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恩怨

猪八戒异界游 2 作者疯子的人生 全文字数 3597字
相对于白哉的冷酷,八戒的表情只能用猥琐来形容 “没空!”老猪目光闪烁,非常干脆的拒绝道,心中却寻思,当俺老猪傻啊,虽然不知道这幅身体以前有多么厉害,但是肯定的是,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和他打,那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也许正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暗自欣喜,想着想着,竟然露出自满的笑意 “哦?朱兄,我不管你如何,三个月后,青山紫云峰,你我当决高下,白哉不耽误朱兄要事!”话音一落,不待八戒反应过来,白哉整个人突然顿时消失在眼前。 “好快!” “恩,不错!不错。没想到圣剑门又出了这么一个年轻高手!”一名老者缕了缕花白的胡须,面露微笑的说道。 不过这白痴也知道的话,顿时引来周围一片鄙夷的目光。貌似高手的白胡老者也不仅有些尴尬。 在众人惊叹于白哉实力的时候,八戒却没有丝毫觉悟,见问题目前已经解决,暗自得意非常。完全没把三个月之后的挑战放在心上,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打算去,何况也不知道青山紫云峰在那里。想到一个比较称心的借口,老猪憨笑一声,猛然拉起朱雪的纤手,道“走吧,你还拉着我跑!” “啊?”朱雪没有明白八戒的意思。 “啊什么啊,不是你拉着我出来的啊!”老猪正儿八经的走回朱雪身后,催促道。 “啊!对!我们快走!不然真的让她们跑了!闪开!”说着朱雪竟然真的使劲拉着八戒向前跑去。片刻间便消失在人群中 ------------------------ 雪宗正殿。 殿内装饰十分简单,青色巨石铺成的地板上随意摆放着几个茶几,座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倒也十分符合修行之人的习性。 此时殿内一名白须老者正背手而立,一身青衫,面色微怒,双目紧闭,而身后或坐或站着几人,有男有女。 而最显眼的确是一位身材高挑,身着白衣的女子,女子看上去面貌秀美,脸上微带歉意的低声说道“彭长老,我今日奉阁主之命代表无双阁前来赔罪,实乃真心意切,绝无丝毫轻视之意,掌门之所以未能亲自登门,确有不得已之苦衷” 彭寿,雪宗五大长老之首,在宗主朱剑天遇害之后暂代宗主之位。为人光明磊落,修为高深,传闻已突破脱俗期进入出尘期,但此时却怎么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心中不禁一阵感叹“哎!还是不能完全脱俗啊,心中已怒谈何出尘!” 慢慢的转过身来,微微张开双目顿时一道精光一闪而逝,脸上的怒色在转身的瞬间便已消失于无形,淡淡的说道“乔副阁主,言重了,贵阁的赔罪之说,我雪宗岂敢承受!” “乔飞鸿,你们无双阁不要欺人太甚,如果不是你们临阵怯战,延后数日才兵发魔界,朱宗主连同二十位弟子又岂能遇害,遭到魔界三十六窟的合力围攻!今日竟然还有脸来我雪宗!哼!”一名一脸荤肉,胡渣满面的大汉猛然站起,几步便来到女子面前,指着她怒道,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思。 白衣女子便是当今无双阁的副阁主,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传闻绝不低于其师姐也就是无双阁的阁主,姬无音。 “五弟!坐下!”一名身传白蓝相间的布衣老者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大汉呵斥道。 “大哥!唉!”大汉一脸不甘,猛的甩手而坐。 彭寿转向已然有些怒意的乔飞鸿轻声道“乔阁主勿怪,我五弟性格鲁莽,一根筋,心中着实藏不住话,言语间多有得罪,望阁主大量。” 老者显然也是有些微怒,一番话说的极为尖锐,却句句赔礼字字属实,让人无可辩驳。 身为一阁之主的乔飞鸿又岂是无能之辈,当然听出老者话中的意思,表面上是代表他三弟道歉,实际上那句一根筋,不也是一种表态吗。 眉头不禁微微的皱了起来,心中暗道,看来这次雪宗之行怕要适得其反了,不禁不能得到雪宗的原谅,从现在的情况看,矛盾会更加激化啊。想到至此,不仅有些焦急。 却是不能不开口,勉强笑道“彭长老这是说的那里话,五长老说的实在属实,让我无双阁无言以对,不过事出有因,当初我师姐正处在破关的重要阶段,我等只能为其护法,因此当时我们只能延迟行动日期,实在不得已而为之,何况谁又能想到魔窟三十六窟主竟然会摒弃前嫌,实在是我们无双阁对不住贵宗,万望几位长老恕罪才好。” “哦?既然如此,贵阁当属无错,又何来恕罪之说!”右手边一位面容绝美,和朱雪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子,秀目微露怒色,愤怒的说道。 说话的正是朱雪的母亲,雪宗宗主朱剑天的妻子,雪宗五大长老中的四长老莱紫。 “这个。。唉”饶是乔飞鸿口舌伶俐,此时也不仅有些哑然。
“各位师伯师叔,不知可否听灵儿说几句”此时一直乖巧的站在乔飞鸿身后的蒙面女子,清脆甜美的声音清晰的响起,上前一步微微弯身到行礼,然后说道。 然后等了片刻,见无人开口反对,便淡淡的说道“当我们得知朱师伯遇害之时,师傅她老人家,悲痛异常,对天洒泪,我们无双阁上下三万五千八百人全部身穿素衣,以慰朱师伯在天之灵,而阁主师伯更是由于。。” 就在此时,乔飞鸿突然出言打断道“灵儿!” 蒙面女子微微转身,对乔飞鸿说道“师傅,让灵儿说下去。” 说完不顾乔飞鸿的阻拦,继续道“各位师叔伯有所不知,阁主之所以不能亲自前来赔罪,实乃因为得知朱宗主遇害之事,悲痛过度,而那时她老人家又是处在破关未成,道心不稳,也因此导致差点走火入魔,至今仍是昏迷未醒,生死难料。”说到这里,隐藏在面纱后面的一双美目也不仅露出点点泪花,声音不禁有些低沉的说道“因此,还请雪宗的各位师叔伯们原谅宗主未能亲自登门赔罪!” 话音一落,整个大殿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雪宗几位长老互望了几眼,眼神中颇有几分原来如此的神情。 “哎!各位长老可容老衲多言几句?”一名面色威严的老和尚,微微叹道。 “宏光禅师,这是说的那里话,您请说”彭寿,听完灵儿的一席话,心中也是颇有几分原谅无双阁的意思,但一想到宗主的逝去,心中那股执念怎么也无法消散,此时听到宏光禅师的出言,忙回道。 宏光禅师,修为深不可测,一百年前已进入化劫期,密宗的长老,地位在整个苍茫无数门派中也是超然。此次受雪宗之邀,前来主持雪宗择选宗主之仪。 “那老衲就多言了,这位灵儿姑娘所说当是属实,老衲之前也曾感应到无双阁有劫难降临之势,可惜最后烟消云散。”宏光禅师,说完,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既然禅师所说,我等必然相信”满脸胡塞的大汉,看了一眼乔飞鸿,开口说道,原本不相疑惑念头在宏光说完后便消失,心中那股怨恨也减少几分。 “呵呵!以老衲看来,无双阁这次虽是事出有因,但也难脱责任,五百年前,我们一阁二宫四门三宗十大门派定下的约定岂是儿戏,希望乔阁主也勿怪,雪宗的怒颜以待。”说道这里面楼微笑的向乔飞鸿点了点头。 “哪里哪里,本就是无双阁有错在先,我们未能按照约定日期派人与雪宗合力守住魔窟入口,让魔界有机可乘,致使雪宗惨遭不幸,实在是我无双阁之罪过啊。”乔飞鸿面带愧容的说道。 “不过彭长老,看在无双阁真心赔罪,而且过失实属无意,再此,老衲想请两派摒弃前嫌,化解这段怨念,不知两位意下如何?”宏光禅师,起身对彭寿等人说道。 雪宗几人脸上都有些微微松动之意,毕竟无双阁此次前来,已经说明了她们诚心,何况眼下大陆的形式也的确不易与其翻脸成仇,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别无他法。 就在几人犹豫间,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哈哈哈哈!宏光禅师实乃神人也,仅仅几句话间,就能化解这段深海血恨,我想朱兄的在天之灵也可安息了,他泉下有知,也应该可以接受。对不对彭长老?想来若是日后我武门与雪宗产生纠葛之时还请禅师多多言语才是啊”另外一侧,一直面带笑容,面冠如玉一袭紫杉的男子,猛然开口笑道。 武休止,武门掌门 彭寿等人听完紫杉男子武休止的话,顿时心中那股微微松动的怨恨,变得更加强烈起来,心中都不仅想到:是啊,如果这般,那日后我雪宗脸面何在!又如何慰藉宗主之灵,以后他派中人如何将我雪宗放在眼中啊。 联想至此,几位雪宗长老的目光都又变得凌厉了几分。 武休止见目的已经达到,心在不仅有些得意:看来雪宗这群老家伙虽然实力不错,可心智就差得远啦。 “武兄,几句话点醒老夫了,呵呵,看来我无绝宫日后有纠葛之时,定不敢请宏光禅师大驾了,还请禅师原谅,要知我宫宗旨便是有仇必报,有血必偿啊,呵呵,禅师勿怪,勿怪才好啊”一名身材消瘦,一脸煞白的年轻男子也跟着阴阳怪气的说道。 无绝宫长老,杜思远显然也不想看到雪宗与无双阁摒弃前嫌,出言附和道,言语中比之武休止的话更加恶毒。 明显在告诉雪宗几位长老,他宏光秃驴明显正在帮无双阁那,你们这群白痴。 彭寿等人在傻,也焉能听不出他们的意思,仔细想来,宏光禅师的话语中当真是有些偏袒无双阁的意思,顿时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