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战妖魔 上

猪八戒异界游 8 作者疯子的人生 全文字数 3822字
寒兰帝国位处苍茫大陆的最南端,与雪宗所在的净月帝国间隔数千万里,两国之间被梦幻神山一分为二。 寒兰帝国归百花宫所辖,从帝国皇帝到满朝文武,几乎都是百花宫的弟子,整个帝国就像百花宫的私产一样。 寒兰帝国的南部边缘地带,一望无垠的老树山林耸立其上,在森林的边缘,一座破旧的城镇坐立在那里。 城镇的名称叫日晖和她的模样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沧桑,仿若见证了苍茫历史的老人一般,静静的注视着远方。 日晖城虽然不大,但却足以容纳几十万人。 此时已是夜晚,几乎所有的门户都已紧闭,白日显得拥挤狭小的道路,此时却空荡荡的,小镇最高也是最古老的建筑坐落在南城,也就是距离森林最近的位置上,南城除了它之外,几乎没人居住,传言因为森林里总是有妖魔侵入到这里,吞噬着灵魂。 但此刻,却有不怕死的人,游荡在这片昏暗、寂静,甚至有些阴森的南城。 “呼,呼”粗粗的喘气声,在这静寂的深夜传出老远,一个纤小的身影急速的飞驰着,不时的回身张望,身后除了黑暗之外,并无他物,跌跌撞撞的身形着实让人不知此人为何如此惊慌失措。 黑影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奔跑的速度猛然加快了不少,双眼紧紧盯着已经出现的那扇红色的大门 微启的樱唇喃喃自语“快啊,紫蓉你快啊,就在前面了,马上就到了,快点,在快点。”似乎正在鼓励自己。 就在此时 突然!纤细的身影前方冒出一股浓郁的烟雾,两个巨大的虚影出现在那里,一个人脸蛇身,却长有双脚的怪物,另一个更为恐怖,人形的身体上却长满了白色的蛆虫,血肉翻涌,双手却如同狼爪,在黑暗中闪着寒光,一颗骷髅头仿佛被随意的按在肩膀上,一双闪着红色光芒的眼睛是唯一有生气的地方,却显得更为恐怖,本应长有头颅的脖子上却冒着浓郁的黑烟,但更为恐怖的是那双眼睛正滴滴的往下流着红色的液体。 “啊!”一声尖叫,正在慌张逃跑的身影,也许是本就惊慌失措,被突然出现的两个怪物吓的一声尖叫。 寂静的夜晚仿佛被这尖锐的叫声打破了,无数个黑色的烟雾飘散着向这里聚集过来。 而那不远处红色朱砂大门后面,就是南城最高的建筑,此时这四层楼高度的尖塔周围突然浮现出一道白色光芒,无数的怪异符文映现其上,光芒如同一股气墙,将塔与周围的黑气隔绝。 黑色的雾气一旦碰触到白光,便会“嗞”的一声,冒出一股烟雾,和一些钻人心肺的尖叫声。 塔周围形成的白光,已经将拿到纤细的身影和她周围的怪物照的明亮起来,身影也逐渐显出面貌,一头乌黑的秀发有些凌乱的飘散着,也许是恐惧的原因,脸色有些苍白,紧紧咬着的嘴唇已经有些血色,香汗正在顺着精美的五官向下流淌,手中拿着一柄白色的短剑,上面带着一些红黑的液体,显然它曾浸过妖魔的血液。 紫蓉很害怕,也很后悔,也许不该和师兄怄气,独自出来追击那重伤的妖魔,妖魔虽然成功被自己所杀,但是却引来了更强更多的妖魔。 一双秀目不由的飘向不远处的高塔,那泛着刺眼白光的高塔却更加让自己感到了绝望,那是由百花宫那些修为高深的人联合建造的金塔,是用无数的灵石砌合而成的,上面刻有百花宫威力巨大的降魔阵法。 此时阵法自行启动,但这正说明,妖物的强大已经到单是灵石之内所蕴含的灵力不足以抵抗的地步。 又是几股黑雾慢慢消散,几个妖魔正慢慢的显出本体,一步一步的冲着身形有些颤抖的紫蓉走了过去,隔着老远便可闻到那股腥臭之气。 。。。。。。。。。。。。。 塔内,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正剧烈的挣扎着向外冲去,但身体却怎么也无法动弹“放我出去,求求你们,救救我师妹吧,求求你们了,百花宫的道友们,看在我紫灵宫几千年来忠心耿耿归附与你们的份上,出手求求她吧”声音中充满了哀求和痛苦。 “哎!宏兄,不是我们不想出手,实乃是此时塔外妖魔强大,已经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一名白衣青年,哀叹道。 “那,放我出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妹死在我面前啊!放开我,求求你们”年轻人依然哀求道。 “护体阵法已经自行启动,足以说明外面妖魔的强大,此时若是开门,放你出去,那妖魔就可能趁机而入,到时我们这几十位道友怎么办”白衣人说着看向周围或坐或站的一群人。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慢慢向前一步,樱唇微启道“白木师兄,雨欣以为谢宏师兄所言甚是,我们身为正道中人,除魔卫道乃是理所当然,若是此时我们苟且与宝塔之内,眼看着紫蓉道友被妖魔所害,那我们修行悟道,又有何用,各位道友,你们以为那?”女子一身紧身青色纱衣彰显出那凹凸有形的身行,声音清脆而甜美,言语却是正气浩然,用词尖锐,几句话便说的众人有些脸红耳赤,自觉羞愧。
倩影一转,再次说道“此乃心魔,若是今日我们见死不救,事后,试问谁能放下心中索念”声音清脆甜美。 “对,慕容姑娘所言甚是,俺铁石同意冲出去救回紫姑娘”说着声音一变,道“俺们这些男人都不如一女子,实乃羞愧,白木师兄,你说话吧。”说着,目光灼热的看着那个叫白木的白衣人。 。。。。。。。。。。。 就在里面商议之时,塔外却是形势危机。 紫蓉那纤细的身影周围,已经完全被妖魔所笼罩,或大或小,十几个妖魔缓缓逼近。 强按心中的恐惧,面容一整,纤手一弹,短剑猛然凌空而立,微微闪烁着白光,紫蓉双眼微合,双手捏着法决,口中念道“赏善罚恶,出幽入冥。急急如律令!”双手猛然斜指而出,短剑顿时白光大作,化作一道流光射向远处一个体型较小一身黑气的妖魔。 “嗞嗞”的声音,在短剑射中妖魔的瞬间响起,仿佛烈火灼烧着湿滑之物。“啊!”随即惨叫声传来,妖魔顿时一阵挣扎,片刻便化作一团灰烬。 紫蓉此时确是面色平静,恐惧之色也消失无形,见妖魔已斩,右手猛然向下一挥,那短剑如同被牵动一般,横向再次刺出,顿时又是一名妖魔死在剑下。 只是短剑之上蕴含的白色光芒已经暗淡,这说明蕴含的灵力已然耗尽,紫蓉也不仅有些气喘,她很清楚,眼前这些行若走肉的妖魔只是最低级的尸魔,并无任何思想意志,只是凭借本能的攻击,也并不会闪躲,但是就算是最低级的尸魔,要斩杀他们却必须有灵力支持,否则普通的凡铁兵刃不足以伤害他们分毫,这也是妖魔最难对付的原因。 一个人的灵力有限,吸收炼化用时过长,可攻击行法却是消耗巨大,只是斩杀两名尸魔已经消耗了紫蓉五分之一的灵力,更何况周围还有十几只的妖魔,他们之中却是有着那些已经产生思想意志的尸妖甚至厉鬼。 但是此刻紫蓉已经顾不到那么多了,娇喝一声“收!”光芒一闪,短剑急速而回,手决急速变幻,灵力涌出,短剑光芒再次明亮。 “去”“嗖!”白光一闪,再次射向远处尸魔,再次斩杀了两名尸魔后,紫蓉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原因是因为之前已经有过一场恶战,灵力本就没有恢复。 眼神中带有少许绝望,看着那些尸魔依然慢慢的靠近,银牙一咬,暗讨道:总会是死,拼了! 说着单手一挥,短剑急速返回,落入手中,身形猛然一弯,冲着最先出现的那个骷髅头长在肩膀上的妖魔冲了过去。 待到靠近之时,短剑猛然光芒大作,“嘿!”娇喝一声,短剑带着白色的光芒砍在骷髅妖魔身上,嗞嗞作响,妖魔似乎毫无所觉,猛然张开大口,一股黑雾喷出,紫蓉紫蓉不敢怠慢,猛然用力,想要拔出刺入妖魔体内的短剑,好抽身而退,可惜事与愿违,一拔却是没能拔出短剑,目光看去,却是骷髅妖魔,已然单手抓在剑身之上。 黑雾已经扑面而来,紫蓉已经不敢犹豫,猛然纵身而退,堪堪避过,而那黑色雾气,却如影随行再次飘来。 脸上闪过惊讶之色,身形一整,双手闭合,道“万法无相,道法自然,除魔净恶!急急如律令!”双手猛然指出,一股白光陡然形成,将紫蓉笼罩其中,如同一团人形的气囊。 道家通用法决,护体神咒,对恶灵的攻击着实有效。 黑色雾气碰触到护体白光之时,急速变淡,随之消失。 但紫蓉的灵力却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勉强打出护体神咒,已经香汗满身。 双手不禁有些颤抖,强撑着再次变换法决,右手中指与食指并拢伸直,左手横立在右手腕处,双手同时向后一拉,骷髅妖魔身上的短剑,噌的一声电射而回,而原本抓着短剑的手爪,被切割而掉,黑红色的液体滴滴的流出。 骷髅妖魔仿佛被剧痛所激怒,那在肩膀不为的骷髅头,一阵晃动,黑色的骷髅张开大嘴“唔唔!”的叫了起来。 此时,紫蓉终于明白了,眼前的骷髅妖魔竟然是有着少许智慧的尸妖,比那些行尸走肉的尸魔高了一级。 脸上一阵无奈,功法运转,体内仅剩的灵力已经不足以在进行一次攻击了,如果没有灵力的支持,对付这些尸魔尸妖根本不可能。 目光不由得飘向远处的朱砂大门,心中虽然不希望那些道友出来救援自己,但却仍有些执念。 大门依然紧闭,“哎!”紫蓉悠悠一叹,她知道,自己这是咎由自取,万不该不听师兄嘱托,贸然闯了出来,但此时已然后悔晚矣。 。。。。。。。。 就在此时,突然原本昏暗的天空,金光大作,金色的光芒完全掩盖了宝塔上闪烁的白光,天地间被照耀的变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恐怖无比的灵力瞬间便充塞了整个日晖城,而金光的源头却正好处在紫蓉的头顶之处。 同时一个杀猪般的尖叫声传来“啊!!” 紫蓉抬首望去,隐约看见一个刀疤脸的汉子正急速下坠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