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相濡以沫

总裁别追我 0 作者容西 全文字数 4269字
苏景渊跟薄凉结婚第一年的冬天,携手去墓地给老爷子烧了周年,说了好半天的话。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最后还是结婚后越发啰嗦的苏景渊忍不住,跟老爷子说“今天就说到这儿吧,您孙子才两个月,不安全,等明年这个时候,我跟大哥他们一家再来看您,还请您保佑我们平安如意。” 又用火钳扒了扒火盆里的黄纸,好让它更快的燃烧。 还没等走,就看见另一边儿台阶上正往上来的三个人,赫然就是他口中的“大哥他们一家”,井岚、查理、林西、跟已经六个月显怀的董婧媛。 “瞧见没,这人就是这么不经念叨。”苏景渊好笑的对身边的娇妻说道,又遥遥的朝他们挥了挥手,等人上来才说:“不是说不方便别来了么,怎么又老远折腾过来?” 查理把井岚放下,井岚才道:“你嫂子非要过来,说难得人这样齐,老爷子看到也高兴,活着的时候没少操心,眼下大家都好,该是第一时间让他看看才是。” 那边董婧媛已经把花供了上去,又拿出纸就着他们之前的火苗儿一起点了,还没开始说话,眼泪就先掉了下去。 薄凉连忙去劝她:“你这怀着孩子呢,来得不易,老爷子看了开心,你别惹他老人家哭呀!” “算起来,这里面你们谁也没有我陪老爷子的时间长,那边那两个不孝子,一个成年累月不见人。一个诈死谁也不见,就我常陪着他老人家吃饭,他还满嘴都是他们俩的好话!” 苏景渊就握拳在唇边儿,略歪了头问井岚:“她这是不是更年期了?” “你才更年期!”董婧媛耳朵灵的很,没好气儿的说:“我就是替老爷子心疼呢,总算把你给熬懂事成人了。” “合着我以前都是禽兽啊?” “那得问你媳妇去。” 苏景渊就看向薄凉,薄凉眨着眼睛,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真是好样儿的。”苏景渊点头夸赞,心话说这就是仗着怀孕了他不敢动她,要造反呢。不过这感觉却是不错。 他就看向林西。拍拍他的肩膀:“听说你小子跆拳道少儿组拿了第一?” 林西点点头。就没了下文。 苏景渊就又拍拍他的肩膀:“好好练,练好了以后谁也伤不着你,这世道,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林西点点头。还是那么一副能少说绝不多嘴的性格。 苏景渊就有点儿小郁闷。问井岚:“这家伙性格比我恶劣多了。我那时候可没这么孤僻。” “稳重点儿好。”井岚如是说道。 “……”苏景渊默了一下,转瞬就哭笑不得,“我现在不止在家的地位低。团体地位也极速下降是不是?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挖苦我呢。” “我不解释。”井岚如是说道。 “……”苏景渊想了想,他小时候就没有一次斗得过他大哥的时候,所以果断闭了嘴。 那边董婧媛已经说完了悄悄话,纸也烧的差不多,就扶着薄凉直起腰,说可以回去了。 苏景渊就问井岚:“你不去啰嗦两句?” “不了,我年年都来,该说的都说完了,新消息你嫂子也说完了,我就是上来给他看看,我如今很好。” 董婧媛就歪头问他:“听你意思是怪我话多了呗?” “嗯,我哪儿敢?” “这个回答真不诚实。”苏景渊如是揭穿。 董婧媛就看向他:“等你媳妇到了我这个月份你就该知道了,有时候脾气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翻旧账就停不下来,恨起来没准儿都能咬你。” 他就歪头问薄凉打了疫苗没。 薄凉想了想,说好想吃樱桃。 苏景渊顿时无语,听董婧媛在旁笑的人美心美。 一路到山下的时候,薄凉问:“要不要来我家包饺子?” 董婧媛当下欣然,说真是好久没吃饺子了,不提想不起来,提起来就感觉要流口水。 几个人就同路回了一号院。 薄凉和面,苏景渊剁饺子馅儿,旁边董婧媛跟井岚在喝茶,还兼职吐槽苏景渊。 “真没想到还能见到我们苏大总裁这么居家的一天,这要是拍个照片传我微薄上去,得死伤一大片吧?” 井岚就说没关系,那意思是想发就发,别忍着。 董婧媛就嘿嘿嘿的拿了手机,一拍,然后编辑了一条内容:今天苏总家里请饺子,不能我一个人眼瞎! 几个人还若无其事的聊了一会儿天,吃了一盘的曲奇喝了一大杯的橙汁牛奶,面就醒好了。 饺子包到一半儿的时候,杨万里就抱着一箱六瓶威士忌上门了,“听说你们家今儿请饺子,别蒙我我都闻见味儿了!” 就自行越过苏景渊进了门。 苏景渊挑了挑眉,关门问道:“你这狗鼻子什么时候能闻这么远了?” “现在不信息时代么?发一条朋友圈都分分钟几百个赞,何况微薄了,都刷热搜上去了,我又不是眼瞎。”他把酒放下,又补了一句:“不过就差一点儿就眼瞎了!” 就跟井岚跟董婧媛打招呼,还顺便跟她肚子里那只还没出世的也同样问了声好,又问林西有没有参军的志向,“……当兵就是深造,别看我吊儿郎当的不靠谱,走后门可准了!” “快省省吧你!”苏景渊无情的打断。 他哈哈哈的笑起来,问他:“你怎么没跟苏太太一起包饺子去啊?” “君子远庖厨。” “我看你剁馅儿的姿势挺标准的!”还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苏景渊当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眼角跳了一下。然后从善如流的说:“看不得我们秀恩爱啊?你也找一个去啊,保准儿到时候你会的比我多。”
“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杨万里诚恳评价。 “你羡慕你拿去!” 薄凉正好把剩下的工作交给佣人,擦干了手走出来,就看见两个人像小孩子似的瞪眼睛谁也不让,当下也是无奈:“快别相爱相杀了,知道你们俩感情好,别炫耀了成么?” 杨万里就非常听话的转开了眼,笑说来蹭饺子。 薄凉让他下回提前打电话说声爱吃什么馅儿,然后拽苏景渊:“老公,我想吃烤肉……” 董婧媛的眼睛也噌的亮起来。 苏景渊对薄凉这种满怀期望的小鹿眼神最是没有抵抗力。说烤肉吃多了不好。但仍是给方立打了电话,结果也没说买什么就挂了,回头说:“去机场接你妹妹呢,没空。” 薄凉就起身去客厅茶几拿了一张单子:“社区超市送货到家!” “……真是拿你没办法。” 然后几个人就在露台架了炉子烧烤。 旁边是电热器。脚下是地暖垫子。再加上冬日晌午的太阳高照。倒也没有多冷。 正一边烧烤一边吃饺子,男人喝酒女人喝果汁,听杨万里畅谈昨天看的电竞节目。难得的夸苏景渊在这方面眼光独到,看中的战队都赢了。 就听陆观观的声音从别墅那头传过来,欢快的把姐啊,姐夫,大哥,大嫂的喊了个遍。 杨万里懵了半天,看有人大包小包的走过来,吓了一跳似的:“我靠这谁啊?!” “我妹妹。” “我小姨子。” “……”杨万里不明觉厉,“你什么时候由妹妹了啊卧槽!” 啊对,是的。 杨万里知道苏景渊找到了她并且已经板上钉钉结婚领证的时候,已经是蜜月结束回国之后了,所以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世相关。 薄凉也不打算多说,那边苏景渊就吭他:“说多了你也不认识,反正就是我媳妇的妹妹,我的小姨子。” 就回头跟佣人说再多搬两张椅子出来。 “哎呀你们难不成是知道我回来才这么丰盛的嘛!”陆观观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到了露台边儿上就直奔饭桌:“真心想念地沟油!” “……”众人默。 她看着餐桌直搓手,都等不及佣人拿餐具,就直奔室内自己去拿。 拿了两双,分给方立一双。 苏景渊对着方立做“请”,还问:“你们俩有没有趁我跟我太太顾不上的时候偷偷注册?” “绝对没有的老板!”方立当下表态:“我是不会错过您这个大红包的,放心!” 苏景渊就朗声笑了一下,戛然而止,指着椅子说:“你可以坐了,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你能换个身份。” “快坐快坐!”陆观观拉着他坐下,就像听不懂苏景渊话里的暗示一样。 京城的冬天也像孩子的脸,上午天气好的跟老天爷送的礼物一样,下午就黑云压城,到了傍晚直接下了雪。 一号院许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除了喝醉酒被苏景渊喊他们家人带走的杨万里,大家都是捧着热腾腾的饮品在落地窗看雪。 陆观观对雪最不新奇,因为她是北方人,冬天最常见的就是雪,没过膝盖的厚度经常有。 董婧媛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喊苏景渊去一边儿私聊,回来的时候就多了那么一点儿什么,没有先前那么惬意了。 她还不算什么,苏景渊比较明显。 薄凉有点儿在意,伸手握上他放在膝盖的手,也没多问,就那么握着。 苏景渊就笑了起来,抬手揽着她的肩膀搂进怀里,帮她整了整披肩,声音低不可闻的说:“夏灵暖死了,尸体在泰晤士河发现的,胳膊上满是针孔……” 薄凉握了握他的手。 他侧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并不难过,只是感到时光可贵,我跟你错过了那么多。”伸手抚上她的小腹“从来没想过会这样幸福……” 次年三月,董婧媛试管受孕产下一女,众望所归,取名井月。 同年盛夏,薄凉产下华成继承人,落地身价便是几十亿,第三年冬至,再产下一女,圆满的凑了一个“好”字。 只是苏景渊时常抱怨,有了孩子二人世界的时间被占去了一半儿,尽管进口奶粉买了一大堆,就是拗不过自己的老婆。 其实他觉得肉乎乎的摸起来挺好的,只是依旧拗不过自己的老婆。 曾经那个三天两头儿就上娱乐头条的苏景渊,如今还是三天两头就上娱乐头条,不过内容却是从从前最风、流的人变成了当下屈指可数幸福指数最高的人。 虽然苏太太的新闻不常有,但凡有必跟苏景渊同时,比如两人逛超市,雨中漫步,更有背着老婆一路甜蜜说笑的新闻,这几年来越发嚣张,尽管一再表示不是存心上报,但经常就把单身狗们虐的猝不及防。 两个人已婚四年,孩子都两个了,还整天甜蜜的像对儿恋爱期的高中生。 两个人已婚六年,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还动不动被媒体抓到甜蜜的跟热恋期高中生似的。 到了第九年,当年被虐的猝不及防的单身狗们已经为人夫妻,为人父母,更有甚者孩子都上了小学,两个人依旧那样恩爱。 不知道是第几年的初雪之后,薄凉挽着已经人到中年的苏景渊,悠然漫步在落了满地金黄的银杏大道,想起那年春初的相遇…… 他一身深蓝色条纹西装,身姿卓然,用一种春天般和煦的表情,温柔的问她:“无家可归了么?要不要跟我走?” 他成了她一生的归宿。(未完待续。。) ps: 撒花!完结! 谢谢你们一路支持!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