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大结局

作者最爱喝椰奶 全文字数 4079字
四年后,沁阳逍遥谷内,三座木屋拨地并立,屋前,是一块菜地,种着许多家常菜,绿油油地还沾着露珠,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七彩光芒,犹为惹人怜爱! 而屋后,却是一片药材地,药材地旁边,却是一片开得正盛花海,雪白艳红交错,花蕊中沾着晶莹剔透露珠,衬着莹莹的碧绿色与金黄色的阳光,泛着湿润的花瓣显得更加的娇艳起来,微风拂来,花儿摇曳生姿,幽幽的清香,随着晨风在空中飘散,蝴蝶与玉蜂,亦纷纷自右侧的森林中飞来,在花朵上演飞天舞,玉蜂嗡嗡之声,竟好似乐器在伴奏一般! 离森林一旁的木屋,一道淡绿的身影开门而出,踏着落叶走入林中,手中提着一个竹篮子,里面放着香烛并纸钱等祭茜之物,走到林子微微笼起处,已停下身子,那处立着一方墓碑,墓碑上刻着“慈母白静之墓--不孝女白飞飞立” “娘!”白飞飞容貌早已恢复如初,缓缓地在墓前跪下,将篮子里的东西拿出,又点上香烛,插在墓碑前,香烛冒着青烟,在空中飘散,白飞飞又将一些小菜,与米饭放在墓前,低语道:“今日是您的忌日,女儿来看您!” “娘!”白飞飞一边烧着纸钱,一边轻轻说道:“沈大哥他待女儿很好,您说世上男子皆负心薄性,但沈大哥他真的很好,只是您,当初遇到的人不对!” 。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大哥!!”中间那间木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随即又有一阵焦急的男声传来:“百灵!!百灵!!你怎样了??” “我快要痛死啦!!!”百灵一脸惨白,汗水已透重衣,躺在床上,双手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双脚乱蹬,被子已被踢到床下,乱成一团,熊猫儿风风火火的自门外奔了进来! “怎麽办??”熊猫儿想碰又不敢碰,急得原地乱转,百灵惨叫着,忽然,一股热流自下体流出,褥子上瞬间湿了一大片,百灵惨叫道:“木头猫,还不去叫人哪!!你要痛死我麽??” “百灵,你忍忍啊!!”熊猫儿竟展开身法往外奔去,掠至门口,瞳孔一缩,强形顿下身子,只见脚边,一个小小的女童儿,正咬着手指,口水流到下巴上,打湿了蓝色的围肚兜,扶着门框,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奶声奶气地问道:“爹爹,娘亲痛痛!!” “丫丫乖啊!”熊猫儿一把抱起丫丫,摸摸她那黑黑的包包头,又立时冲向外面,嘴里说道:“去白叔家玩会儿!!” “百灵怎样了??”白冰身影已闪至门前,熊猫儿身子一顿,将丫丫扔到白冰怀里,白冰连忙抱住,问道:“是不是要生啦??” “大哥!!”白飞飞已提着篮子走来,急急道:“百灵要生了麽?” “快快!!”熊猫儿拉着白飞飞往房里奔去! “哎!”白飞飞被熊猫儿拽着走,又气又笑地说道:“你让我把东西放下啊!!” “放屋里也一样!”熊猫儿听着百灵那惨叫声,急得眉毛一跳一跳的! “百灵要生了?”沈浪抱着一个襁褓走了过来,白冰眼睛一亮,奔上前去,将丫丫放在地上,伸手抢过沈浪手里的襁褓,看着那可爱的宝宝,伸手逗弄了起来,沈浪无奈的摇摇头,抱起丫丫,望着白冰说道:“你天天都霸占着阿飞,就不能歇一歇?把他让给我一会儿?” “凭甚麽?”白冰横眉,白了他一眼,胡搅蛮缠起来,说道:“这是我外甥!!” “那是我儿子!”沈浪哭笑不得! “是你儿子怎麽啦?”白冰哼声道:“他还是飞飞的儿子呢!!我这个当舅舅的,还不能多抱抱麽?” “不是不能抱!”沈浪道:“你就不能让我也多抱一会儿?” “你哪天晚上没抱了?”白冰怒视他,说道:“我不过白天抱一抱,你就这麽看不过眼啊?怎麽如此小气!!” “好好好!”沈浪苦笑道:“你爱抱就抱罢!!我不跟你争!!”沈浪抱着丫丫蹲到屋檐下去,无奈地看着白冰逗着儿子,叹了口气,晚上?晚上他也要睡觉啊!自己要是把他逗弄醒了,飞飞还不得跟自己置气啊! “丫丫!”沈浪只得逗着丫丫,掏出一块给自家儿子预备的干净帕子,将丫丫塞到嘴里的手指拉出来,给她先擦干净了,再擦擦手指,问道:“手指好吃不?” “好吃!”丫丫又将手指塞了进去! “那给伯伯吃一口好不好?”沈浪笑着逗她! “伯伯。。。吃。。。”丫丫清澈的眼睛,睁得圆溜溜地望着沈浪,又将手指拿出来,看看,有些纠结,最后一副好吧,看你可怜,就给你吃好了的表情,将手指递过去! “丫丫乖!”沈浪大笑,擦了擦她的手,推回笑道:“自己吃啊!” “哦!”丫丫疑惑将手指塞回去! 百灵这一胎很顺,就在空气的温度还未曾完全热起来的时候,便已闻得屋内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伴随着熊猫儿惊喜的大叫道:“生了??百灵怎样了??是儿子还是女儿??” “是个男孩儿!”白飞飞亦是一脸大汗地,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熊猫儿欣喜若狂地接过,犹如珍宝似的抱在怀里,白冰与沈浪皆凑过头去,只瞧见一个小小的,红红的,皱巴巴的婴儿,微微蠕动着,眼睛只睁开一条细细的缝! “我有儿子了!!”熊猫儿大喜叫道!白飞飞已入了屋去! “恭喜!”沈浪抱着丫丫笑道:“又下了一只猫儿!”
“弟弟!!”丫丫扭着身子朝往探去,想要看一看弟弟的模样,沈浪连忙抱紧她,将她的头凑过襁褓,丫丫嫌弃的皱眉,说道:“弟弟,猴子,丑!” “胡说!”熊猫儿眉毛一挑,道:“分明好看得紧,瞧瞧这眉毛?”白冰只瞧见一条淡得几近看不出来的眉毛! “再瞧瞧这鼻子?”熊猫儿左看右看,说道:“这嘴?跟我长得多像哪!!” “。。。。”白冰已经无语了,这甚麽眼神儿?就这副猴子模样,还没长开呢,就能看得出来像你了?自己瞧着,那鼻子那嘴,倒是像百灵多一些,至于眼睛,睁都没睁开,怎麽瞧得出来?这脸型嘛,看起来两个都不像! “我去看看百灵!!”熊猫儿啧啧地看够了儿子,这才抱着他往屋里闯去,两人摇摇头,对叹一声,原谅这心里只有妻儿的臭猫罢! 。。。。。。。 汾阳城朱府后院,一道身穿黄色锦袍眉心有闯的男子,正与一椭圆脸型身着棕色锦袍的男子,在荷池边的一方石桌上下棋! “七七这孩子!”那衣着棕色锦袍的男子正是四年前,接到仁义山庄传来快活王已见过朱七七容貌而归的朱富贵,等他大急归来之时,一切已然尘埃落定,快活王因着白冰内力传音,以假死换取王云梦的谅解,最后竟心生真死之意,又被白冰以一粒九转还魂丹,最犹有一丝气息的拉自死神处救了回来! 醒来后却发现王云梦竟以死殉情,不由得深感震动,白冰出此主意,自然不会是想见两人死去,只不过是想解开几人的心结了,也将王云梦救了回来,而王怜花经此一事,虽然不再想要快活王的命,却也不想看到他,云游天下去了,而王云梦活过来,见到悔过,要补偿的快活王,却无所适从,只得避了开去,只守在怜云山庄,等王怜花偶尔归来,而快活王,经此也看透了,真心悔过,虽然王云梦不给他好脸,却也不恼,与朱七七住在朱府,将快活城交给了方心骑自幽灵宫救回的宋离手上,时不时的去王云梦面前献献殷勤,惹得王云梦要恼了,又灰溜溜的回了朱府,去和朱富贵斗嘴置气,让朱七七没法子,躲到快活城去瞎闹! “甚麽时候,才能长大呀!”朱富贵执白子,落在棋盘一处,吃了快活王几粒黑子儿! “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麽?”快活王落下一粒黑子儿,在棋盘上,形成三虎围峙之势,将朱富贵的白子儿逼近绝路,嘴里说道:“左右还有宋离呢!” “这孩子!”朱富贵道:“不是瞎胡闹麽?你那快活城,都快教她翻了天!” “只要她喜欢,有甚麽不可以?”快活王一子儿又落下,朱富贵盯着棋盘,皱起了眉头,又缓缓的落下一子,快活得意地笑了,说道:“你上当啦!”随即落下一子,吃了朱富贵一子! “兵不厌诈,这招你没看出来罢?”快活得意得很! “是麽?”朱富贵抬眼看向他,又落下一子,快活王有两子被吃,当下怔了怔,朱富贵说道:“商场如战场,这麽点门道都看不出来,老夫不早被人吞并了!” “有你的!”快活王眼睛一亮,自棋盒里摸出一粒,盯着棋盘,忽然一道清脆得犹如黄莺出谷的女声传来:“爹,我回来啦!” 七七回来了?两人同时扔下手中棋子,猛地起身奔向院门那道黄色身影! “我先!!” “我先!!” “她在叫我!! “哼!分明是在叫我!!” 朱七七看着自己两个爹又在这种事上争抢,不由得扶额叹气! 。。。。。。。 十年后,逍遥谷内,一道怒吼声直冲天际:“沈浪!!!”森林中,飞鸟尽数惊飞,余音不绝! 白冰额头青筋一根又一根的暴跳出来,面前站着一大一小的萝卜头,一个七岁的阿飞,一个三岁的女童阿琳,正眼巴巴的望着她,白冰又是愤怒又是无奈,怎麽当人爹娘的?居然自己跑出去游山玩水,将儿女扔给自己,是不是该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白冰欲哭无泪,我宁愿不要啊!!虽然他俩小时候很可爱,但长大了简直是恶魔啊,那魔音灌耳,和那永远问不完的问题,自己老胳膊老腿儿老心脏,可受不住啊,臭丫头臭小子,也不知道尊老麽? 逍遥谷外十里处,白飞飞一身淡绿长裙坐在旋风背上,沈浪依旧一惯秋香色长衫,将白飞飞环在怀里,一手持剑一手拉着马缰,绝尘而去! “咱们就这样偷偷跑出来,大哥不会生气罢?”白飞飞温柔的声音传来! “不会!”沈浪懒懒的回答:“他最喜欢孩子了,正好也可以让他多教教他们!” 白飞飞与沈浪走遍天下,游山玩水的同时,偶尔出手相助受难受苦之人,也遇到过同样云游的王怜花,而王怜花性子虽未大变,但好歹比之以前,要软和得多了,三人结伴而行,等小辈长大,大人老了,江湖上,又是另一番传说,沈飞乃两人第一个血脉,继承了沈家绝学,而沈琳,却被白冰收入门下,继续逍遥派,当然,也未曾厚此薄彼,虽然未曾教沈飞武功,但医术并其它的东西,也酌情的交了一些,免得他行走江湖之时,被人所制!而熊猫儿的几个孩儿,除了丫丫特别教她玉蜂针外,其它的孩儿,只教了些医术罢了,毕竟熊猫儿不希望他们再入江湖是非之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