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纠葛

猪八戒异界游 3 作者疯子的人生 全文字数 3580字
“武门主,杜长老,两位之言,着实令老衲费解,雪宗与无双阁之间并无深仇大恨,朱宗主仙逝实乃魔界所为,即便有怨也应属魔界,何况两派相交几百年了友情深厚,岂可因为一些误会便兵刃相见,何况如今苍茫混乱,妖魔纵横于世,为仰我正道,天下修者都应当摒弃前嫌,彭长老以为然否?”宏光禅师依然面不改色,仿佛对杜思远污蔑之言毫不在意。 “武休止,杜思远,你们两宫四门与我们无双阁多有渊源,还请今日不要挑拨生事,何况我阁与三宗之事也定然不是你们所能指画的!哼!”乔飞鸿一脸怒色,一双秀目微露寒光。 “我们只是就事一言,心发感慨,何来挑拨之言,若是我毒宫遭此浩劫,我杜思远拼着万劫不复也定然要讨回公道!嘿嘿!”杜思远一脸正气,朗声说道。 “你!”乔飞鸿看到对方竟然如此无耻之极,却也是无言应对。 就在此时,忽然殿外传来一声娇喝 “对!毒老怪这句话还像是句人话,无双阁!今日你们休想出此殿!哼!”朱雪走进大殿正好听到杜思远的言语,仿佛正中自己下怀,顿时冲站在殿中的乔飞鸿娇脆生生的喝道。 只是那绝美的脸庞上带有的煞气实在不足以掩盖眼神中露出的那股纯真,嘴唇微翘,双眉紧皱,而且一直用力拉拽的八戒脸上带着的那中痴傻之象。 非但没让大殿的气氛更加恶化,反而让众人心中一轻,心中的那股执念也消散不少。 “雪儿,你掺和什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过来娘这边。”莱紫原本是十分怨恨无双阁,但听到乔飞鸿和蒙面少女的解释,心中也是一轻,为了大局考虑倒是真有一手揭过的意思,可杜思远和武休止的三言两语顿时让心中那股怨恨加重了几分,她并不是不明白对方是在挑拨,但却是实在话,如果这仇恨如此轻易揭过,怎么对得起逝去的丈夫。正在挣扎间,看到雪儿那单纯的目光,心中那股挣扎便也消散了,微微张口溺爱的呵斥着。 “娘!爹的仇我们一定要报,你过来,快过来,你看,我把朱惊师兄拉来了,有他在,无双阁肯定打不过我们的”说着,便将身后的八戒推到前面,对自己的母亲说道,脸上却一副有朱惊万事不惊的模样,仿佛眼前的二师兄才是第一高手的样子。 “雪儿勿要多言,到你娘身边去!”彭寿一脸严肃,插口呵斥道。 “哦。”朱雪仿佛非常畏惧彭寿,马上低下头应道,不过向前走了两步,猛然回身,那微红的朱唇放在八戒耳边,吐气如兰轻声道“二师兄,你一定要打他们,帮我出气”然后快步跑到莱紫身边。 “啊,好好”吐气如兰的声音让八戒心中顿时一震燥热,痴呆的应承道。 “朱惊!你师妹不懂事,你还跟着掺和!”彭寿用词固然严厉,但语气却十分溺爱,毫无怪罪之意。 八戒对彭寿的话彷如未觉,仍是一脸痴傻的看着站在对面的朱雪,痴痴呆笑。 “朱惊!”一直一言未发闭眼坐在末位的一名青衣男子,对八戒喝道。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仿佛对八戒此时的表现十分不解。 薛塞,朱惊的师傅。雪宗五大长老排名第三,为人低调。 八戒仍然不言,只是脸上的傻笑却慢慢消散。 “醒来!”突然间,一生暴喝,声音充满了威严与正气,随是震喝,却直入心扉,让人精神一轻,却有几分戾气消失在暴喝之中,只是那震慑心头的声音久久不散。 话音一落,八戒顿时一震,声音中蕴含的那股佛气令自己十分亲切,目光不由得转向声音源头,一个一身袈裟的和尚,双手并拢,站立在那里。和尚皮肤白皙,面容清秀,看上去只有双十年龄,可是总是给人一种看不清的朦胧感。 积善,佛门主持无为的亲传弟子,修为不祥。 随着积善的一声暴喝,一瞬间众人脸上顿时露出安详之势,心中的戾气似乎已经消失。 明显不在此列的只有两人,修为深不可测的宏光禅师和正一脸不解的看着积善的八戒。 “哈哈,佛门积善,修为如此深厚,老衲实在佩服啊,金刚经的确奥妙无穷!”宏光禅师率先开口,话语中也带有奇异的韵律,话语一落,嘴唇微微一张,“临!”却不见有声音传来。 在宏光禅师“临”字出口的瞬间,所有人顿时一震,脸上那股安详消失无影,跟着仿佛都明白了什么,一脸怒色的看着积善和尚。 彭寿正要开口喝问,却听八戒说道“秃驴,你这是何故,为何突然大喊,吓俺老猪一跳,是和居心。”八戒心中似乎对和尚十分厌恶,自己却不知为何,虽然此时并无任何修为真力,虽然那“醒来!”二字,对自己毫无影响。但最令八戒不解的是,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那句话中蕴含的佛气。
“施主勿怪,和尚观朱施主状似入魔,方出言唤醒,对众位造成烦恼实乃无心,和尚赔礼了”说着积善和尚微微作礼,面带微笑,只是低下的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 “积善大师,这是说的那里话,大师实是好意,只怨我们资质愚钝修为底下,未及佛门万一。实是厚颜愧对祖师啊!”一名身穿黑衣,一直自顾吃着茶水的男子,缓缓站起身来,声音平静的说道。 “啊,什么修为不修为的,你绝的对不起师傅就不要乱讲话就是了”八戒显然有些不耐。 “惊儿!闭嘴,还不向绝宗主赔礼!”薛塞双眼一瞪,盯着朱惊喝道。 “俺不陪!俺又没说错,他本来就是”八戒依然毫无觉悟,低声嘟囔着。 “你!”薛塞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转身对黑衣人道“绝宗主万勿和劣徒计较,一年前一战,不知何故,小徒心性大变,老夫待其向绝宗主赔罪了”说着薛塞微施一礼。 “薛长老多虑了,朱嫌侄话虽不中听,但却是实事,为此无痕倒要向积善大师讨个说法,何故趁人之危,殿内具是各派掌门长老,你又何故,胆敢欺人,当真以为我玄天宗如此可欺吗?”绝无痕自进入大殿以来,一直在心平气静,仔细体悟周围的灵气,哪曾想到积善和尚突然施法暴喝,差点将自己道心震荡,顿时一股无名业火燃气,就算没有八戒的那句话挤兑,他也要找积善算算,何况玄天宗和佛门本就互有仇怨。 “绝宗主此话有理,我密宗倒也要问问佛门高僧,这所谓的万善佛力岂可用于欺人。”密宗长老宏光禅师也跟着慢条斯理的说道。 “哦?禅师此言差已,在下看来,积善大师实乃好意,方才出言点醒那一脸痴傻之象,看到女人变挪不动脚的小兄弟,即便多有冒犯,也实乃无心。”武休止面楼微笑的说着,和积善交换了个眼色,其意不言而喻。 毒门,杜思远一眼未发,只是也跟着慢慢站了起来,眼色中带有一股历色。 就连和雪宗矛盾未解的无双阁乔飞鸿也慢慢的转身面对积善一边。脸上的表情依然带有怒色。 两宫四门与一阁三宗的恩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更加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不过显然绝对不会是今天。 雪宗几位长老焉能看不清里面的含义,他们理所当然的站在三宗这边,可惜今日绝不是动手之时,如果在雪宗引起战事,那雪宗的脸,也不用要了,以后宗门弟子谁还能在修行界抬的起头来。 彭寿当然知道这点,向前跨了一步,灌足真力高声说道“怎么?看我雪宗惨变,以欺我雪宗无人吗?哼!” 雪宗剩余的四位长老也跟着站在彭寿身后,面色严肃的看着。 一直算得上和气的大殿,突然气氛便得诡异起来,殿内无风自动,灵力瞬间混乱不堪。 雪儿修为最弱,若不是莱紫护着恐怕此时已经昏过去才算正常。 不过这混乱的灵力,似乎对八戒毫无影响,就在大战似乎一触即发的时候。 “仙女姐姐,你蒙头盖脸,这是何故,不妨揭盖面纱,也好让俺老猪瞧瞧”八戒似乎没有任何觉悟,就在众人面色严峻,情势紧张之时,八戒终于看到了那个一直蒙面站立在乔飞鸿身边的女子,纵了纵鼻子,心中依然肯定,那股直入心肺却完全不同于朱雪的清香,便是从她那里传来,便几步跑到其身前,张口问道。 这一下,顿时让雪宗长老几乎气结,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猛然深吸一口气,胸口起伏不定,正待开口呵斥,却忽然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 “啊!这么热闹,那老叫花倒也来凑凑,哈哈,不知有没有美酒佳肴”一个一身破旧处处沾着肮脏油腻,满脸灰尘的乞丐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仿佛原本就一直在那里一样,没有任何异状,猛然出口的话,让众人不禁面色剧变。 积善和尚面色依然平静,但心中却一阵惊叹,暗讨看来今日的目的达不到了,这老不死的出现,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动手的机会。 “彭寿,见过师叔祖!”彭寿最先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身后的薛塞等人也跟着行礼问候。 “哪来的那么多屁话,一帮废物,丫头你们无双阁打算怎么处理此事!”老叫花呵斥完彭寿几人,便转身对乔飞鸿问道,语气平静,面无表情,着实让人无法看透他的想法。而对一直挑拨的武休止等人确实看也不看,直接把他们当做空气一般。 不待乔飞鸿回话,朱雪猛然跑到老叫花身边,丝毫不嫌对方身上的肮脏,猛的将其抱住,嘤嘤的哭泣起来“祖爷爷,你要帮雪儿,爹爹再也不不能回来了,都是她们!呜呜。。”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