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无用?的巨剑

作者卷土 全文字数 4430字
五分钟以后, 那名总控制室当中的研究员已经变得有些呆若木鸡: “一号......一号?杜教士好像没死,已经快要到钢铁大厅了。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他沮丧的声音并不大,却在人头涌涌的控制室里面显得格外清楚,因为此时周围安静得可怕,都看到了弥夏失态而铁青的脸色,谁也不愿意在这时候去触霉头。 这研究员显然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事情来打破眼前的僵局,否则的话等待着自己的搞不好就是暗无天日的苦狱,或者说是沸腾着的试验炉子。他急忙道: “不过好消息是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个叛徒,对,好像叫兑泽的死了!” 弥夏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屏幕上的那个红点,那是最核心区域的摄像头发来的信号。那个该死的杜教士,竟然闯到了这样的腹心之地来! “但是,你也将止步于此了。” 弥夏在心中冷冷的道,然后她果断的发号施令: “开启三号闸,关闭十一号,十三号,十六号闸门,将复制体九十四放过去!同时,开始进行刀锋计划,准备释放出那位使徒!” 听到了弥夏的命令,众人顿时惊呆了,隔了好一会儿,一名满脸胡须的研究主管才站起来有些迟疑的道: “一号,复制体九十四是用来反制还没有出现的传奇境界的强者的,现在就动用这张底牌是不是太早了,而且现在真的有必要释放出那位使徒吗?“ 弥夏不说话,直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了过去,当她经过那名研究主管的身边的时候,这名主管的脑袋忽然”砰“的一声仿佛气球一样直接炸裂了开来,方圆五六平方米内都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肝脑涂地。 这时候弥夏才一字一句的道: “执行命令!我要看着杜教士的剑折断!我要看着他遍体鳞伤哀号着死去!我要将他的骨头都做成肥料喂给最卑贱的魔界之花沃索!谁敢干扰我的计划,谁就死!” 有着研究主管的前车之鉴,其余的人立即颤抖着以最快的效率执行命令,按下按键。随着他们的操作,一道一道坚固无比的合金钢大门或是旋转,或是开启,或是关闭......... 杜瑜琦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了一道坚固无比的合金钢墙壁之前,看样子是想要将之强行打开。不过很快的其内部就传来了嗡嗡嗡的声音,然后这扇数百吨重的坚固钢墙就朝着旁边徐徐滑开,杜瑜琦的视野也是随之开阔。眼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金属通道。 而在这条宽阔金属通道的尽头,仿佛感应到了杜瑜琦视线似的,又有一扇合金钢大门徐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巨型大厅,里面全部都是由钢铁打造的。 大厅当中灯光明亮,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背对杜瑜琦,昂然挺立,浑身上下肌肉盘根错节,看起来十分强壮。 不仅如此,杜瑜琦的目光更是迅速被这身影手上的东西给吸引了住了。 因为这身影左手上捏着的,赫然是一个戴着头盔的骷髅头,骷髅头当中的血焰还在不停的翻滚挣扎,赫然正是拉文莱斯亲王的脑袋! 而这身影右手上握持的,便是一把紫色气劲翻腾的巨剑,真.魔剑阿波菲斯! 拉文莱斯亲王再加上真.魔剑阿波菲斯的实力,那是直逼传奇强者的存在,可是在这白发身影的面前竟是一败涂地,不仅仅连真.魔剑阿波菲斯这把强大的武器都保不住,甚至就连自己的脑袋都被生生拧了下来! 他是谁? 似乎是察觉到了远处杜瑜琦的眼光,这白发身影手上陡的发力,将拉文莱斯亲王的头颅生生捏爆成一团血焰,然后猛的转身。 杜瑜琦面上表情无悲无喜,瞳孔却是陡然收缩,从牙缝里面缓缓的挤出了四个字: “索德罗斯!” 紧接着就见到,面前的那白发身影陡然看着杜瑜琦嗜血一笑,露出了白得发亮的牙齿,手持真.魔剑阿波菲斯化作一道流光,对准了杜瑜琦直扑了上来! 可是,杜瑜琦此时也是因为兑泽之死,心中愤懑难当,正需要找地方疯狂发泄一下,也是狂吼一声,一记猛龙断空斩化身龙形气劲,对准了索德罗斯反扑了上去!!! 两人同时化身剑光前突,在这金属走廊当中激烈正面碰撞!在这种高速移动对攻的情况下,比的完全就是对剑道的领悟,出手都是完全依照本能,根本就不容有思考的机会。 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 在短短几秒内,两人就交手几十剑,四下里的墙壁和地面都被飘散的剑气给割裂,甚至这种斗剑堪称是返璞归真,连技能都不敢释放,因为哪怕是瞬发技能,在出手的时候也是有着轻微的停顿。在平时的时候这点延迟或许无伤大雅,但在对方近在咫尺并且出剑如电的时候,这么一点轻微的停顿就能成为胜负手! 不过忽然之间,索德罗斯一个旋身,杜瑜琦挥出的这一剑顿时就落了空。紧接着光芒闪过,杜瑜琦一个后空翻而出,落地以后他踉跄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可以见到从眉心到鼻尖再到下巴,已经有一条清晰的血线冒出,迅速的汩汩流淌出了鲜血,看起来伤势极重极惨烈。 原来杜瑜琦出剑之前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那一剑却已经本能的刺了出去,结果果然落空。 不过正是因为他有所准备,所以在剑出落空以后得以举起了赫斯之骨挡了一下,但索德罗斯是什么人?握持的还是真魔剑阿波菲斯这样的绝世武器,一样的伤到了杜瑜琦!甚至差一点就要将杜瑜琦竖劈成两段。 但此时明明是杜瑜琦吃了大亏,可是他却慢慢的直起了身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然后露出了很奇特的表情,一面摇头一面道: “呵呵,看来我的感觉果然没错,你不是他!你果然不是他!” 索德罗斯正要进攻,听到了杜瑜琦这句话以后顿时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怒吼了起来,但奇怪的是他的口齿很不清楚,就像是刚刚学会说话一样:
“胡......胡说......胡!我,才,是,索德罗斯!” 杜瑜琦舔了舔自己脸上的鲜血,露出了讥刺的笑意继续道: “真不巧,我不止看过一次索德罗斯的战斗,他站在那里的感觉,就像是深不可测的大海,平静当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威严,而他一旦动手的话,则是会在不停的攻击模式当中切换,时而若狂风一样呼啸,时而若雷霆一样瞬间闪亮,时而若暴雨一样席卷大地!“ “可是,在你身上,我只感觉到了暴戾!那种若饥饿野兽一样的疯狂,贪婪与暴戾!你根本就玷污了索德罗斯这个名字,你只是一头被人造出来的复制体怪物而已!” 听到了杜瑜琦的话,面前这个复制体怪物双眼猛然都变得鲜红,从鼻孔当中似乎都喷出了一股一股的血气,他的腰背甚至明显的弯起,面容扭曲露出了仿佛野兽一般的利齿,甚至可以见到,真魔剑阿波菲斯上甚至出现了恐怖的血色气焰,与它本身的紫色气息交缠在了一起。 面前的这怪物,确实只是个索德罗斯的复制体而已,但并不代表着它的实力就弱了!因为零组织在其身上投注的资源十分惊人,甚至可以缔造两个钢铁要塞出来,那么它有什么特点呢? 简单的来说,这就是一个狂战士版的索德罗斯。 当时缔造这复制体的时候,零组织就将之作为一张底牌来打造的,就是专门用来克制很可能出现的索德罗斯本尊。 毫无疑问,只要这个复制体一出场并且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依照索德罗斯我行我素的性格,是一定会见猎心喜,不顾一切与之单挑的,进而就能打破暴戾搜捕团的整体计划。 作为底牌的存在,这复制体的实力当然不会弱,倘若一见面就被索德罗斯一剑砍死,那还起到什么牵制的作用?根据零组织的专家团的评估,这复制体与本尊的战斗肯定会处在下风,但绝对不是一面倒的被打,他甚至有四成胜出的可能! 要知道,这专家团可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他们有收集来的所有索德罗斯的数据,并且是在弥夏面前做出的判断,信口开河的下场很可能就是死! 复制体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此时杜瑜琦要面对的,就是这么一头被激怒的恐怖野兽,也绝对是他遭遇的最疯狂的敌人,没有之一! 面对即将爆发的复制体,杜瑜琦的眼神却很飘渺,他的目光焦点却停留在了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凸起上。 那其实是一个摄像头。 血流满面的他忽然指住了那个摄像头大声道: “我知道你在看!弥夏!我,还有最后一张底牌,你若是能破掉我这张底牌,那么我的命你拿去就是,可是你若破不掉我的这张底牌,那么你们,还有这座地下要塞,就要给我的兄弟兑泽陪葬!!” 杜瑜琦猜得没错,弥夏此时确实是在通过摄像头密切关注着这边的行为,而杜瑜琦在一面说话的时候,已经可以见到他右手握持的无影剑-艾雷诺也开始发出了悲鸣声,剑身上布满裂纹,然后化成了点点光尘飘散而去,强大的能量开始充斥杜瑜琦的全身。 这时候,同样关注着屏幕的一个研究员紧张的看了面无表情的弥夏一眼,急忙道: “杜教士的这一招疑似是变异版本的破极兵刃,可以毁掉手中的武器,暂时获得加成,不过这一招早就被我们收录入数据库中,也做过数据评估,顶多只能与之前的复制体持平而已,而此时的复制体已经进入了暴走状态,会对其产生全方位的压制。” 另外一名研究员道: “我们之前也有收集杜教士的资料,他所穿着的是七伤剑气套,会对拔刀斩进行加成,然而在这个级别的对抗当中来说,拔刀斩出手前的短暂蓄力时间将会是致命硬伤。” 此时又有人按了几下按键,开始读取资料: “而他身上携带的传说级武器也都被调查清楚了,几乎都是从圣堂处赢过来的,分别是无影剑-艾雷诺,聚光剑-破幻者,别云剑-无用。我们已经掌握到了准确的信息,那就是聚光剑-破幻者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已经被杜瑜琦给吞噬掉了,加上他此时吞噬了无影剑-艾雷诺,所以能使用的武器便只有那一把别云剑-无用!“ 弥夏皱眉道: “别云剑-无用是什么属性?” 一名研究员有些嗤之以鼻的道: “倘若杜教士想要将这把武器当成底牌,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把武器哪怕是在八阶武器当中,也是属于威力最顶尖的那一种,但也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自身有两大非常致命的负面效果。” “第一个负面效果是会大幅度降低持有者的命中率!要知道,高手相争,每一次失手都将会给予对方反败为胜的机会,不仅仅是这样,一旦在攻击敌人的时候出现miss的时候,第二项负面效果就会发动,按照百分比来削弱持有者的力量和智力,根据研究削弱幅度在两三成之间,并且持续时间长达十五秒!” “本来攻击的时候出现失手就十分要命了,偏偏这把剑的负面效果首先是让持有者的命中率大幅度降低,还要继续加深失手的效果!所以说这把武器看起来非常强大,可以增幅五成的伤害,实际上背后隐藏的却是巨大的陷阱。“ 伴随着这名研究员的话音,杜瑜琦徐徐的抽出了一把刀刃细长的黑色长剑,正是那把背负着“无用”之名巨剑,别云剑-无用!它虽然是一把巨剑,但实际上剑身的造型却和太刀类似,细长而逼人! 看到了这一幕,那名研究员轻蔑的道: “这就是杜教士所说的底牌吗?呵呵,他不用这把剑,还能在复制体的手下活一分钟,用了这把剑的话,那么三十秒就要一败涂地!”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