧模样。 时间慢慢的过去,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 于此同时,魔界之中。 占欲占据了南天星的身体,正一脸阴笑的盘坐在自己的洞府之中,嘴巴一张一合,一股股青色怨气不断的向体内涌去。 “嘿嘿,真没想到魔界的怨气竟然如此浓郁。看来死有不甘心生怨念的人多得很啊!” 占欲似是很开心的笑着,突然面色一变,跟着五官变得扭曲起来。 “混蛋!还没死吗?!”占欲厉叫一声,双眼紧闭,身上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喷涌而出,其中还夹杂着一股纯净的灵力。 “滚开!离开我的身体!”南天星的声音很是惨烈,似乎正在承受着莫大的煎熬。 “人类!还真是顽强!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有反抗之力!”占据显然再次占据了主动。 “啊!”南天星在拼命与闯入自己体内的占欲争夺着控制权。 “咻!”就这两人胶着之时,突然自身旁空间突然裂开一道细缝,一柄古朴长剑自里面射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大浩瀚尖锐之极的气息,仿佛宝剑出鞘,剑未至,气已伤人。 乳白色的气息出现的同时,那些青色的怨气仿佛遇到了克星,两股光芒接触不时的擦出一道道火蛇。 ‘滋滋’的响声异常的刺耳。 一个一身白衣的俊美青年从空间裂缝之中迈了出来,看了一眼正在苦苦挣扎的南天星,脸上毫无表情,不过接下来,却凌空抓过那柄古朴长剑,光芒一闪直接冲南天星前胸刺去。 这一剑毫无保留的将空中溢出的灵气完全吸收耗尽,看上去似乎和南天星有着莫大的仇恨一般,必将一剑刺死! “该死,南天痕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声音尖锐干涩,分不出是南天星的意识还是占欲的怒吼。 就在剑尖即将刺进南天星体内的时候,突然一股青气从对方天灵出弹出,跟着向洞外逃去。 “想走!去!”南天痕冷笑一声,似乎早就料到是如此结果,手中的古剑瞬间化出一道弧度,堪堪避过南天星的骨肉,‘咻’的一声直接射向洞外冲那股青光追去。 “啊!混蛋,你们两兄弟给我等着!”显然逃出去的占欲吃了大亏,凄惨的叫声在山洞内不断的回荡。 “大哥,谢谢你。”占欲已去,南天星彻底恢复了意识,不过一副虚弱的样子。 “我告诉过你,没本事就别逞能!你死了没什么,但母亲她老人家总会伤心一阵子!跟我走吧!”南天痕面无表情的看了对方一眼,口气很平静,似乎像是在说你吃饭了没有?。若是别人见了,绝对不会想到着两人乃是亲兄弟。 不过话又说回来,南天星和南天痕两人长相倒是颇为相似,不过南天星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而老大南天痕却是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冷表情,倒是有一股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冷傲。 “我知道,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要谢谢你。”南天星对自己大哥的脾气很了解,无奈一笑,缓缓的站了起来。 “走吧!”南天痕说着,手中古剑就势一挥,空中突然再次裂开一道漆黑的裂缝。 “你走吧,我现在还不能回去,雪儿她。。。我要去救雪儿!”南天星口气卓然,一副不容改变的姿态。
显然,南天星被占欲控制了意识之后,并不知道八戒已经赶到了那里,甚至还差点把占欲给杀了,若当时占欲真的死在了八戒手中,那么南天星可谓死得最为窝囊的一个。 “雪儿?朱雪儿?雪宗那丫头?”南天痕迈出的脚步登时一顿,回身问道。 “恩,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所以我必须去救她!”南天星话音一落,已经急不可耐的向洞外走去。 不过显然在自己体内与占欲的争斗,让经脉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只是一步迈出,登时全身剧痛如绞,冷汗瞬间布满全身。 “就凭现在的你?”南天痕的声音之中终于有了一丝感情,不过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事,嘲讽之意展露无疑。 “。。。”南天星没有回答,只是脚下的步伐更加坚定了,强压喷涌在喉的血液,猛提一口灵气,全身闪出一股微弱的光芒。 “噗!”“碰!”南天星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整个人猛的栽倒在地上,一口心血再也压制不住,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你体内经脉受创,还敢强行运转灵力,我有你这么一个弟弟,真是无颜!”南天痕平静了说了一句,跟着单手一挥,一股白光出现在南天星身前,将其包裹着漂浮起来。 光芒一闪,两人同时消失在那被划开的漆黑空间之中,接着似乎一声“碰”的闷响,空间猛的闭合,山洞之中除了地上的一滩血迹之外,彻底安静了下来。 -------------- 半个时辰后,八戒终于睁开了眼睛,随之,空中的盘旋的金钹也不断的缩小,最终化成一股金光消失在八戒天灵之处。 “呼!”随着金光的消失,周围庄严的佛气也消散无形,仿佛根本不曾出现过一般,没留下一丝痕迹,而八戒也是面色一变从那种庄严神圣的表情,再次变回有些呆傻的憨厚样。 “朱大哥!真的是你!”段依依终于清醒过来,恢复了意识,最先看到的自然是近在咫尺的八戒那张独特的刀疤脸,登时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句,跟着一个乳燕归林扑在八戒怀里。 “呵呵”八戒憨憨一笑,挠了挠头。 那股淡淡的体香,不断挑逗着八戒的神经,下体依然有了些反应。 “依依姐,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雪儿也走了过来,不过并没有因为段依依扑在八戒怀里而露出任何表情,反而有些高兴的说道。 “我刚才。。。朱大哥谢谢你又救了依依一次。” 直到听到雪儿的声音,段依依这才反应过来,两百年来段依依和雪儿两人形影不离,早已成了好姐妹,自然知道彼此的心意。 段依依冲雪儿歉意一笑,雪儿也投来会心一笑。 在段依依看来,雪儿与八戒从小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最合适的一对。而自己虽然也对八戒有些情愫,但她觉得那不是爱,最多只是喜欢,而这股感情中最多的相比只是感激吧。 但她自己并没有发觉,在这两百年里为什么会拒绝一个有一个追求自己的人,难道真的是他们不够优秀,不足以让自己的芳心异动?! 段依依不知道,可就连雪儿都能猜出一二。 所以雪儿看到段依依再八戒怀里露出那种幸福的表情,并没有因此生气,反而觉得对方和自己的朱哥哥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 于是,八戒虽然成了香饽饽,但谁也不肯吃! 八戒见两个女孩突然都不说话了,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远处那些修者纷纷朝这里走来。 “这位便是雪宗朱师兄吧,烈火门刀裂谢过朱师兄救命之恩!”一个红发汉子走在最前端,粗狂的声音传出老远。 “呃。。。俺便是,刀裂兄弟客气了。”八戒虽然不明白自己啥时候救过他们,但这种不费力的功劳还是愿意占的。 “哈哈,若不嫌弃,我等向请朱师兄喝上一杯!是不是各位兄弟!”刀裂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几十人,豪爽的喊道。 “是啊,朱师兄可不要推辞哦,要知道刀兄得酒可都是些陈芳百年的好酒啊!我们这些人可都要沾沾朱师兄的光才是。” 这些修者,两百年前也许还因为门派之见,见面之时可能会生死相向,但现在,却一副生死与共,亲如血脉的情景。 从这一方面看来,邪魔的入侵也不全非坏事,最起码解决了大部分人的暗斗和自相残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