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诅咒之主 0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4602字
天空逐渐被光撑开的黑暗之中,传来阵阵低吼,光的扩散越开越快,最后黑暗呈现崩塌之势,一溃千里。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收纳于地狱之中的各种法则狂暴无比,整个亚蓝位面的法则开始不受黑暗之主控制地向地狱注入,刺目的光芒辐照地狱大地,地狱生物大片凋零,即便有剩下的,也在天使的收割下逐渐倒下。 一道何其刺目的光柱从天空落下,将齐蒙完全笼罩,同样是审判之光,这次比之前阿斯提诺瓦身处天界时发动的审判之光强大太多了,虽然齐蒙在这光中没有不少多少异样,但他感觉,光明之主只需一个念头,他就会灰飞烟灭,毫无反抗的机会。 审判之光同样落在了阿斯提诺瓦身上,战场之上出现两道金色光柱,许多天使向光柱飞驰而来,他们环绕着光柱盘旋升起,每一次盘旋,必然在光柱周围留下一条金色光带。 整个黑暗崩塌之时,教皇又恢复了那一脸老态,佝偻着身子,望向前方的两道光柱,神色平静无奇。 墨斯就在战场的另一端,无数的从他身旁飞过的天使,如未察觉他的存在一般,没有一个天使会看墨斯一眼,好似他就是一团空气。 阿斯提诺瓦抬起头,丽色无双的面庞上全是不屈之色,凝望着光柱上端,手中的光之裁决已在低声咆哮,从她离开光明之主的神格那一刻开始,可能注定就会有这个结果,只是她从不后悔从天界离开,至少此刻疼痛,紧张,恐惧,这些东西都是何等真实,而天界,无尽无止的光,无尽的法则,无际的光之本源,除此之外再无旁它。此刻便是俯瞰着狼藉的大地一眼,她也绝不会后悔。 此刻光之裁决微微低吟,在她手中化作一道绚丽的流光,落在光柱边缘那结界上,一个巨大的波纹亮起,整个光柱内掀起风暴,透过结界向四面扩散,将诸多天使吹得东倒西歪,炽天使面无情绪地立在风暴中,他们的六翼慢慢变得暗无光芒,好似六片虚无一般,将一起冲向他们的风暴吸收了干净。 “渎神者,光之王已经重回他的王座,你将再无权利命令我等,现在,你......准备好了么?” 阿斯提诺瓦绝美的脸蛋上浮现一抹冷笑,道:“我有没准备好的权利么?光明之主早已预想到了一切,利用我让黑暗之主上钩,他认为找到侵略整个位面的机会时,却落入了光明之主的计划之中,我也不过这两位主神看上一颗的棋子罢了,你问一颗棋子准备好了吗,未免太可笑了。” 立于光柱之外的炽天使没有回答,淡淡看着阿斯提诺瓦,徐徐伸手向光柱上端,一点金焰慢慢从天际吐出,沿着光柱蹿下,在炽天使手按下的一刻,火焰同时淹没了阿斯提诺瓦的身躯。 第一波火焰过去,美丽无双的她全身已经被融化了一半,只剩的一小脸颊上仍是那轻篾的笑容。 第二波,第三波,终于光柱之中什么也不剩下,留在原地的光之裁决却越来越亮,笔直落在光柱之上,冲破束缚,如流星一般,带着狂暴能量一路将诸多天使撕成碎片,落地之际,光华才慢慢褪去。 审判之光中,灰芒闪烁着,似是随时可能熄灭,阿斯提诺瓦的结局,从开始已经注定,如果是黑暗之主成功掠夺亚蓝,她也必定要遭受黑暗之主的摧毁,从成为光明之主开始,她离开天界就会再度跨入命运的长河。 一位震古烁今的强者倒下了,齐蒙心中竟有些许感慨。 等待着他的又是什么? 立在他光柱之外的哈克鲁玛面无表情,他已与光面之主有了简单的意识沟通,漠视着眼前的混混,开口道:“齐蒙.肯瑞斯,你解放了伟大的光明之主,应当受到救赎。但你沾染了太多杀戮,主说,你将在这大地上完成千年的救赎,千年之内,你便是教皇,需将世人向光引导,播撒光,信仰光。主赐你的宽恕,你可准备好了?” 混混沉默了半晌没有回答,灰焰之中慢慢收缩着,凝成人形却终究无法凝出实体了。 寂静的天空,他听到远方无边的歌颂和欢庆,有人早早跪下向这头顶的光,他心绪平静,宛如死寂一般,没有一丝波澜,但水面之下暗流还在涌动,如此汹涌无可抗拒。 一念间,一生经历的种种都在眼前,他也没有想到,他一生,尽然只是一念便可回忆干尽,不过,回想过一次,这些记忆开始消失了。 他凝视着天空无尽的光辉,灰芒慢慢扩张,慢慢充斥在整个审判之光内。 炽天使冷哼了一声,就在他要引导光明之主的神力落下时,天幕咔嚓一声,轰然破裂好似被某个庞然大物撞中了一般,无尽的光辉之中裂开一道道大黑暗裂口,混乱的法则风暴刹那间席卷了天空,大部位是负面能量,大量的天使被风暴撕碎,诡异的法则波动从哪裂缝之中渗透而出,风暴之中,落下一个绝色女子,她目光在战场寻索,落在那道光柱之中的灰芒上时,一道刺目的白芒刺入天际,落在她手心。 光之裁决微微低吟着,伊娜灰眸之中光芒越来越盛,无数的雷电环绕着她,无尽的火焰在她飞过之处燃烧,当着一枪刺入那审判之光时,她并未将它打破,反而自己陷入了进去。 充斥在光柱之中的灰芒,又慢慢收缩,凝出一个虚幻的人影,伊娜喘了口气,与那虚影对望着。 无言之时。 光还在崩溃,炽天使死死盯着那一道道裂口后方,无尽黑暗,这个该死的疯子,竟然引导第十三位面直接和亚蓝碰撞! 十二位面乃至十三位面的体系是相对稳定的,但主神也不敢随意破坏一个位面,至多掠夺它的法则,位面体系一旦崩溃,其他位面也会受到影响。 地狱,黑暗之主忽然发现注入地狱的亚蓝法则忽然失去了光明之主的操控,不再在他的位面引起法则混乱时,抓住机会将这些法则排斥了出去,被光辐照的天空忽然被汹涌的黑暗吞噬,无数的天使突然之间失去了和亚蓝位面联系,反而这个位面的法则开始稳定,开始限制他们的力量,刚刚逃回地狱不久的基尔又整顿了一番战神军团和黑暗军团,此刻正与天使艰难作战,发现他们的力量明显下降了,当即下令反扑。
秘境之中,阿瑞斯辛辛苦苦地在稳固秘境空间的稳定,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但整个秘境已经崩溃了一半,此刻崩溃自行停止了下来,他长舒了口气,抹了抹满头大汗,望向远方,索菲儿和精灵正专注的望着天空的投影,她们至少半个月没有移开过目光了,这里的脏活累活还是他在干,但一想想是为了两位美人,他心中的委屈和不满又消失了干净,险些没有因为想到某些美好的场面而流出口水。 他正要飞向两人所在之处,脑袋忽然一痛,就此倒在地上。 天空轰隆巨响,刚刚笼罩整个天空的光辉又归于黑暗,只有笼罩着齐蒙和伊娜的光柱存在,它不为世间存形的一切所动摇,即便那黑暗吹出的风暴也不能让这光柱动摇半分。 炽天使抬头看了一眼,那没入黑暗深处的光柱顶端,一点白芒在闪烁,急急从光柱周围退到了千米之外,他很久没有见过光之王发怒了,千年,还是万年?他都快要忘记了,但炽天使地本能在提醒他远离主的怒火。 刺目的光将光柱顶端注入光柱时,可否摧毁那刹那的相拥,坦然与欢喜。 两人并肩而立,光落下时,地面留下深不见底的深渊,足有千米直径,这时,才能清晰听到世界的狂欢,因为天空的黑暗也在崩溃,不再是那刺目的白芒,温和的阳光重新洒满大地。 存在的,在某一时刻,已经不需要时间的佐证,那,便是永恒! 秘境之中,精灵向投影冲去,但她忘了那只是一个投影而已,她身躯刚刚闯入投影,投影便凹陷了一片,她终究什么也没有扑到,从那投影之中落下,发现投影之中已无齐蒙的踪影。 索菲儿望向秘境的边缘,看了一眼自己骨龙的身躯,这样子对她而言已经无何不妥了,她振翅疾驰,消失在秘境边缘。 醒来,意识还处于混沌的两边,他醒来的第一念头,竟然是在思考自己是谁,无尽灼热和滚烫吞噬时痛觉,好似刚刚发生。 他是齐蒙,还是阿瑞斯呢? 齐蒙所有的记忆共享给阿瑞斯之后,他现在到底是阿瑞斯还是齐蒙呢,醒来的是得到齐蒙记忆的阿瑞斯,还是霸占了阿瑞斯意识的齐蒙? 他无法理清当中头绪,慢慢站了起来,望向远方失魂落魄的精灵,一次瞬移到了她面前,甚至没有惊起一丝空间的波动。 奥古丽塔眼中水雾尚未散去,低声道:“送我回到亚蓝。” 阿瑞斯没有回答,她猛然扭过头,喝道:“送我回亚蓝,你听到了吗?” 她与阿瑞斯地目光对撞时,才发现这对目光如此熟悉。他微微一笑,道:“回去干什么?” 精灵愣了半晌,道:“你,你现在是他?” 阿瑞斯犹豫了片刻,道:“是.....也不是。” 奥古丽塔看了天空的投影一眼,喃喃道:“你不是他.......” 说罢,她向秘境的边缘飞去,阿瑞斯愣在原地,忽然惨笑了几声,道:“既然我不是他,要他的记忆做什么?” 他神色一变,手变得虚幻无实,穿过面门,从灵魂之中抓出一团灰芒,他用力一握,这团灰芒又消失殆尽。 阿瑞斯愣在空中,半晌,那眼中才浮现惊疑之色,喃喃道:“奇怪,老子怎么又到这儿来了.....你要去哪儿,我美丽的精灵.......” “你别缠着我。”奥古丽塔冷冷地道。 “这怎么能叫缠着你,分明是你太美丽,诱惑到我了,怎么能怪我?” “滚!” “你这是这么了,不就是那个齐蒙死了吗,反正我也有一些齐蒙的记忆,我也是齐蒙,你就当我改了个名字,不好吗?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不是。” “我喜欢你,为什么要是他才可以?我就是我,美丽精灵,是不是齐蒙都无法阻止我对你真诚的爱意.....你到底要去哪儿,这里是地狱最美丽的地方,不过你如果要去哪儿,我当然会跟着你,直到你....嘿嘿嘿。”阿瑞斯在精灵身上扫了一眼,眼中有了许多光彩,直到什么时候,恐怕也跟这有色光彩有些关系。 “你.....”奥古丽塔一时气结。阿瑞斯地油腔滑调比起齐蒙有过之无不及。 ..... 天空慢慢恢复湛蓝,而天空之下的教皇也在一点点恢复年轻,他佝偻的身躯慢慢笔直了,一个英俊的少年取缔了那苍苍老者,不过,他的身体也在一点点尘化,立在他一旁的墨斯看着教皇身上的法则如何一点点剥离,道:“你终于可以回去了。” 教皇没有回答,只是淡淡望向天空,道:“你得到解放时,无处可去了,我之位面将欢迎你到来。” 教皇的身躯彻底消失了,墨斯凝望了一片狼藉的大地,深吸了口气,慢慢沉落了下去,喃喃道:“该赞美谁好呢?” ..... 五十年时光,光明教会终究还是倒下了,失去教皇和诸多强者,新教在各国里确定了自己的地位,大多数人认为新教成功了,但新教取缔光明教会后,最终还是免不了要确立一位信仰神。 光明之主。 教会正式更名光明教会,而过去的光明教会,则叫右派。 第一任教皇放下手中的笔,道:“拿巴伦先生,劳烦你将这部《东方》交给墨斯先生,他的梦我也梦到了,不知道梦里的情景有多少相似之处。” 卡伦已经年过一百,苍老让他看上去仁慈而温和。 拿巴伦皱纹下的目光微微一亮,道:“教皇陛下在十二位主神之外已经又撰写一部《诅咒之主》,您不应该美化我父亲,他只是一介凡人,错了就是错了,这本书引起了不少各界正义人士的不满,这部《东方》可能就不能流传出去了,万一让人们知道世界之外,还有神秘的东方,难免要伤害他们的自信了。” 卡伦道:“我们需要敬畏,就如我们需要敬畏我的神明一般,我们应该敬畏远方,魔法和斗气并非就一定所向披靡,我梦见东方,那里有剑。” 完结。(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